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花太岁爷 >
三十


  “高照,你撑着点……”她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。

  咔咔,她听见手臂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,是脱臼了吧?

  也许这双手臂会在这里废掉,但没关系,只要能救他,她觉得付出一切都算值得。

  “你们在干什么?耍猴戏吗?”一个稚嫩的声音在萧福星头顶响起。

  萧福星撇头望去,面如死灰。

  “阴阳童子?!”他也是来杀他们的吗?一思及此,她悲伤盈胸,明明她一心想导引恶人村民向善,他们不领情就算了,为何还视她如寇仇?

  “你真的很笨,要逃命不往村外走,居然上山来?你不知道暴雨过后的山林最是危险吗?”只要这山垮下一角,保证高照和萧福星被掩得连尸体都找不着。

  阴阳童子一步步走向他们。萧福星全身警戒。

  “你想干什么?”

  “报仇。这个主意你觉得怎么样?”阴阳童子说着,却伸手将高照拉了起来。

  “高照。”萧福星冲过去,就要去检查高照有无受伤。

  但阴阳童子抱起高照,径往山林深处行去。他貌似七、八岁孩童,站起来也只比萧福星的腰高上一点点,力气却比她大了几倍不止。

  萧福星这才想起他不是普通的孩子,是鼎鼎有名的小偷,阴阳童子。

  “你要带他去哪里?”她紧追不舍。

  阴阳童子也没理她,抱着高照来到半山腰的一座山洞中,这里居然有石桌、石床、石椅,俨然一处小小避风港。

  阴阳童子把高照放在床上,还替他盖了被子。

  这时,萧福星才气喘吁吁地跑进来,她没料到阴阳童子不仅力气大,轻功也好,追得她累死了。

  她冲进山洞,见高照被安置得妥妥贴贴,一点灵光浮上心头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救我们?”她以为在恶人村里没人会伸出援手。

  “我高兴。”阴阳童子做好一切,便准备离去。“这里是我静修的地方,你们若不想死,就在这里住下,别去外头惹是生非,兴许能逃过一劫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萧福星对他深深一鞠躬,这时,她已经很信任他了。想想,在她与高照成为过街老鼠的时候,他还肯伸出援手,如此人品不值得敬畏吗?“萧福星永记大德,来日必还大恩。”

  阴阳童子打了个寒颤。那话听起来实在太恶心了,他走得更快。

  “等一下。”萧福星喊道:“请问,你知不知道他中的是什么毒?该如何施救?”

  “不晓得。”

  闻言,萧福星整个人垮了。难道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高照步入黄泉?

  “但我知道两种方法可以延续他的性命。”

  “什么方法?”

  “第一,交合;第二,换血。”

  “那是什么意思……”

  “交合就是你亲吻他或与他行房,让他体内的蛊毒藉此传到你身上,他体内的毒素自然减少,人便会清醒过来。”阴阳童子解释道:“反正他懂医术,兴许他清醒后,能知道怎么救自己,那就没事了。不过他的蛊毒传到你身上,你也会中毒,万一他解不了此毒,你们就一起死吧!”

  “那换血呢?”这太没有保障,萧福星想听听另一种方法。

  “把你全身的血液和他交换,将那些毒都引到你身上,他自然痊愈。”

  听到这里,高照恨不能把阴阳童子揍扁。

  这蛊毒哪有如此严重?只要给他一日夜的时间,凭他的内力和好身体,一定能把蛊毒逼出,事后再喝几碗药,调养三、五月,他又是好汉一个了。

  白痴阴阳童子!敢乱教萧福星,等他清醒,哼哼哼……要他每天抄一百遍佛经。

  想到高照能康复,萧福星全部心神都集中在这件事上。

  “那换血要怎么换?”她问。

  “不知道。”阴阳童子不负责任地耸耸肩。“我又不是大夫,别问我那么深的问题。”

  萧福星失望地低下眼眸,看着石床上一动也不动的高照。她是不能看着他死的,所以……只有与他交合了。

  她不怕自己中毒,因为她相信,只要他清醒,一定可以救她性命。

  “反正我能做的我都做了,你好自为之吧!”阴阳童子走出山洞,一直跑了半里路,才抱着肚子哈哈大笑。

  他早说过要让萧福星好看!敢逼他抄经,哼,他就要她清白扫地、中毒垂危,到时他再引穆然来寻,嘿嘿嘿,萧福星这辈子也别想再清清白白做人了——这可是一石好几鸟的妙策,他阴阳童子果然是世上第一聪明人。

  阴阳童子离开了,山洞里只剩高照和萧福星两个人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