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杜默雨 > 有你,真好 >
三十一


  “我不能随便哭的,要不到时脸上都是眼泪、鼻涕,我还在努力弯手过来擦时,就已经被人发现了,而且鼻涕也早就风干了。”他说著还故意发出吸鼻涕的声音。

  “恶心!”柯如茵笑著揉揉鼻子。“你没事就好,有事,也别闷在心里,刚才看你闷闷的看风景,害我……咳……哈,风景漂亮,心情也好了。”

  是担心他吧!康伯恩终于印证了他先前否定的猜想。

  小女生缠著他问个不停,试图不著痕迹,却又斧凿太深,一步步挖掘,直达他的心底深处,碰触那个他也说不清楚的烦闷感觉。

  她什么时候已经长大到足以扮演关心别人的角色了?还是他一直没发觉,她陪伴在他身边,不只分享了他生活的喜怒哀乐,同时也承担了他种种隐晦的情绪? 

  奇异的依赖感油然而生,他急切地以眼神攫住她的身影。

  “大康,我推你回去看电脑。”她站起身。

  “等一下。”他望著那张明亮的笑脸,“其实……我……不太好。”

  “你说,我听。”她又坐了下来,凝望著他。

  三两朵云飘过,清风迎面拂来,太阳暖烘烘地照在两人身上,蝴蝶翩翩飞舞在花丛中。

  “嗯……唉……那个……”他思啊了老半天,终于找到了话头,“看到她幸福,我觉得很好,那是她应得的,她一向让人宠爱……”

  怎么说不下去了?为何声音哽咽了?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反应,继续说:“呵,我现在这个样子,没钱、没手、又没脚,只剩一只嘴,怎能给她幸福……”

  糟了,连眼泪也出来了,他心惊地望著溅湿衣服的泪痕。

  柯如茵静静地看著他,眼里也泛上一层薄薄的水雾。

  康伯恩又强笑说:“哈,风沙好大,扎眼呢……继续说吧,那时候她有重度的产后忧郁症,唉,其实不能怪她啦,仲恩对她误会可大了,是我成天在外面趴趴走,没空顾到她,那时正是她最需要我的时候……”

  泪水成串落下,他的声音终于完全哽住了。

  “你很想她?”她轻轻地问。

  “不敢想……”他微微地摇摇头,喉头动了动。“是有想过等晓虹大一点时,叫她去找妈妈,车好现在遇上了,可以避免将来和小家浩发生姊弟恋的危机。”

  柯如茵心口一阵揪疼,他明明都在哭了却还能说笑?“你有这个想法,但却从来没说过,也没有跟小康解释清楚,自己藏著这个结,难怪闷了。” 

  “是根本讲不出来啊……”

  “讲了就会哭,是吧?”她凝视他再度滑下的泪水。

  “我真没用。”他手指颤动,微微抬起手臂,又露出笑容,“从手指到眼睛的距离三十公分,预定抵达目的地的时间是一分钟……”

  “我帮你擦比较快啦。”她也露出微笑,屈身向前,直接以她的手掌抹去他脸上的泪痕。

  “如茵……”那如阳光般温暖的接触,刹那问化开他心底的陈年冰湖。

  曾经被他刻意封起的燕玲,早已寻到另一道阳光,她不再停留在他的心中,他也可以彻底放开,给予最诚挚的祝福,让她奔向属于她的天空。

  是有遗憾,但走出遗憾后,生命会更加轻盈、更加明亮。

  “还哭呀?”如茵笑著不断为他抹泪。

  “不准你跟别人说。”

  “要是你哭得太大声,让人家听到了,我可不负责喔。”

  “呜呜……”

  “唉!傻大康……”她终于淌下强忍的泪水。

  这么大个人,还哭得像个孩子似的,害她好心酸,也想跟著哇哇大哭了。

  怎样也拭不尽他的泪水,她索性站起身子,轻轻搂住他的肩头,让他靠上她的身体,就拿衣服当毛巾,直接擦掉他的眼泪跟鼻涕吧。

  此刻,无庸多言,她低下头,轻柔地摩挲他的头发,陪他一起流泪。

  缘山居的长廊上,纱门被推了开来,两个人端著咖啡和三明治,正准备到花园吃他们每天的“阳光早餐”。

  “咦?那不是如茵和伯恩吗?”柯德富瞪大眼睛。

  “哎呀,快躲起来!”林春秀忙将他推了回去。

  柯德富赶紧“躲”回屋内,愣了一下后,“不对呀,我们为什么要躲起来?那个……是我老花眼了吗?他们好像抱在一块?”

  “你本来就老花眼了。”林春秀拉他到餐厅,笑著说:“喝你的咖啡。”

  “不行,我要出去看个明白,伯恩绝对不是那种人……”

  林春秀拉住老公,“他本来就不是那种人,他是个很认真的人,坐下。”

  柯德富乖乖坐下,但仍紧张地说:“还是如茵太主动了?可是伯恩不是普通人啊!”

  “难道他是外星人?”林春秀轻啜一口咖啡,望著窗外的蓝天白云,笑容像阳光一样亮了起来。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咱们的女儿有心事喽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