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花太岁爷 >
二十七


  她赶了他几次,他不听,她不禁有些恼怒。

  “高照,你不帮忙就算了,也别挡路啊!”一提到行善积德,她就精神亢奋,像个正指点江山的大将军,压根儿把高照是个大魔头的事给忘了。

  “小福星!”高照的眉头抽了抽。“高爷肯暂时松开你的手已经是仁至义尽,你可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

  “你本来就不该拉着我不放。”男女授受不亲,他的作法已经把她的闺誉破坏殆尽了好吗?

  “我做事从来只问想不想,管它该不该。你再啰嗦,高爷就绑了你走人。”反正要培养感情天南地北都可以,不必局限在恶人村。

  “你——”她有些生气,却知道他说真的,不敢再与他硬杠,不过她心里还是有些不满。“你究竟还要禁锢我多久?”

  他皱眉,他禁锢她了吗?这叫陪伴吧?算了,她就是个书呆子,虽然书读得不比他少,但脑子差他甚远,他也不与她计较说法错误。

  “等你爱上我吧!”那时候她自然会眷恋他,他不必如此辛苦了。

  萧福星后悔了,不该问这问题的,这人根本不明是非、不讲道理。

  不多时,阴阳童子带了五个人进来。其实村中遭灾的人更多,但他们不想与高照同居一室,便不理会阴阳童子的邀请。

  萧福星看到有人来,立刻送上热粥、毛毯,再去烧水,准备让他们沐浴更衣。

  高照有些讶异,来的居然有村长、恶人村的护法、巡卫……反正都是些年轻气盛、身体一流的货色,老弱妇孺倒是一个也没到。

  尤其那群满面黑灰、一身狼狈,还不停往地上滴泥水的落魄汉中,居然有一个是萧福星的表哥穆然,不过他弄得太肮脏了,萧福星一时竟没认出他来。

  “你们来这里不是避难,是别有目的吧?”高照抱胸,好整以暇地睨着他们。

  “太岁爷多虑了。”村长打着哈哈。“您肯收留我们,大伙儿感激不尽,岂敢有二心?只是……大家害怕太岁爷的手段,所以公推我等过来看看情况,若真有吃有喝,村里百十号人定一个不落,全数来投。”

  “我要那么多人干么?”他们又不是猪,养了可以宰肉吃。这些恶人,高照只喜欢跟他们玩,却一点也没兴趣和他们太过亲密。

  高照不再理会村长,走向穆然。

  “你呢?在这里待上瘾啦?到现在还不走?”

  “你把表妹还我,我立刻就走。”

  “那你死心吧!小福星无论如何是不会跟你走的。”

  “卑鄙!”穆然愤怒。“我要去官府告你诱拐良家妇女!”

  “随便。”高照根本不怕上官府,谁敢判他有罪?“不过,你弄成这样意欲何为?”

  穆然撇开头,不再与他说话。

  “你该不会想使苦肉计,诓骗小福星,让她心软,自愿跟你回家吧?”那穆然打错主意了,没有高照允许,萧福星哪里也去不了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穆然一脸尴尬。

  “哈哈哈——”高照仰头大笑。像穆然这样愚蠢的人能想出什么好主意?除非他跟恶人村的人合谋,或许能让他难受一下,但要抢走萧福星,依然是幻梦一场。

  穆然趁他大笑之际,突然豁身扑向他。

  高照愣了下,看见他伸出来的指甲泛蓝,显然抹了剧毒,他立刻明白了,穆然和村人确实合作,由村人提供主意和毒药,穆然出手,一起谋害他。

  恶人村这些人倒聪明,他们对抗不了他,便哄骗外人动手,他若有万一,威武王爷大怒,也怪不到他们头上,最后顶罪的只是穆然。

  至于穆然,他就是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的那种。

  高照深刻地体验到人笨没关系,最怕的是又笨、又呆、又刚愎自用,那真是死了也活该。

  他一指就可以捻死穆然,但见他指甲间的蓝光中透着金银色泽,他见过天下毒药千万,却没见过这种的,不禁有些好奇。

  他很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,而且他一辈子没中过毒,偶尔来上一次,似乎也不错。更重要的是,他若遭穆然毒手,萧福星必定愤怒,便不会再一天到晚“表哥、表哥”叫着,反而会将心思集中在他身上,那他要赢取她的芳心也更容易了。

  这样一举三得的好事,他若还错过,就不是花花太岁,而是笨蛋太岁了。

  他决定不躲,让穆然的指甲划破他的肌肤,一股冰冷瞬间从伤口冻进骨髓里。妈的,这不仅是毒,还是一种蛊,名“七仙”,也就是说,中蛊之人七日后便成神仙,荣登西方极乐。这姓穆的小子果然阴狠!

  高照发出一记闷哼,仰头倒在地上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