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花太岁爷 >
十六


  “高照。”她看他扫光四盘点心,再叫四盘,忍不住打断他。“你不会想拿这些点心当午餐吧?”

  玫瑰糕、桂花糕、雪花糕……全部甜得要死,天哪,他会把身体吃坏的。

  “瞧瞧,你又扳起脸了,放轻松……”

  “少来。”她一把拉起他,走出茶馆。“我不管你是轻松还是严肃,只要你是病人,就不能光吃点心过活,你要吃清淡的,比如白粥和汤面。吃完饭得喝药,然后上床睡觉。”

  喝!她居然管起他了?这辈子还没人敢这样跟他对呛,她吃了熊心豹子胆了?

  他正想教训她一顿,忽然,她把他拉进一间食肆里。

  “对不起,我忘了你喝药一定要配糖。你喜欢什么口味?松子糖如何?”她对他笑得很甜,比柜子上那些糖球都要甜。

  高照一时呆了,愈加迷惑,自己为什么对她越来越心软?

  这时,阴阳童子突然冲进来,又把萧福星撞了一个踉跄,若非高照眼捷手快扶住她,她准再栽个大跟斗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他看着萧福星揉揉腰,心疼得要命,一把拎起阴阳童子,恨恨看着他。“你想死,高爷成全你!”说着,他手中的扇子便挥向阴阳童子心窝。

  “高照!”萧福星急喊一声。“别杀人。”

  “臭女人,少管闲事,老娘宁可死,也不要抄经!”阴阳童子大叫。他就是来找死的。

  “你真是滥好心过头了!”高照有些不高兴,但她张着圆圆亮亮的眼看他,就像刚出生的小狗一样可爱,让他不忍破坏这份纯真。怎么办?放阴阳童子一马?那他的怒火如何消?宰了他……算了,她若哭给他看,他恐怕更难受。

  他抓着阴阳童子的衣领甩了半天,直把人甩得口吐白沫,昏死过去,心里也作不出决定。

  这时,萧福星走过去,拉住他的手,对他弯起一抹温柔笑弧。

  “好啦,你已经惩罚过他,就放他一马吧!”

  听她温言暖语,高照不知不觉就消气了,再看看手上的阴阳童子,也罢,日后再找人收拾他,让他剃光头、做和尚,每天念经、抄经,抄上一辈子,肯定比杀了他更难受。

  他放开阴阳童子,她笑得更开心了,他也觉得高兴,便与她手牵手一同走出食肆。

  午时已过,可日阳落在她身上,好像在她周身镀上一层金芒,好漂亮。这是他这辈子看过最美丽的事物,他移不开眼,悄悄地,一点一滴把她收进了心房。

  这一刻起,他本来自由自在、不受拘束的心,就此添了个她,有些沉重,却非常甜蜜。

  高照和萧福星回到房里,她给他倒了杯茶,然后自己也倒了一杯,正想喝。

  “等一下。”高照阻止她,他把茶端起来,闻了一会儿。“没事,你喝吧!”

  “你怀疑茶里有毒?”

  “不是怀疑,这里头本来就有毒。”恶人村的人恨他恨得要死,若非怕他背后势力太坚强,早杀了他。

  但他在这里养病也让他们不满,自然会在他的饮食起居里做些小手脚,让他难受。不过他体质好、功夫棒,不怕毒,至于她,他给她喂过一颗解毒丹,一般普通小毒害不了她,厉害一点的就难说了,所以仍要小心。

  “有毒你还喝?”萧福星阻止不及,很是懊恼。“你觉得怎么样?要不要紧?”

  “我又不怕毒。”他把茶喝光光。“若有能毒倒我的东西,我倒想试试。”不知道中毒是什么滋味?他有些好奇。

  “做人有自信是好事,但不要太自傲,小心阴沟里翻船。”她把所有的茶都倒掉,拎着空壶,准备去外头重新打水,烧水泡茶。

  “我说的是事实,况且,你之前也喝了那么多毒茶,不一样没事?”

  “你是说……拜托,这里就没有干净的东西吗?”

  “有啊!集市里卖的东西都挺不错,可惜刚才叫你吃,你不吃。”

  她黑着脸,他没挑明茶水有毒前,她以为自己小心一点,就不怕被恶人村的人暗算了。

  但知道自己已经碰触了那么多毒物,她便浑身不对劲,会不会平常的饮食也有毒?会不会她走过的道路也被动了手脚?会不会……糟糕,她的肚子好像有一点点痛了。

  “别想太多。”高照毫不在乎地道:“恶人村的名号虽可怕,但住在这里的也还是人,他们不喜欢我在这里住着,对我玩一些小把戏很正常,至于其它……你不会以为他们能翻江倒海,手指一弹,万物皆毒吧?他们没那么厉害。”

  “真的没事?”

  “没事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