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花太岁爷 >
十五


  高照也吓一跳,想不到阴阳童子这么老了,不过他几岁不重要,现在是……他把人从萧福星手里抢过来,用力摇晃。

  “混帐!高爷的人你也敢动?!”他出手,就要废了阴阳童子的功夫。

  “等一下。”这人虽然想偷她的钱袋,但也没得手,这样就要废了人家苦练半生的功夫,萧福星觉得太残忍。“他是不对,你也不用罚那么重……不如,让他把金刚经抄十遍磨练心性吧?”

  高照瞪圆了眼,半晌,哈哈大笑。

  “小福星,原来你才是最狠的那一个……好好好,就抄金刚经。阴阳童子,你听见没,高爷不废你功夫了,记得抄经啊!否则……哼哼哼,高爷的手段,你应该听说过。”他放开阴阳童子,拉了萧福星继续逛集市去。这里还有一半以上的吃食、玩具他没碰过,不玩过瘾,绝不回去。

  “抄……抄经……”阴阳童子跌在地上,愣了好一会儿,才惊声尖叫。“老娘不要抄经!有本事你废了我!”他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全,抄个屁啦!

  “再加十遍法华经。”高照阴沉沉的声音远远传来。“你再叫,多加一倍。”

  声落,半数恶人村的人都同情地看着阴阳童子。要说他们这些喋血江湖的人,还真不怕挨刀受伤,可经不起笔墨折腾啊!他们很多人根本不识字,罚他们抄写,这比砍他们脑袋更难受。

  所以说,萧福星的处罚才是最恐怖的。

  但萧福星不知道,在她想来,佛经劝善,对恶人村的人必有好处,没准经书抄多了,他们一个个都能放下屠刀、立地成佛。

  她很高兴能导引一个人向善,不过……她看向兴致勃勃地凑到一处赌博摊贩前,跟人家玩骰子、赌大小的高照。这里有个人却是怎么劝也劝不听的。

  他兴奋得额头都出汗了,她情不自禁举袖拭去他的汗水。

  发觉她的体贴,他回眸,给了她一记灿烂的笑。

  那黑亮的眸闪耀兴奋的快意,让她不自觉脸红心跳。

  突然,她觉得他好好看、好迷人、好亮眼,她的胸口发热,一颗心怦怦跳。

  她看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,有点不好意思,忍不住挣了一下,柔荑从他掌中脱出来。

  “你干什么?”他皱眉,立刻又把她的手牵回去。

  他不喜欢她离开他的掌握,他的手心空荡荡,好像失去了某样重要的东西。

  重新捉回她的手之后,他的心填满了,又快乐地转过身跟人掷骰子。

  不过这回,他把她捉得很紧。她是他的,没有他的允许,怎么可以随便甩脱他……

  可她什么时候变成他的?这念头闪过他的脑海,又瞬间消失。他现在玩得很开心,暂时没空想那些麻烦事,以后有闲时再想吧!

  萧福星一直陪在他身边,每隔一刻钟,她就拉拉他的手。

  “你玩够没有?”她真的很担心他。他身子才刚好,不适合玩闹这么久。

  “再等一下。”他已经连赢五十把,接下来要输上五十把,才能平衡过来。赌博的乐趣不在赢钱,在于享受输赢间心绪起伏的快感。

  萧福星只能继续扳着手指数时间,可是……转眼日头过中天,他是打算赌到天黑吗?

  “高照,沉迷赌博是不对的。十赌九输,看看,你已经快输光刚才赢的钱了,再继续下去……”

  “你在说什么?”高照终于达成他要输的目标,爽快地丢下骰子,走人。“我说过我要赢钱了吗?”他拉着她,走向最近的茶馆,要了壶茶、几碟点心充当中餐。

  “赌博不赢钱,你想干什么?”

  “纯粹赌博不行吗?”

  她一时被问呆了,赌博的坏处常听人说过,但没听说有人是单纯享受赌博乐趣的。

  可他赢了一堆,很开心,输了很多,照样快乐,他似乎真的不在乎输赢。

  “小福星,做人不要那么严肃,很无趣的。”点心送来,他一边吃、一边招呼她。“你要学会放轻松,才能更好地享受人生……嗯,这里的糕点不错,明天再来吃……对了,我说到哪里?喔,享受——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