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花太岁爷 >
二十五


  “可是……”萧福星觉得这问题很重要,却一时摸不清重点何在。

  但她见阴阳童子死白着脸,心不甘情不愿磨墨写字,也知读书不该是这样的。

  那应该怎么样?随便他,让他继续目不识丁?这样不好吧?

  有什么不好?他过去大字不识一个,照样活得有滋有味。

  但他就是因为没有知识,才会偷官银,落得逃亡天下的下场,可见读书明理是重要的。

  她该坚持教他,终有一天他会明白她的。她这么告诉自己,但阴阳童子仇怨的表情却让她的心底起了波澜。

  等萧福星教完一句“百善孝为先”,高照便拉着她往外走。

  “等一下,我还没跟他解释这句话的意思。”

  “解释什么?他无亲无戚、无儿无女,孝顺谁啊?他只要知道那几个字怎么写就够了。”高照拖她出了书房。

  萧福星突然想到“因材施教”这句话,她是不是得先了解阴阳童子的为人心性,再选择合适的教材才好?

  这样也许他便愿意乖乖学习,不再怨恨她了。

  萧福星其实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——阴阳童子外貌似孩童,其实已五十一岁,他过了很久逍遥自在、为所欲为的生活,哪这么容易受拘束?

  她从头到尾都不了解恶人村里这些人的身世经历,难怪她尽心付出,却总得不到感谢。

  他们出了书房,见外头大雨飘泼,像天上有人正拿着大盆子,一盆一盆往下倒水。

  萧福发现院子里的花草树木倒了一地,满目破败景象。

  “高照,这雨再下下去,会不会淹水?”

  “没事,咱们住的这座别院地势较高,要这里淹了,半座恶人村都要泡水了。”

  “那恶人村的人要住哪里?”萧福星不自觉地问。

  “这不是还没淹吗?”高照啼笑皆非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别管他们啦!”他拖着她进房,反正自己没事,他懒得理别人去死。

  “高照,这样不行的,你……等一下,高照……”她说着,但高照根本不理她,径自将人拖进屋。

  “小福星,你不觉得你有点本末倒置了吗?你现在应该关心的人是我,应该思考的是你什么时候才要爱我?我都等了半个多月了耶!”他是没有不耐烦啦!等她的日子并不难熬,每天跟她黏在一起也很快乐,但他想,若她能回应他,他一定会更开心。

  萧福星颓丧地坐在茶几边,不说话。这高照根本不给人拒绝的机会,他好像觉得他喜欢了她,她就一定要爱上他。

  他的脑子里没有“失败”这个词,而她……好吧,她承认自己对他是有一些奇怪的感受,跟他在一起,也不是太难受,相反地,她看着他的时候,常会不自觉地心慌意乱。

  她也许有一点在乎他吧!可无论她的心情如何,她都不想在受逼迫的情况下谈感情。

  她希望他尊重她,放开她,两人开诚布公商谈一番。

  不过……高照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懂得“尊重”两个字如何写。

  大雨下了一夜,哗啦哗啦的雨声让萧福星睡得香甜。

  但高照觉得有些不对劲。他们住的别院地势高,就算大雨再下半个月,应该也不会淹水,但现下,他发现门缝有水渍侵入的现象。

  为了不吵醒萧福星,他小心翼翼地从长榻爬起来,看一眼床上,她睡得正沉,他帮她掖好棉被。

  因为她古板,所以两人就算同处一室,他也只拉拉她的手、偶尔偷个香吻,并没有对她做出逾矩的行为。

  这种守礼对高照来说简直是破天荒、日阳打西边出来才会发生的事。

  偏偏他做得还挺开心的。其实,只要能让萧福星快乐,而又不是太违背他的心性的事,他都做得有滋有味。

  为了萧福星,他收敛了许多,不过她好像看不出来。

  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会开窍?唉,古板的人,脑袋总是不够灵活……他叹口气,却忘了之前自己是怎么欺负人家的。玩了那么多把戏,才突然说喜欢,谁敢轻易相信?

  他又在她颊上偷了一吻,见她眼睫轻眨,似乎要清醒过来,他赶紧回榻上躺着,又等了半天,发现她还在睡,他这才轻手轻脚下了榻,推开房门一看——

  水都积得快与门坎平齐了,这是怎么一回事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