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杜默雨 > 有你,真好 >
四十


  柯如茵忙安慰她,“晓虹别哭,我们想办法帮爸爸。”

  “姊姊!”柯智山来不及跟老姊叙旧,只焦急地说:“大康叔叔的身体好热。”

  柯如茵摸上康伯恩的额头,那烫人的热度差点溶化她的手心。

  “大康!大康!你现在觉得怎样?”她俯身靠近他的脸。

  “如茵?”康伯恩总算对准焦距,但还是难以相信,“你怎么……回来了?”

  “你别管我了,你到底哪边不舒服?”

  “我……我不知道,我又不会痛……喘不过气……”

  “你不要说话。”柯如茵很快地环视一下屋内,“晓虹,爸爸的吸呼球在哪里?”

  “在这里!”康晓虹立刻跑到柜子前,拿出很久没有使用的急救器材。

  柯如茵迅速地为康伯恩戴上氧气面罩,用力压了一下连接在上面的呼吸球,挤出空气,再交给柯智山。

  “智山,照我这样压呼吸球,数一二三,三秒钟一下,不能停。”她一面火速交待,一面跑向大门,然后快速的说:“晓虹,我们要去医院,你准备爸爸的健保卡、拿件厚毯子,我回去开车。”

  跑进春天的黑夜里,她一颗心恐惧不已,她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接触死亡过,尤其是她所喜爱的人现正挣扎于生死之间。

  妈妈教给她的无惧死亡观念全都不见了,一下子来得太突然,她根本无法从容面对,更何况她还有好多话还没跟他说啊!

  强忍住眼泪,穿过樱花林,越过花园,她冲进缘山居,在厨房找到了母亲。

  “妈妈,爸爸的车钥匙呢?我要送大康去医院。”

  “这么严重?”林春秀露出担忧的神色。“你叫爸爸一起去。”

  “礼拜六晚上最忙,妈妈你也要忙,”柯如茵探头瞧了眼在跟客人下棋的老爸,“我带晓虹和菲佣一起去就行了,妈,我再打电话给你。”

  从母亲手中接过车钥匙,柯如茵冲到停车场,发动车子,急驶过外头的大马路,绕到小砖房前的小路。

  康晓虹已经将轮椅推到门外,柯智山用力按压呼吸球,菲佣南西则抱著毯子不知所措地等在一边。

  柯如茵跳下车,打开后车门,解下康伯恩轮椅上的安全带,所有的动作连同她的话一起完成。“我抬肩头,我先进去,南西是吧?你抬脚, leg,知道吗?”

  一拥住那发烫的软趴趴身子,她几乎要心神崩溃,忙一吸气,大声喊出:“一、二、三!嘿咻!我进来了。”

  她先坐进后座,再将康伯恩扯进来,然后南西也将他的双脚摆进车厢里面。

  “南西,你扶住先生,这个呼吸球……”

  “我来!”康晓虹率先挤进来,接过呼吸球开始按压。

  柯如茵再看一眼大康的脸色,似乎没那么死白了。“好,晓虹不要急,现在五秒钟按一下。”望著他因痛苦而紧闭的双眼,她忍不住轻轻摸上他的脸,哽咽地说:“大康你忍耐一下,我送你去急诊。”

  “唔……”回应她的是含糊的喘气声。

  她没有时间伤心,她从另一侧车门出去,让南西进去撑住大康。

  引擎仍在发动,她回到驾驶座,立刻扳动手煞车,踩下油门。

  “姊姊!”柯智山急忙喊她。

  “智山,你帮忙收拾屋子,回家告诉妈妈,说我们下山了。”

  暗夜急驶,山路婉蜒回绕,在黑夜里像是无边无际的隧道,她若不拼命冲过去,只怕黑暗就会吞没了他们。偏偏今天是周末,上山的游客络绎不绝,对方车道的远光灯不断刺痛她的眼睛,车辆一部接一部迎面而来,像是无止尽似的。

  过去她希望游客来得愈多愈好,那他们就可以到缘山居吃饭、逛花园、喝咖啡,让妈妈开心地躲起来数钞票;可是今夜,她恨不得所有的游客全都消失掉,不要挡住她的去路!

  她猛按喇叭,一路踩油门往下冲,道路旁的海拔高度指标逐渐降低,一千五百公尺、一千二百五十公尺、七百……

  “如茵!”康晓虹惊叫一声。

  那叫声让她突然回过神,方向盘左右急转,闪过一部差一点迎面撞上的车子。

  好急!她真的好著急,眼泪在脸上狂飙,深怕慢上一分钟,就救不回大康了……

  不能急!脑袋中另一个声音告诉她,她若因为大康生病而发狂,她就没有能力当他的手脚,如果手脚先慌了,盲目乱窜,又怎能保护身体的安全呢?

  她抹掉挡住视线的泪水,深深吸了一口气,再度集中精神专心驾驶,她不能回头,只是镇定地问道:“晓虹,爸爸现在怎样?”

  “好像好一点。”

  “如果晓虹挤累了,就交给南西做吧。”

  “不!我要帮爸爸。”康晓虹仍有规律地挤压呼吸球。

  也许是强迫呼吸发生了效果,康伯恩从混沌的意识里逐渐转醒,他知道自己正在车子里,旁边是晓虹和南西,空气中还有股淡淡的薰衣草清香

  “晓虹,爸爸……大概快完蛋了。”他仍在喘气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