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花太岁爷 >
四十二


  “那你去官府告我们啊!”村长根本不理他。穆然是个白痴,连恶人村的人都信,不骗他骗谁?

  “你以为我不敢?”穆然说着就要动手。

  但恶人村民哪个手底下没几招硬把式?穆然一脚还没踢出,就被村长扁成猪头。

  “笨蛋,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?敢在这里撒野?”村长叫了人,把他远远地丢了出去。

  穆然这才发现自己上了恶当。他现在没钱了,也找不到小怜,萧福星不要他,他还亏空了大笔银两……这么多的麻烦,怎么办?

  他越想越伤心,忍不住便缩在暗巷里放声大哭。

  他哭得嗓子都哑了,偶尔几个经过的恶人村民也没理他。

  这种事,村里几乎天天发生,要遇事就管,还不烦死人?

  穆然哭到最后,恶向胆边生。

  “你们等着!就算我要死,也要去官府告发……呜呜呜——”忽然,有一个人捂住了他的嘴,却是阴阳童子。

  “你傻了啊!”阴阳童子拖着他出了恶人村,找间破庙窝进去。“你在那里乱说话,我保证你别想直着走出恶人村。”

  穆然想不到还有人关心他,眼泪流得更急了。

  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他走投无路了!

  “你知不知道七仙的解药是什么?”

  穆然摇头,他是个普通的生意人,连七仙的名号都没听过,又哪里晓得它的解药为何物?

  “七仙是一种毒,也是一种蛊。凡人只要沾上一点,七日内必见阎王。高照能不死,是因为萧福星把他身上的毒过了一半到自己身体里去,所以她的腿才会突然废了。”阴阳童子解释。“要彻底解除七仙的毒性,只有上首阳山,寻得琉璃果服下,则七仙立解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穆然听了半天,也没听懂阴阳童子解释一大篇到底是什么意思?

  “你是猪吗?!”阴阳童子气死了。“你不会早一步跑到首阳山,先毁了琉璃果,那高照一样得死!”

  他们不知道高照根本不怕七仙,真正受毒害的只有萧福星。

  “我若毁了解药,表妹怎么办?”穆然对萧福星还是有情意的。

  “她死了,萧家的一切都是你的了,你还怕什么?”

  阴阳童子就是要萧福星死。她每天告诉他,百善孝为先,人之初、性本善,救人一命、胜造七级浮屠……放屁!

  他因为身体畸形,从小不知道受过爹娘多少凌虐,他们还说他是妖怪,要活生生烧死他,这样的爹娘也要他孝顺?

  他逃离家门后,到处乞讨为生,刚开始,人家以为他是落难孩童,对他还不错,但一年、两年……五年过去,他的身形从未改变,于是,大家知道他是个怪胎,开始排斥他,连那些受过他照顾的老人幼童也把他当鬼怪,一起拿石头砸他,这样的人,还是善良的吗?

  二十岁那年,他在青楼里帮忙洗碗,情窦初开的年纪,他偷偷地爱上楼里一个小茶壶,可他心知自己条件不好,也不敢告白,只敢远远地瞧着,偶尔见他微笑,心里便欢喜半天。

  可这份感情还是泄漏出去了,那一夜,小茶壶带着一伙狐群狗党闯进他房里,他们笑他不自量力,还说想尝尝怪胎的滋味。

  他外表只是个七、八岁的孩子,怎么抵得住六、七名大汉的欺侮?他们脱下他的衣服,发现他雌雄同体,更兴奋了。

  就从那一夜起,阴阳童子再也不相信人性。

  后来他拜师学艺,下山后第一件事就是将当年欺负过他的人,一个一个找出来杀掉。

  萧福星还叫他救人,屁啦!他再多救几个人,小命都没有啦!

  她说的那些向善之道,根本是在讽刺他。他恨死她了,摆一副慈悲面容,却总害他生不如死!

  这仇,他一定要报。

  “但是……”穆然还是不忍。“她毕竟是我表妹,难道没有其它办法?”

  “你自身都难保了,还惦着表妹?你自己想想,你那些事倘若曝光,萧福星是否还会原谅你?”

  穆然沉默,不发一语。

  “我只劝你两句话:杀人放火金腰带、修桥补路填尸骸。”阴阳童子大笑,这便是他饱经艰辛后,悟出来的宝贵道理。“至于想怎么做,你自己决定,我走啦!”

  “杀人放火金腰带、修桥补路填尸骸……”穆然呢喃念着两句话,一抹狰狞浮上眉眼。

  高照终于背着萧福星离开展城了,他欣喜得要命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