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杜默雨 > 有你,真好 >
四十一


  “爸爸!不会!你不会的!”康晓虹已经哭红了眼。

  “你要听叔叔、婶婶的话……有空,写信给妈妈……爸爸会变天使……”

  柯如茵再也听不下去,大声吼道:“大康!不准乱讲话吓唬小孩!”

  “如茵?”康伯恩想起来了,她回家了,他嘴角浮起温柔的笑意,“休假?工作还好吗?”

  “我很好,你少说两句,不要浪费元气。”

  “我……我要赶快说……谢谢你,这些年……”他无法看到她的脸,只能吃力地望向后照镜,凝视那双黑夜中的熟悉瞳眸。“有你,真好。”

  柯如茵拼命想忍住从心底奔流而出的泪水,“很好的话,那就娶我回家啊!”

  “傻!”他的眼睛湿湿的:心口又酸又疼。“我快死了……”

  “都还没看到医生,你自己别当蒙古大夫!”

  “麻烦……照顾晓虹,你是个好姐姐……”

  “大康!你再胡言乱语,我待会直接带你到精神科!”

  “我的……遗嘱……在电脑里,档案名字叫happy,有交待……”

  “等你真的翘辫子了,我再去打开也不迟。”臭大康,又害她哭了,她抹抹泪,又说:“除非老天爷马上叫你去,否则你就乖乖地待著,你现在唯一要做的是,为爱你的人活下来,给我们希望,也给你自己希望,好吗?”

  他淌下眼泪,一向瘫痪无力、四体不勤的自己也能成为别人的希望?

  他是晓虹的父亲,他还没看她长大;而如茵,她刚刚说什么?想当他老婆?!她们好像都需要他,可是,他力不从心啊……

  “先生不要死!”一直很紧张不安的南西开口了,她以不太流利的国语说:“先生去天国,圣母玛利亚阿们,南西回菲律宾,no job,不要!”

  柯如茵笑出了眼泪,“大康,你瞧,如果你上天堂逍遥去,会害人家失业啊!”

  “呵……”他也轻轻地笑了。

  康晓虹在他脸上亲吻一记,“爸爸,你不要说话,我帮你做呼吸。”

  “好……”康伯恩虚弱地以微笑回应。

  神智似乎又混乱了,他大口大口地喘气,也许,刚才只是回光返照,让他可以和心爱的晓虹和如茵话别,让他没有遗憾……

  吸闻薰衣草的清香,他安心地闭上眼睛。

  “如茵!”康晓虹又哭了出来,“爸爸好像又不好了。”

  “我们快到了!别慌!”柯如茵瞄了眼夜光时钟,不到半个钟头,她已经走完一个钟头的路程了。

  紧急煞车在医院急诊室门口,接下来是一团混乱的过程,推推床、抬病人、量血压、挂号、问病史、抽血、吊点滴、照X光、照腹部超音波

  待她将挡在门口的车子停妥后,回来见到大康的床位已被拉起了帘幕,而晓虹和南西都被挡在外头,她不由得心惊瞻跳。

  “爸爸在急救……”晓虹一见到她,立刻扑到她怀里痛哭。

  “不会吧?”她浑身发冷,血液瞬间凝结。

  “插管好了。”医生掀开帘幕出来。

  “什么?有这么严重?”柯如茵惊问。

  “病人身体情况特殊,暂时用呼吸器帮他呼吸比较好,反正待会儿手术麻醉也要插的。”医生接过义工递给他的一张检验报告,彷佛没看见她们焦虑的脸色,竞还露出笑容的说:“没事,白血球一万二,果然是盲肠炎,通知外科,立刻送手术室,谁来签同意书?”

  “我!”康晓虹立刻回应。

  “小妹妹,你不行喔,你还没满二十岁吧?”

  “那我来填。”柯如茵伸手接下文件。

  签下自己的名字后,就是送大康进入另一个生死关头,所有的害怕和焦虑都只能暂时抛诸脑后,目前能做的,就是信任医生,然后静下心,为他祈祷。

  坐在手术室外,那股强烈的冷气令她不由得微微发抖。

  “如茵,我爸爸会死吗?”康晓虹坐在她身边,抬起泪眼。

  “不会!他如果敢开盲肠炎死掉,我会天天嘲笑他,让他不得不醒过来叫我住口。”

  “对,我同学开盲肠炎,一个星期就回来了。”

  康晓虹虽然故作镇定,想找个轻松的话题聊,但毕竟是个十岁的小女孩,不一会儿泪珠儿又滴了下来,哽咽地说:“可是……我好怕……”

  “晓虹,别怕。”柯如茵搂住她的肩膀,将她抱到怀里,泪眼含笑的说:“我还有好多话没跟你爸爸说,他也还没跟我说,他一定不会死的。”

  “如茵,你很喜欢我爸爸?”康晓虹眨眨湿润的睫毛。

  “嗯!”柯如茵用力地点头。

  “我们一起守护爸爸,好不好?”

  “好!”

  春天的夜,有一阵温柔的暖风吹过去,渐渐不冷了。

  梦里,山脉雄伟,天空晴朗,花圃里的薰衣草摇曳生姿。

  他在薰衣草的清香里醒来。

  又是医院!他无声地叹了口气,扭头看向左边,晓虹和南西挤在陪病床上睡觉;看向右边,那个头发短短像男生的……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