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花太岁爷 >
二十二


  “不是你逼他吗?关我什么事?”他只是协助她,想办法让阴阳童子完成抄经大业而已,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讨好她。

  “我几时逼他了?”

  “因为你想要他抄经,我才帮你督促他把经文抄好,否则谁管他识不识字?”

  所以,这是他的体贴?他的温柔?他的爱情?

  三清道尊、玉皇大帝、如来佛祖……为什么她有一种被天打五雷劈的感受?

  高照拉着发呆的萧福星进书房等着,不多时,一脸晦气的阴阳童子拖着脚步走进来。

  高照开始教他认字,他教的第一句就是:吃得苦中苦、方为人上人,总共十个字,他写一遍给阴阳童子看,让阴阳童子再默十遍,便算完事。

  萧福星啼笑皆非,高照果然不是一个好老师。

  “高照,你起码得给他解释一下话里的意思,再让他写吧?”

  “解释吗?”高照想了一下。“这句话的另一个意思就是,君子报仇三年不晚。阴阳童子,你恨我吗?那就多吃苦、多受累、多学一点本领,等到某一天,你变得比我厉害了,你就能立于我之上,反过来欺负我了。”

  “啊?”萧福星目瞪口呆,这句话是这么解释的吗?

  但阴阳童子却深有体会,原来煎熬会让人成长,他懂了,从此他会更加努力,争取早日报仇雪恨。

  “教完了,我们去集市吧!”高照说。

  “等一下。你就写了一遍,他怎么可能记得住?”

  “你这么笨吗?”高照问阴阳童子。

  “谁说的?”阴阳童子抄起笔,像拿把大刀一样,在白纸上墨淋淋地挥下十个大字,模样丑毙了,但字体却无误。

  “能背着海捕文书四处晃荡而不怕被逮进大牢的人,估计也不会太笨。”高照对村人的邪恶脑袋还是有些信心。“走啦,去晚了,就买不到千层酥了。”这是一种很甜、很甜的糕饼,用白面和着猪油,加很多糖蜜制成,入口即化、入喉……甜得发苦。

  萧福星真是不明白,高照怎这样爱吃甜食。

  “高照,你平时饮食都很小心,生怕受人暗算,怎么在集市吃东西却毫无顾忌?”

  “这个集市是方圆百里最热闹的,外地人、本地人都在那里买东西吃,若非丧心病狂或脑子有病的人,不会随便在集市的饮食中下毒,万一把人都吓跑了,恶人村岂非成为一座废墟?所以集市的东西反而安全。”

  “这样说来……恶人村人也不是那样特殊,他们……嗯,一样是人。”只不过名声坏了点。

  “他们不是人,是什么东西?”高照哈哈大笑。“小福星,我发现你的脑子很奇怪,想的东西更离谱,哈哈哈,有趣!”

  说颠倒了吧?她的思想很正常,他才是怪异的那一个。

  毕竟,恶人村恶名昭彰,不是够变态的人,怎能理解他们如此之深?

  至于高照……她默默低下头,这人的莫名其妙已达登峰造极之境界,她早已放弃跟他沟通了。

  进了集市,萧福星怎样也料想不到,自己居然会在这里遇到表哥穆然。

  “表哥?”

  高照却注意到穆然身边的女子,不正是被绑在船上、准备献给湖神的那一位?

  “哈哈哈——”他指着穆然,笑得直不起腰。“原来你就是那位凯子爷?”

  女子原本笑意盈盈伴在穆然身边,闻言,笑容僵在脸上。

  但很快地,高照也笑不出来了,因为萧福星甩开他,跑向穆然。

  本来,以他的本事,她是不可能脱出他掌控,但近几日,她乖巧得像只小猫咪,他不知不觉松了戒备,竟让她离去。

  空空的掌心,失落盈满胸怀,让他有些不高兴。

  “表哥,你怎会在这里?”萧福星乍见亲戚,兴奋得有些忘乎所以,自然也没有发现身后怒火燃烧的大魔头。

  “表妹……”穆然见了她,神情很是古怪。

  “小福星!”高照咬牙。“你好大胆子。”他不只拉回她,还把她扯进怀里。

  “啊!”萧福星吓一跳,不觉挣扎起来。“你干什么?放开我——”

  “你再躲,我就在这里亲你。”他咬牙低语。自己可是忍很久了,若非体贴她古板的性情,受不了太出格的行为,在房里他就直接把她吃干抹净了。

  她整个人僵住,一动也不敢动。高照的威胁绝对不是随便说说而已,他向来言出必行,而她,想象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吻她……不,若发生这么丢脸的事,她也不想活了。

  “嗯哼。”她终于乖了,他满意地眯起眼,差点吹起口哨。

  “表妹!”穆然从没看过循规蹈矩的萧福星做出如此大胆的事,十分讶异。“你……他……你们……”

  “本公子花花太岁高照。”高照瞪人的眼像刀子那样利,眸里隐含警告。臭小子,跟我抢女人,你有几条命?

  穆然不禁后退一步,居然快腿软。

  “走了。”高照得意洋洋地拉着萧福星离去。“没事别随便跟人打招呼,被骗去卖掉怎么办?”

  “那是我表哥。”从小和她青梅竹马长大的兄长,怎会是坏人?况且,她还想跟他询问爹娘近况。那时,她突然离开书院,先生必通知家里,爹娘很担心吧?可恶!她抽出了手,为何就是躲不开高照?

  “表哥就一定是好人?小福星,你太天真了!”他就觉得穆然是个又笨又蠢的坏蛋。

  “我表哥温文儒雅,是有名的大善人。”

  “善人会跟恶人村的人混在一块儿?”

  “啊!”她想起来了,高照刚才说穆然是那凯子爷,所以,之前恶人村搞祭神那一幕就是为了骗她表哥?“我们回去找表哥。”

  “干什么?”

  “告诉表哥,那女子不是好人,要表哥离开她。”

  “万一我想错了呢?或许你表哥可以感化那女子,让她弃恶从善,这样你也要分开他们?”

  她愣了,怎么好的、坏的、正的、反的,他都说了,那她该说什么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