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花太岁爷 >
四十一


  “这样啊……”她垂下头,真的很舍不得爹娘。

  高照见她泫然欲泣的样子,心里也是一抽一抽地疼。

  “不然再住五天。”这是他的极限了。

  “也只能如此了。”萧福星知他所言有理,唯有叹气顺从。

  高照开心得要命,又可以跟萧福星四处游历了,人生还有什么比这更精采?他忍不住哼起歌来。

  萧福星先是一愣,随即听得入迷。

  她没想到高照唱歌这么好听,温柔清亮的声音,每一字句都像敲在她的心头上。

  她情不自禁地牵起他的手。那宽厚的大掌曾经令她头疼万分,可现下,他却用它照顾她所有起居。

  他会倒茶、端水,还会帮她梳头发,萧福星从不知道这双手有这么厉害。

  不,他本身就像一口挖不尽的井,每当她以为自己够了解他了,他又有更多的本事冒出来,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完全看透他,也许一辈子都不可能吧!

  她却为这念头无比开心,永远看不清,就让她花一生的时间来了解吧……

  高照唱到一半,对她一笑,倾过身去,在她颊上偷得一吻。

  她脸红地轻吟一声,却没有闪躲。既然她对他也有意,又何必闪呢?

  她的身子软软地偎进他怀里,银月照着她的脸,教她美得像仙子一样。

  他俯下身,啄吻着那粉樱似的唇,甜蜜的滋味让他的心跳得好快。

  说真的,他对任何事物的耐性都不大,只有她,不知为何,他多跟她在一起一天,就多爱她一点。

  真不知道有没有哪一天,这份爱会将他的心给挤得爆炸了。

  “小福星、小福星……”他的吻移到她耳畔,轻轻地吮吻她的耳珠。

  她浑身一颤,呼吸愈发急促。

  他立刻明白,这里是她的敏感处,便将那白玉般的耳珠含入口中。

  “啊……”她发出一记甜蜜的惊呼,他只觉身体一热。

  “小福星,我——”他忍耐不住了,好想要她。

  “太岁爷!”但那不识相的老鸨居然来了。

  “唉哟!”萧福星害羞地一把推开他,高照跌在地上,心情坏得像七月的暴风雨。“你们……很好很好,高爷等着欣赏胡旋舞等很久了,就先跳上一个时辰吧!高爷若是满意,再跳一个时辰。”

  老鸨和娇娇的脸彻底黑了。胡旋舞是一种费力的舞蹈,他们平常表演,半个时辰就是极限了,现在要跳一个时辰……天哪、地啊!又不是她们推高照下地,为什么要受迁怒?这不公平!

  但在高照冷冽的目光下,她们一句话也不敢说,只能跳,直跳过三更。

  萧福星打个哈欠。这舞是很好看,但看了半夜,也是很累的。

  “别跳了。”高照最是心疼她,见她面露疲色,随手丢了张银票,背起萧福星走人。

  老鸨和娇娇终于获得解脱,两人瘫在地上,连银票都没力气去收,实在是太累了。

  穆然在萧家得不到帮助,思前想后,又找上了恶人村。

  但他没找到小怜。姑娘拿到钱便快乐地逍遥去了,不把钱花光,她是不会回来的。

  穆然没办法,只好去找村长。

  “高照没死。”他劈头第一句话就这么说,语气里的怨怪很明显。

  村长不开心了,他们本来就没把握,也没打算害死高照,只要能弄走那位太岁爷,大家便心满意足。

  “我们也想不到太岁爷连七仙都能解,这是意外,请恕我们无能为力。”

  “你们收了我五千两,怎么可以如此不负责任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