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花太岁爷 >


  混江湖,以前玩过了,每天打打杀杀,久了也气闷。

  进庙堂,他那个王爷姊夫见他太出色,居然想把他收入麾下,待日后成大事,共享天下。

  白痴!打天下很烦的,他是喜欢玩,却没兴趣让自己累成一条狗。

  悬壶济世?他曾在槐树村拜奇人为师,学了一年医术,而后行脚三天——确实只有三天,不是他医死人,是广大病患太热情,他们痊愈后,居然给他立长生牌位,每日三炷清香,祈求他长命百岁。

  他至今想到别人给他烧香鞠躬,就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  他还没死,不想这么早就吃元宝蜡烛香。

  那还有什么事好玩?

  砰!书房大门突然被撞开来,门板断成两截,其中一半朝着银瓶飞过去。他挥手,将门板打成碎屑。

  砰!又一个巨响,却是一条人影冲进来,直扑高照。

  “小福星?!”这家伙怎么回事?双眼通红,好像谁杀了她全家似的。

  砰,一只软软白白、好像雪花糕的小拳头就吻上了他的脸。

  实话说,高照并不疼,别看他锦衣华美,就像个王孙公子,正因为出身富贵,少时文武兼习,打熬出一副好身骨,凭着萧福星一只绣花拳头,根本打不痛他。

  但她是第一个打他的人,这件事就诡异了。

  他不生气,相反地,他倒觉得她很特别,居然敢打他,胆子长毛了。

  “告诉你,”萧福星得意地道:“我也会武功。”虽然只是跟庙里的和尚练了半个月的养生拳,还练得零零落落,但依然是武。所以,别小看她。

  就凭她那蚊子都打不死的力道,也配称武功?高照惊讶不已。

  可她敢跟他叫嚣,该说她有勇气?或者是傻大胆一个?

  不管是哪一种,她都很有趣,而他现下很无聊,他要惹是生非,他要找乐子。

  决定了,他下一个游戏对象就是她——萧福星。他要把她拐出书院,顺便甩掉银瓶,和那些永远也处理不完的账册,再去云游四海。当然,要说他是去遗祸天下,他也不反对啦!

  高照闭上眼再睁开,黑亮的眸炯炯有神。

  “不错、不错,自本公子记事,你是第一个敢跟我动手的人,想必你已有准备要承受我的愤怒了。”拔扇,开打!

  萧福星吓一跳。他那扇子太可怕了,一扇下去,红木做的茶几碎成粉末,这要打中人还得了?她不敢想,狼狈地左躲右闪。

  好几回,高照的扇子差点打中她,幸好她躲得快,扇子只划破她的外衫、削断她几根头发。他紧追着她从房内打到房外,从堂屋打出书院。

  “少爷,你别走啊!你走了,我怎么跟老爷交代?!少爷——”银瓶急喊,紧追不舍。

  高照只当没听见,与萧福星追打得更加迅速。

  他不停地攻击,迫使她一退再退,两人一路打到半山腰。这时,银瓶的呼喊声已经淡得只剩一缕余音。

  高照出招更凌厉了,好几回,萧福星以为自己死定了,但她总是鬼使神差地躲过。

  难道不知不觉中,自己的武功已臻化境?这念头刚浮上她脑海,就见高照一扇直劈她面门,她连尖叫也来不及,慌不择路地继续跑。

  就这样,高照一路撵着她跑出白云山。

  一夜过去,他们追逐了近百里路,终于彻底甩脱银瓶那块狗皮膏药。

  萧福星快累死了。不就打了他一拳,有必要生死相见吗?

  可高照不停,她也不敢休息,想起他房中那茶几的下场,她抖了一下,自己的脑袋若变成那模样,一定很难看。

  她又继续跑,他有一下、没一下地挥舞扇子,像赶羊一样,驱着她往一个方向奔。

  金阳升上中天,萧福星的脚像灌了铅似的,再也动不了。

  “你杀了我吧!”她认了,得罪小人,算她倒霉,她不怕死,只遗憾为什么改变不了他邪恶的心灵?

  “我干么杀你?”她死了,他找谁玩去?

  “你不杀我,但追了我一夜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