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杜默雨 > 有你,真好 >
二十四


  “你尽管去!”康伯恩简直想放鞭炮庆祝了。“别管我,我有晓虹就行了。”

  康仲恩拉开被子,做例行性的睡前检查。“啊,有点松,可能刚才搬动的时候松掉了,我先弄一下,免得发炎阻塞又得放导尿管。”

  康伯恩催著他,“你赶快回去陪佩瑜,接下来让晓虹帮我就可以了。’

  “我也可以!’柯智山高举小手,像个志愿小兵。

  “如茵,”康仲恩终于在墙角找到背对他们的柯如茵。“你先带智山回去睡觉,万一有事,晓虹会打电话找我的。”

  “不了,”柯如茵吸吸鼻子,抹抹眼睛。“我妈妈叫我们陪大康。”

  “你的眼睛?”

  “我得了急性结膜炎。”

  “哈哈!”柯智山不敢笑得太大声,拉拉康仲恩的衣袖,在他耳边神秘兮兮地说:“小康叔叔,我知道死鸭子嘴硬的意思了。”

  “小康,别理那只小番鸭!”柯如茵挥挥手,又躲进了浴室。

  “哥,如茵不要紧吧?”

  “她没事,我们等她过来玩大富翁。晓虹,智山,先帮我做运动吧。”

  两个小孩齐声应好,同心协力,晓虹举手臂,智山扳脚掌,动作十分熟练。

  康仲恩放心地离开,待柯如茵从浴室出来时,两个小孩早已经倒在床上睡著了。

  康伯恩笑说:“太晚了,他们都累了,还玩什么大富翁!”

  “我带智山去楼上睡。’柯如茵一直没将视线放在他身上,只是帮晓虹挪好位置,让她睡在爸爸身边,再帮她盖好被子,然后才顺手拖起老弟,“智山,起来啦,去睡小康叔叔的床,你不能跟晓虹睡,小色狼!”

  “呜!”柯智山睡眼惺忪,心不甘、情不愿地爬起来。

  走上楼梯前,柯如茵不忘关掉大灯,咚咚咚地拉老弟上楼。

  康伯恩躺在小夜灯的微弱灯光里,各种情绪排山倒海而来,今天晚上实在太多彩多姿了,让他久久无法成眠。

  楼梯传来轻微的脚步声,光影蒙胧中,他看到柯如茵走到床前。

  她蹲下身,轻轻为他拉拢被子,手掌似乎在被面停留了一下子,这才蹑手蹑脚地走开,不是上楼,而是躺到床边的沙发上,拿起外套盖住身子。

  他本想喊她,叫她别在沙发上睡觉,可一听到她立即睡著的轻微鼾声,他又舍不得吵醒她。

  空气中飘散著淡淡的薰衣草香,她曾告诉他,薰衣草可以安定心神,有助安眠。而每回她出现,也不知她是用了薰衣草的洗发精、香皂、精油,还是化妆品、香水什么的,反正他总会闻到她身上的薰衣草清香,而心情也会自然变得稳定安静。

  是错觉?是真实?还是她就是一株薰衣草?

  一株安定他心神的薰衣草。

  睡了,希望今夜有个好眠。

  第六章

  夏日午后,清风吹过长廊,廊下风铃轻摇,发出叮叮当当好听的声音。

  “难得清闲啊!”柯如茵坐在小凳子上,双手捧著咖啡,眼睛被热气熏得微眯。“暑假快结束了,游客也少了。”

  “不过来缘山居的客人还是一样多……”康伯恩低头吸了一口咖啡,表情很古怪。“喂,奶油太多了,我以为在喝鲜奶油。”

  “智山老说我爱做成人口味,所以我今天就做个儿童口味的,好不好喝?”

  “那你拿给智山喝啊!”

  “我这杯给你喝啦。”柯如茵交换两人的杯子,重新插好吸管。

  康伯恩看到咖啡杯上的淡淡口红印,虽然他是用吸管,不必接触杯缘,然而……自从几个月前的“正面亲密接触”后,两人表面虽然相安无事,但如茵陪在他身边的时间变多了,他被阿哲瞪的次数也更多了。

  现在两人又共用一个杯子,要是被德富夫妻看见,那误会可大了。

  柯如茵看他僵著不动,笑著说:“不然,我去打一杯香蕉水蜜桃苹果蜂蜜汁。”

  “我什么都不喝,行吗?”他哀求著,光听那些名称,他就甜得发腻。

  “不行。”

  为今之计,就是尽快吸完眼前的咖啡,然后……“如茵,赶快拿去洗。”

  “急什么……”柯如茵突然看到她的口红印,连忙拿起杯子。

  “我去前面当门神,仲恩他们大概快回来了。”他飞也似地倒退溜开。

  柯如茵望著他的背影,捏住吸管,不自觉地在空杯子里搅了搅。

  走进厨房,打开水龙头,她脸上浮起浅浅的笑容,仔细地用菜瓜布抹去口红印,也将吸管洗净,放在篮子里晾干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