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花太岁爷 >
四十三


  说实话,长到近三十岁,他除了对萧福星还有些耐心外,至于其它的人事物……抱歉,他只爱玩,开心过了,就没兴趣啦!

  在萧家的那些日子,他只高兴了三天,其余时间,尤其是萧福星被她爹娘叫去谈话,放他一个人在她的绣阁里发霉,他真是忍了好久,才没去拆房子打发时间。

  现在可好了,萧父、萧母……不管是萧家的任何人都不能再来打扰他和萧福星相处,他情不自禁吹起口哨。

  萧福星坐在他背后的椅子上,椅子铺了软垫,还拉出一块锦布遮阳,椅边挂了几只小壶,有龙井、蜜茶、葡萄酒,和一大盒点心,应有尽有,那要说多舒服、就有多舒服。

  但是……她捂着胸口喘气,不知道为什么,好想吐喔!

  她忍耐着,不想破坏高照的好兴致,他好难得这么开心。

  但她忍得实在很难过,强撑了半个时辰,再也受不了了。

  “高照,停一下,我很不舒服。”她等不及他停下脚步,便撑着从椅子上翻下来,跌在地上,吐了个乱七八糟。

  “小福星?!”他赶紧将她扶起来,也不顾她满身秽物,着急地拍着她的背。“你是不是吃错了什么东西,怎么吐得这样厉害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她话都没说完,又继续吐了,呕得连酸水都出来了。

  高照担心不已,先替她运了会儿气,让她舒服一点,紧接着拉起她的手,替她把脉。

  如果是吃坏肚子,喝两帖药就好了,他想,以自己的医术,要治好她还不易如反掌?但……

  脉象出来后,他如遭电击。

  是不是搞错了?是不是有人故意整他……她她她……她居然有喜了!

  他们只有一次啊!还是她为他解毒那回,居然就中标了?

  “高照。”萧福星摇了摇他。“我到底是怎么了?很严重吗?你说话啊!”

  “你……”他像哭,也像在笑,迟疑了好久,才咬牙说道:“你怀孕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她大惊过后,却欣喜得像得到了全天下的珍宝。“我有小孩、我们的小孩……喔,老天,我一定要为你生一个很可爱的孩子……”她想,那宝宝的眉眼要如他这般俊秀,头脑要和他一样聪明,身体要跟他一般健康……佛祖啊,他们的孩子,一个小高照,那是天底下最美好的存在。

  “嗯嗯嗯……”她每说一句话,他就点头,完全不敢告诉她,她现在有毒在身,又怀了孩子,这不是雪上加霜吗?

  万一……不,不会有万一,他发誓,他一定要保护自己的妻儿!

  因为萧福星怀孕了,高照不敢耽误,这一路便没再四处玩耍,背着她直接赶向首阳山。

  但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整座山光秃秃的,还冒着淡淡白烟……首阳山居然被烧光了。

  环顾灰蒙蒙、焦黑一片的山林,高照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心急如焚。

  山都没了,解药还能剩下吗?

  高照的脑海里乱糟糟,但为免萧福星担心,表面还是装出一副笑嘻嘻、天塌不惊的样子。

  “大概是天干物燥,才会发生山林大火吧!”他故意把事情说得轻松。“你先在这里等着,我去找琉璃果。”

  “高照……”她拉住他的手,他好冷,微微地抖着。他从来没有这样过,她不禁心疼。“若有万一……”她想劝他,人生总有一死,不要太强求,求来求去便成愁了。她不希望哪一天他再也不笑了,每天苦着脸,让悲伤缠满心头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他假装没听见。这辈子他不会让任何万一发生在她身上。“喔,对了,我忘了告诉你,你有孕在身,那个酒浅尝几口就好,别喝太多,倘使把孩子养成一个酒鬼就麻烦了。”

  “你胡说什么?我根本不会喝酒,哪里会把宝宝养成酒鬼?”她天性单纯,心思很容易被他转移。

  “那你多吃些甜点吧!每次买零食,都只有我一个人吃,你也不陪我,我多可怜?你最好跟我一样每天都拿糕饼、糖果当正餐养孩子,那我就太幸福了。”

  萧福星根本不理他,她才不要养个只爱甜食的小孩呢!

  高照一边念着,一边四处寻找琉璃果,还得想办法跟萧福星调笑,总是逗得她啼笑皆非又小鹿乱跳,可其实他心里像沉了块大石头,沉得他双脚也微微发软。

  该死,这座山是被人放火烧掉的,他闻到了淡淡的火油味。

  他翻找着灰烬,到处都是焦尸,有人的、也有动物的,至于花草树木,除了那些耐烧的大树外,全都烧遍了。

  他找不到琉璃果,甚至连一株小草苗都没找到。他的心像冰一样地冷。

  如果让他找到烧山的人,他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!

  “高照。”突然,萧福星喊他。

  “怎么了?”他赶紧回到她身边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