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杜默雨 > 有你,真好 >
三十七


  “你老是这样,真不害臊!”那位太太竟然脸红了。

  “感谢就要说出来呀!”那位先生朝著康伯恩说:“你也是行动不便的人,应该和我有相同的感受,如果有人懂你的心,愿意陪在你身边,那真是我们前世修来的福气,不但要感激,更要好好的爱惜,说声谢谢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。”

  “人家老婆在这里呢,你还讲那么多!”那位太太忙说。

  “她是我弟弟的太太。”

  “啊,抱歉,搞错了。”夫妻俩一起道歉。

  沈佩瑜摇头笑说:“没关系,你们夫妻很恩爱,很令人羡慕呢!”

  康伯恩的心头隐约被触动了,他没头没脑地问道:“你的眼睛是结婚后才看不见的吗?”

  “不是,我是先天性的视神经萎缩,念到小学时就看不见了。后来努力念到大学,她是我的同班同学,时常帮我整理录音带笔记,然后我们就日久生情了。”

  太太在旁边低头笑,沈佩瑜也笑说:“那我猜,接下来一定是掀起一阵大风大浪,然后有人在内心交战,再加上一场家庭革命,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。”

  “哇!你猜得好准。我老婆要跟我交往,我还不敢呢,拼命地躲她,岳父母更是强烈反对,差点害她家庭失和呢。”

  那位太太笑说:“都过去了。”

  沈佩瑜想到自己左边胸部切除的纤维瘤,心有所感地说:“好像身体有些障碍的,都会遇到类似的问题,其实在感情上,大家都是正常人啊。”

  闲话家常了一会儿后,那对夫妻便道别离去,离去时依然紧密相依。

  康伯恩楞楞地瞧著他们的背影,看不出是谁带领谁,反正就是夫妻齐心并行,共同扶持向前走。

  如果自己有足够的勇气,他不会拒绝如茵,甚至应该努力追求这个能让自己会心一笑的女孩:但是他不是普通的残障者,他是法律上认定不能履行夫妻义务,可以依此诉请离婚的无能者。

  他根本没有资格爱她。

  身体无能,心也跟著无能了,心情仿佛回到刚出车祸后,知道自己全身瘫痪时的那种无力感。

  唉!他叹了一口气,慢慢吸完果汁。

  这个冬天真冷啊!

  路口,禁止通行的标志挡住了我的去路,我进不去。

  我开的是四个小轮子的电动轮椅,我是驾驶,也是乘客,虽然身体能去的地方不多,但是我的心灵可以去旅游的地方却走无限宽广。我可以上天下海、邀游宇宙;也能拜访亲朋好友,畅谈心中事,这部车子小则小矣,但却是马力十足!

  可是,前面这条关乎“爱”的路,我不能进去。

  我不知道是谁设立这个标志、法条的,是世俗观念?人情压力?生理条件?

  还是我自己?

  我爱的那个人就住在这条路上,如果可以,我愿意不顾一切驰骋到她楼下,为她高唱一首情歌,等待她推窗而出,再大声告诉她——我爱你!

  但我不行。

  她跟我说,我不能剥夺自己的情感、意志;然而身体的缺陷让我不得

  不正视事实,我的心告诉我,我无法给她幸福。

  幸福是什么?在每一个不眠的夜晚,我悄悄地为幸福定义——和亲爱的家人相处;喝下一杯香醇的咖啡;一朵棉花糖似的白云飘过去;种子吐出青翠的嫩芽;看见所爱的女孩给予我会心的一笑……

  我的幸福很简单,但是现实世界所定义的幸福很复杂——车子:房子、金钱、地位、健康、强壮到足以保护妻小的身体,甚至是那些暧昧的男性饮料广告——我构不著如此严苛的标准。

  她是一只快乐的小麻雀,自由邀翔,她的幸福在更高、更广阔的蓝天里,在那里,她可以找到一双强健的臂膀来呵护她。

  停伫在禁止通行标志前的我,抬起头,以最虔诚的心情向她道别,祝福她飞到幸福的国度,

  这就是我的幸福。

  竟然说她是小麻雀?!柯如茵放下报纸,掏出办公桌抽屉里的面纸,拭了拭含在眼角的泪珠。

  臭大康!一定是他写的!以前都是用本名发表文章,这次换了一个拗口的笔名“殷儒”,他以为这样她就认不出来了吗?

  殷儒?殷儒?倒过来念是“儒殷”,如茵?!

  坏大康啦!回去得骂他一顿……她轻轻地笑了。每当她冒出新念头时,总是迫不急待地想告诉他,即使一个在南投、一个在台东,中间隔了几十重高山。

  “如茵,啥事这么开心?”英俊的部门经理吴冠伦从外头回来。

  “啊,就是我们得了无障碍空间优良饭店的奖项嘛。早上总经理还打电话给我,他很高兴耶,以后对外广告宣传就可以加这条上去了。”

  “你现在很红喔!”吴冠伦没回到他的位子,仍杵在她桌前跟她哈拉。“你这个小小的公关部助理,看到无障碍设施做得不好,竟敢上书总经理,结果让客房部、总务部跟我摆了三个月的臭脸。”

  “本来就是嘛!轮椅斜坡做那么高,连我都走不上去了;特别设计的无障碍房间也不能只在墙壁随便装个扶手就了事,还要加大浴室、放洗澡椅、降低洗手台的高度,房间甚至可以摆张电动床。只不过多花一点点钱,就可以让客人住得更舒服,也可提升咱们的名号,不是一举两得吗?”

  “记得你说过,好像是你家有行动不方便的人,所以才会这么熟悉是吧?”

  “是啊!我们得帮残障人士多想想,不能想说他们只出来玩一、两天,随便给他们住住就好,既然他们有特殊的生活需求,我们就要让他们像是回到家一样自在。”

  “如茵,你的心思很细腻,设想也很周到,很适合作饭店服务业。”吴冠伦被她俏丽的笑容所吸引,目光一直放在她的脸上。

  柯如茵笑而不答,低下头继续整理剪报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