梦远书城 > 杜默雨 > 有你,真好 >


  接著三步并两步跑到窗边,刷地一声,用力扯开大片窗帘。

  “不要拉开!”康伯恩很压抑地喊道。

  “房间这么暗,当然要拉开了,大白天开灯,多浪费电力!”

  “外面光线刺眼,快拉起来!”

  “不会啊!都下午四点多了,阳光没那么强啦。”柯如茵东好窗帘,打开落地窗。“哇!就是要让新鲜的空气进来嘛,我帮你关掉冷气。”一边说还一边研究冷气机的开关,然后伸手一按,轰隆隆的噪音骤然停止。

  客厅跟著陷入某种诡异的安静。

  康伯恩来不及制止她,只能没好气地说:“天气热、又有小孩子,当然要开冷气,打开!’

  “就是有小孩子才要关冷气。”柯如茵仍是笑脸迎人,伸手轻拍著晓虹的背脊。“他们流了一身汗进来,偏偏你冷气开得像在北极,这样小孩子很容易感冒的。’

  “冷气调小一点不就得了?”

  “你家这个冷气喔,大概几百年没洗滤网了,吹出来的都是灰尘,你这样吹整天不吹出毛病才怪!’柯如茵边说边动作,话才说完,人已经站在沙发上拆开冷气机的板子了。“唉哟,真不是普通的脏!好吧,我先洗滤网,待会再来擦冷气。”

  “多谢你,不必了。”

  “不必?”柯如茵跳下沙发,像一只啁啾弹跳的小麻雀。“举手之劳而已啦,听说你们只有两个大男生,难怪屋子会这么脏了。”

  嬉皮笑脸、不知礼节,这是康伯恩对这个不请自来的女孩子的恶劣印象。

  算了,他不想跟不懂事的国中女生计较。

  “我弟弟应该不是叫你来做家事的,你就坐著等他回来就好了。”

  “等另一个康叔叔回来?”柯如茵看了下手表,“哇!他说最快六点乡下班,我爸妈也会来,可是还有两个钟头耶,反正我闲著也是闲著,洗个滤网不碍事的。”

  “你爸爸是谁?’是该叫她的家长出面管教她了。

  “我爸爸叫柯德富。’由于柯智山在一旁都没人理,不甘寂寞,便开始念出大人教他背诵的口诀,“我妈妈叫林春秀,我家住清境农场缘山居,欢迎光临。’

  “后面那一句不用啦!”再敲一记。

  “呜!”他哪说错了?坏姊姊!柯智山捂著头顶,嘟起嘴巴。

  “我不认识你爸爸。”

  “反正我爸跟你弟认识就是了。我爸妈来台北办事……呵,我和智山是跟来玩的,刚好听说你们家外劳跑掉,没人接晓虹回家,于是我就自告奋勇过来了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该谢的事他还是会谢。

  “不客气。”柯如茵大方接受,然后拿著脏滤网轻快地走进厨房。

  只好忍耐两个小时了!康伯恩做了个深吸呼,只要当她不存在就好了。

  “晓虹,”他换了个和缓的脸色。“今天幼稚园老师教了什么?告诉爸爸。”

  这是他和晓虹每天的例行功课,晓虹是他的另一双眼睛,透过三岁小女孩的童稚眼光,让他得以看到外面充满蓬勃生气的世界。

  “爸爸,不要生气。”康晓虹靠在他的胸前,拿起他的右手摸自己的脸。

  “爸爸没生气啊!”他拉开笑容,动了右手食指,划过那粉嫩的小脸蛋。

  “叔叔,你好凶。”柯智山抬起圆滚滚的胖脸,有话直说。

  “我很凶吗?”

  “呜!姊姊啊!”柯智山被那对瞪过来的浓眉大眼吓了一跳,赶快跑去找救星。

  “爸爸,你不要生气嘛!”康晓虹将脸颊依偎在爸爸的大掌里,眨著亮晶晶的大眼睛,声音软嫩嫩的说:“老师说,我们要做乖小孩,不能让爸爸妈妈生气。”

  “晓虹很乖,爸爸没有生你的气,来,跟爸爸说你今天吃了什么点心?”

  “爸爸,不要跟如茵生气,也不要跟叔叔生气。”晓虹仍继续说著。

  康伯恩一愣,他是在生柯如茵的气呀,可是三岁的晓虹怎么看得出来?

  而平常他也时常跟仲恩生气吗?

  “智山,走开啦!”柯如茵拿著扫把,先把弟弟从厨房扫出来。

  “你又在干什么?”一看见她,康伯恩还是忍不住要生气。

  “厚!你家实在有够脏。”才一会,柯如茵已经扫出一堆灰尘了。“你们以前请的外劳一定偷懒不做事,要不就算逃跑一个礼拜,也不王于会脏得像鬼屋一样才对啊。”

  “哼……”康伯恩很克制地不发出声音。

  “噢!不把你们家清干净我会受不了……智山,别踩垃圾!”

  “不用了,我弟弟会做。”

  “我爸说,你弟弟很辛苦耶!”柯如茵仍是拼命地扫地,屋里扬起了许多细细的尘屑。“咳咳!你不要叫他做家事了,反正我很闲的,咳咳,好多灰尘,我先推你出去……”

  “我不出去!”康伯恩立刻回绝,摆在扶手上的手臂奋力想往前伸。

  他的指头根本都还没伸出去一公分,当然也按不到电动轮椅的控制钮,柯如茵却早已经轻易扳开轮椅的煞车,将他转了个方向,往大门方向推去。

  “晓虹,智山,你们也一起出去吧,不要吸灰尘。”柯如茵语气轻快地说:“康叔叔,你们家外面的小院子还真漂亮,种了好多花,都你弟弟种的吗?”

  “我不出去!”他还是只有这句话,拼了老命想要夺回轮椅的控制权。无奈力不从心,手指不断颤动著,却完全使不出力气。

  “爸爸,”一只暖暖的小手牵住他的指头,小脸带著怯怯的期待。“叔叔有教我种花,你来看我种的花,好不好?”

  “我要看!我要看!”柯智山跳来跳去,比谁都还要兴奋。

  “喔……晓虹种的花……”康伯恩无法拒绝晓虹。

  过去外劳阿梅要推他出去散步时,他都一律回绝。外头的阳光刺眼、外头的空气灼热……不管冬天、风寒、雨冷,反正他都有理由不出门。只有偶尔在假日,他才会让仲恩推著“陪”晓虹到附近公园玩耍。

  他喜欢躲在自己的堡垒里面。

  “哇!你弟弟真体贴。”柯如茵固定好轮椅位置,蹲下去拨弄地上的牵牛花,回头笑说:“他特地把整间屋子改成无障碍空间,好方便你轮椅进出呢!康叔叔,你有没有常常开轮椅出去玩啊?”

  “又不是开车,开什么轮椅!”他瞪了她一眼。

  “公寓一楼的租金很贵的耶,你这样枉费另一个康叔叔的用心喔!”

  柯如茵拍拍双手,又像一只麻雀似地跳回屋子里,一阵劈哩啪啦的声音传来,真不知道是在扫地,还是在打蟑螂、老鼠!

  康伯恩决定来个眼不见为净,万一屋子被她捣毁了,他一定会狠狠骂仲恩一顿的,没事找这个像弹簧蹦蹦乱跳的国中女生来干嘛!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