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花太岁爷 >
四十四


  “你看那边。”她指着一个树洞,那里有一具完全焦黑的兔子尸体。

  “你饿了吗?”他疑惑。“但那只兔子烤得太焦了,恐怕不好吃。”

  “谁跟你说这个?”她握拳,轻捶他一下。“我听见树洞里好像有声音,你帮我看一下好不好?”

  他想说不好,琉璃果又不会发出声音,可见树洞里的东西不是珍贵的解药。现在救她的小命要紧,还管别的麻烦干什么?

  但她用那种崇拜又充满祈求的目光看他,他实在拒绝不了,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掘树洞。

  高照移开母兔的尸体后,在树洞里掏了片刻,捧出一只小小的、才巴掌大的小兔子。

  “原来这就是发出声音的东西。”高照撇嘴,脏兮兮、瘦巴巴的,一点都不好玩。

  “好可爱喔!”萧福星发出惊呼,想去抱兔子,不小心从椅子上跌下来,鼻尖沾了一层泥灰。

  “怎么这样不小心?”高照赶紧把她扶起来,再将兔子送到她怀里。

  “大火起时,母兔一定是用身体护住它,小兔才能安全活下来。”她抱着小兔,眼睛泛红。这世上的母亲都是一样的,为了孩子可以付出一切。

  她情不自禁抚向自己尚未凸起的小腹。尽管她还感受不到孩子的动静,但她已经有了为人母的心境。

  她爱这个孩子,不仅因为孩子是她身体里的一块血肉,更重要的是,那是她与高照的孩子。

  无论如何,她希望孩子能平安无事地生下来,哪怕要她变成母兔那样焦黑成炭,她也不在乎。

  “高照,我们真能找到琉璃果吗?”其实,她看到这座荒山时,已有了不好的预感,但见他意气昂扬的样子,她不想打击他,便一直忍着没说。

  “一定可以的。”他说。“就算没有琉璃果,我们也能去找师傅,他绝对有办法救你和孩子。”

  “你有师傅?我——”话到一半,她才发现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。他若没师傅,一身本领是打哪儿来的?

  “我当然有师傅。”他语气含怨带怒。那家伙是他这辈子最不想再见的人,可是为了萧福星,再辛苦的事也得去做。“走吧!我带你去见师傅,他一定有办法让你母子均安。”

  “我可以带着兔子一起走吗?”这才出生的小兔子,若没人顾着,恐怕也活不成。“你喜欢它,就带着吧!”他先扶她坐好,再小心地将她背起来。“好了吗?走了。”

  “走吧!”她说,一手抱着小兔子,一手拿着他的玉骨扇帮他扇风。虽然才四月,但这气候实在也太热了,一点风都没有,她看他额头都冒汗了,很是心疼。他享受着凉风,心头说不出的暖意。

  “小福星,谢谢你。”他第一次如此爱一个人,这么这么地想将她拥在怀里,永远不放。

  “你背我走这么远的路,应该是我谢你才对,怎么反而变成你道谢了?”她转头,本想亲他一下,可惜离得太远,嘴唇碰不着他脸颊,她便伸手在他耳畔摸了几下。

  他伸手捉住她的柔荑,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。

  “小福星,你……怨不怨我?若非我,你也不会弄成这个样子。”他也许很强悍,强悍到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,他曾说过,他不需要朋友,因为那种东西既没用,还会拖累他。可萧福星帮他过毒后,他却有了不同的想法。原来,有人关怀、有人把自己放在心里珍视着,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。

  他现在想一想,这种幸福压根儿比他玩遍天下还要过瘾。

  “如果没救着你,我才会后悔一生。”他不知道,他那飞扬的笑容有多么迷人,她从第一眼见到他,便对他有好感。

  他拐她出书院,又死拉着她不放,非要她承认自己喜欢他,他才肯松手。

  他霸道得不可思议,但是,她看到了他对自己的温柔,只要是她说的话,他十之八九都会听从,他无时无刻都在想法子哄她开心,他的这份深情,已经在她心里扎根萌芽。

  她爱他,再也离不开他了。

  如今,若有人问她,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是什么,她一定说:我要高照永远飞扬跋扈、嚣张霸道、幸福快乐。

  因为,这就表示他一生顺遂,无病无灾。

  高照带着萧福星来槐树村,找到“赛医圣”。其实赛医圣就是失踪多年的“医圣”卓不凡,不过他不想说,高照也没兴趣探人隐私,总是“老头子、老头子”地叫他。

  这时萧福星已经怀孕两个多月,因为孩子,让她的毒性扩散得很快,时昏时醒,令高照万分担心。

  他们见到卓不凡,看他一脸冷厉,高照就知道这趟求医之旅不会太顺利。

  他干脆点了萧福星的穴道,让她睡着,既可以少受点罪,还能免去尴尬。

  他把萧福星扶到长榻上躺好,然后转向卓不凡,他却抢先开口。

  “如果你是要我救她,你可以死心了,我这里没有琉璃果,你想帮她,就去首阳山。”

  “首阳山已经被烧成一片废墟了,不要说琉璃果,连一株琉璃苗都找不到。”

  “那一定是因为你的关系。”卓不凡蔑笑,他所有的徒弟中,只有高照最变态,结交仇人无数,会被人整成这样,也是正常。“别人想找你报复却无能为力,只好从她下手,是你连累了她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