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杜默雨 > 有你,真好 >


  一丝笑意挂在他唇边,蓦然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震得他登时头昏脑胀。

  “伯恩,怎么了?”王燕玲吓得抓紧他的手臂。

  他本能地踩下煞车,吱一声,然后又是好几声“轰!”、“碰!”的巨大声响。

  发生什么事了?他转身用力抱紧老婆,不愿她受到任何伤害。

  王燕玲躲在他的怀里,颤抖地说:“好吓人!声音好近……地会动……”

  康伯恩心惊肉跳地从挡风玻璃望出去,他们就快到家了,前方的天空很快冒出黑色浓烟,一眨眼,凶猛的火焰也窜了出来。

  那是他家的塑胶工厂。

  浓烟迅速遮蔽了天空,周遭一切景物立刻暗了下来。  

  噩运接睡而至,那是康伯恩从来没有作过的噩梦。

  爸爸的工厂爆炸,厂房、住家都付之一炬,还有两个工人死亡;而燕玲在工厂出事后两天,因不堪劳累受惊,早产生下女儿晓虹;接下来,爸爸因严重烧伤而过世,素有心脏病痼疾的妈妈难以承受悲痛,一个月后也跟著离开……

  康家在一夕之间崩解,燕玲也出现了明显的产后忧郁症。

  夏天,康伯恩带她回到台北的娘家。

  老旧的冷气机不断轰隆作响,马达虽然卖力地运转著,但却只能吹出一阵阵夹带灰尘气味的闷风。

  房间的气氛更沉闷了。

  康伯恩声音低低的说:“你家冷气坏掉了?”

  王燕玲低头坐在床沿,双眼红肿、脸色苍白,不发一语。

  “燕玲……”康伯恩也是低垂著头,“那……我回台中了,你先在你爸妈这边把身体养好,自从你生完晓虹以后,都没有好好休息……”

  “你叫我怎么休息?”王燕玲蓦地进出泪水,“你家一直出事、一直死人,还欠了一堆债,你叫我怎么受得了?怎么受得了啊!”

  康伯恩无语回应,只是紧锁双层,将手掌放在她的肩头,试图安抚她。

  王燕玲站起身,不让他碰。

  他微微地叹了一口气,神情抑郁地说:“所以我才带你回台北爸妈家,台中那边很忙,我怕没办法照顾你,你不要担心晓虹,我阿姨会带……”

  “反正你就是要把我丢回娘家,不爱我了、不管我了!”她激动地大喊。

  “燕玲,不是这样的!”望著她悲愤的泪眸,他的心绞得更紧了。

  他何尝愿意发生这么多事情、何尝愿意让燕玲受苦?可是,身为长子的他,得责无旁贷的担起所有的责任,包括赔偿、债务、善后处理等,在在都需要他出面商谈解决。虽然弟弟仲恩也帮了不少忙,但他们兄弟俩仍总是要忙到深夜,才能拖著疲惫的身子回到临时的租屋处……

  “碰!”一声,房门被用力推开,出现了一副冰冷的晚娘脸孔。

  “康伯恩,你回去!”声音也很冷。

  “妈!我……”他心头宛如针刺。

  “你还有脸叫我妈?”岳母大人横眉竖目、咬牙切齿地嘶吼道:“瞧瞧你怎么照顾我们燕玲的?人家生小孩是变胖,可是我们家燕玲不但瘦成这样,甚至还要吃安眠药才睡得著!你们家发生事情,我也难过,可是你不能只顾死人,不管活人啊!”

  “妈……”康伯恩还能说什么,这阵子他的确是疏忽燕玲了。

  岳母继续开炮,“我去台中帮燕玲坐月子,结果你们连个像样的住处都也没有,你叫她要怎么养身体?我想带燕玲回台北,你又不肯放她走……”

  “妈,不是的!”王燕玲急急打岔,一边用力摇头、一边哭喊著说:“那时伯恩叫我走,是我笨,我以为他会陪我,可是……可是他家的事好烦,他都不理我啊……”

  “当初就叫你跟我走,你不走,这下子好了,把自己身体搞坏了,还被他们康家逼出神经病!”岳母不忘瞪向康伯恩。

  “妈,”他艰难地开了口,“是我不好,还得麻烦你们照顾燕玲,等我把事情处理好了,我一定会马上来接她。”

  “你们家的事什么时候可以处理好?也不知道欠了人家几百亿,拜托!不要拖累我们燕玲帮你还债就好了。”

  “妈!”王燕玲不断哭泣,“你不要再说了,我好烦!好烦啊!”

  “还不是康伯恩这小子害的……”

  “你不要再说了。”岳母大人的尖锐嗓音被岳父打断,他神色凝重地转向女婿,“伯恩,你回去吧,让燕玲好好休养。”

  “嗯……好的……”听到岳父的逐客令,康伯恩的眼眶一下子变红,声音也哽咽了。“燕玲,我很快就会来接你。”

  王燕玲抬起头,唇瓣微颤动著,随即别过脸,又开始痛哭。

  康伯恩深吸一口气,抑下所有的不舍和心痛,毅然走出房门。

  只要度过难关,一切将会雨过天青,到了那时,他就可以接回老婆和女儿,正式展开一家三口的温馨生活……

  来到大门口,岳父声音平板地问道:“负债多少?”

  “三家银行,一共是两千万;赔偿死亡员工,一人八百万;资遣费……”

  “这么多?有钱还吗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