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杜默雨 > 有你,真好 >


  “有,我们还有周转金,另外再卖掉土地,应该够的。”

  “地都烧坏了,有谁要买那块凶地?就算银行法拍,也卖不掉吧?”

  康伯恩背脊冒出冷汗。“爸,我会想……想办法……”

  “你算是继承人,要承接所有的债务吧?”岳父不假辞色地说:“万一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总不能要燕玲帮你还债吧?”

  “不会的,我一定会尽快解决问题,不会让爸妈和燕玲担心的。”

  “你明白就好。’岳父似是责备地说:“燕玲是我们家唯一的女孩,又是老么,从小让我和她妈妈、她三个哥哥疼惯了,两年前你刚退伍就急著要娶她,你知道,我是反对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’康伯恩低下了头。

  “你们都太年轻了,燕玲天真无邪也就罢了,但你是一个男人,简直乐观得不像话,什么都不懂也想成家!?要不是看在你爸爸的份上,我说什么也不会把燕玲嫁给你的!”

  “爸,”康伯恩的眼眶又湿了。“我很爱燕玲,就像我当初向你承诺的,我绝对不会让燕玲吃苦,我一定会好好疼她,过去是这样,将来也是这样。”

  “你拿什么疼她?房子没了、财产没了、什么都没了!”

  “还有我!”他冲口而出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

  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,不,就算没气了,他也会尽其所能地爱燕玲,因为燕玲不只是王家的掌上明珠,更是他康伯恩挚爱的老婆啊!

  “唉!”岳父盯著他坚决激动的神情,只是长长叹了一口气,“伯恩,事情解决后,再来接燕玲吧。”

  走出岳父家,懊热的空气扑面而来,康伯恩思绪澎湃,一时难以平复。

  他又在岳父面前许下承诺了,但,他要拿什么来实现呢?

  他茫茫然走在马路上,想到庞杂的善后工作,脚步就变得沉重无比。

  夜已深,省道上的车辆依然川流不息,十字路口的黄色闪光一明一灭。

  他任自己的双脚游走,走过一个又一个路口,他的车子停得很远,愈往停车的地方走去,他和燕玲的距离也就愈离愈远……

  当轰隆隆的引擎声出现在耳畔时,他只能惊骇地望著近在咫尺的刺眼车灯。

  来不及煞车,庞大的砂石车直接撞上他的血肉之躯,在失去意识之前,他感觉自己飞在黑暗的天空中,目光所及,除了黑,还是黑。

  他的生命被黑暗包围了……  

  痛吗?他试著挪动身子,好像不怎么痛,应该是轻伤吧。

  “哥,你觉得怎样?”那是弟弟的声音。

  他缓缓睁开眼睛,立刻意识到自己在医院里,他知道自己似乎睡了很久,时睡时醒、迷迷糊糊的,慢慢地才串连起发生车祸的事实。

  “仲恩……”他才想讲话,就发现喉咙梗了个东西,让他难以说话。

  “哥,你插了鼻胃管,你忍耐一点,等你完全清醒,可以自己进食时,医生就会拔掉了。”康仲恩靠近他面前,轻声说著。

  怎么回事!?仲恩为何变得这么消瘦?头发、胡子都乱蓬蓬的,双眼又是血丝、又是黑眼圈,这哪是他那个英俊的白马王子弟弟!

  “你?我……我拔掉……”康伯恩勉强说出话来,那管子卡在他的鼻腔和喉咙里,令他极为不舒服,他下意识就想要伸手扯掉。

  举起手……手,手在哪里呢?他突然感到慌乱,动右手,没感觉,甚至无法弯曲指头;再动左手,也是没有感觉!

  脚呢?双脚好像凭空消失了,他完全感受不到双脚的存在。

  “我的手……脚……”他惊恐万分,他的手脚断了吗?

  “哥,别急。”康仲恩拉起他的手,让他瞧著,勉强微笑说:“你的身体没问题,只是动过手术,暂时没办法动,休息一阵子就会好了。”

  康伯恩望著空中那只手,好像在看别人的手,那根本不是属于他的。

  “帮康先生换药了。”一个护士拉起帘幕,挡住外面的视线。

  “哥,我帮你翻身。”康仲恩扶住他的身体,将他由正躺改为右侧身。

  弟弟在帮他翻身吗?他的视线变了一个角度,好像是他的头转了个不可思议的大圈圈,但身体仍然停留在原地不动。

  而且,他感觉不到仲恩扶住他身体的双手。

  “换……什么药?”他的声音有点颤抖。

  “他们医院不小心让你在加护病房时,睡出了一个一公分的褥疮。”

  “康先生,抱歉嘛,我们已经让你哥哥睡气垫床了。”护士小姐边涂药水边说:“回家以后,你们也要自己准备一张气垫床,不然……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