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杜默雨 > 有你,真好 >
三十四


  她笑了,他总是可以随时转换她的心情,让她学会超越无谓的烦恼。

  “很久以前,你碰到这种情况时,是很自卑的想逃离现场。”

  “好久以前喽!那年暑假你刚来我家,我也是天天被你欺负。”

  “哪有!那是我年幼无知,羊入虎口,去招惹你这只大老虎。”

  “等等,是我丰入虎口才对吧!明知山有虎,还偏偏搬到有老虎的山上,唉!尤其是你毕业这一年多来,我更是被你摧残到不成人形。”

  “没办法,谁叫你天天出现在我的视线内,看到你,就想喂你喽。”

  “你还养神猪咧!我以后要躲你躲远一点,再说啊,我们天天混在一起,也难怪阿哲误会了,哈哈!”

  气氛正热络,这两声不自在的干笑却像一股冷风,瞬间凝固彼此的笑容。

  康伯恩仰看染成暗红色的天空,忆起上回他流泪时,她温柔地拥著他,那份知心安慰的温馨感觉,他将永远记得。但他也知道,仅此一回,下不为例。

  “如茵,阿哲说话冲,你不要放在心上,我跟你?这怎么可能嘛,哈!”

  柯如茵低著头,手掌包住膝盖,身形显得沉静,看不出她的表情。

  他再强调一次,“我以后真的会离你远远的,一来不受虐待;二来免得你只顾著喂我,忘了跟上山来玩的帅哥多聊几句。”

  “如果是谈公事呢?讨论缘山居的事情呢?”她平静地问。

  “你应该跟你爸爸、妈妈、仲恩谈,智山也可以开始教他了,还有以后新的员工来了,当然就跟他们讨论,你是小老板耶。”

  “不喜欢和我说话?”

  “也不是这么说啦……”

  “那么大康,我问你,你对我的感觉怎样?”

  她的态度愈是平静,他愈是心惊,完全不似平时爽快的说话方式,而是一步步推进,慢慢地摸索出他心底的话,就像那天,她让他流下郁结多年的眼泪一样。

  他的心脏急速跳动,这次,她又想挖出他什么东西?他可不想再哭了。

  他避开她的目光,呵呵笑道:“你呀,不错啊,聪明伶俐、活泼可爱、不学无术,一直都是我的好妹妹。”

  “只是妹妹?”

  “喂,我已经很抬举你了,不然你还得叫我一声叔叔呢。”

  她轻轻地展露笑靥,一个字、一个字地说:“我、不、叫。”

  那格外柔美的笑容令他心跳加快,他立即转过头,若无其事地笑说:“也罢,你不喊我叔叔已经很久了。”

  “大康,你有没有听过长腿叔叔的故事?”她眼眸闪著亮光。

  “啊?我只喜欢看长腿姐姐,那个叔叔怎样?”呼,先喘一口气。

  “有一个女孩叫——叫什么我忘了,从小生长在孤儿院,有一个叔叔赞助她念书,女孩和叔叔互相写信,他们写了好多年,后来终于见面,爱上了对方。”

  “啊?那不是小甜甜吗?你不要以为我没看过卡通喔。”

  “长腿叔叔也有卡通啦!”她盯著他,“小甜甜也好,长腿叔叔也好,你相信有这种事吗?”

  “那只是故事,现实里不太可能……”他心脏快停了。

  “可是,我觉得我好像是这个故事里的女主角耶。”

  柯如茵忍不住想笑了,她从来就不是拖拖拉拉、拐弯抹角的人,但感情这种事,一个巴掌拍不响,更何况对方是情况极为特殊的大康。

  什么时候开始对大康产生特别感觉的?她不清楚,也许在伊媚儿的字里行间、也许在闲扯淡的一言一笑里、也许在他吞下实验蛋糕的哀怨表情上、也许在他望著晓虹的疼爱眼神中、也许在不小心扯掉他尿袋的那一夜、也许在他流泪的时刻……

  好多的“也许”交织汇聚,让他成为她生命里很重要的一部份。

  她惊讶地发现,多年来,在不经意间,她的心早已放在他身上,随时随地的想他、记挂他、关心他,感情就这样在岁月里发酵,终于散发出浓郁的芬芳。

  她喜欢他。

  她本来不想这么快表示的,但既然他想逃避,那她也只好先坦白自招了。

  天已暗,门灯亮起,照亮大门前的一小块空间。

  康伯恩还是不敢看如茵,唉,明明天黑了,佩瑜怎么还不叫他进去吃饭呢?还有仲恩呢?晓虹呢?他们怎么还没回来?谁来帮他脱离这个尴尬的处境啊?

  他从来不敢想像那种可能,那是绝无可能,绝不可能的……

  “我想,我该进去了……你也快回家吃饭吧。”

  “大康,我喜欢你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