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花太岁爷 >


  尚善国东北方的白云山上,有座白云书院,是间全大陆排名前十的好书院。

  今天,书院举行联合大考,数百学子同居大堂,考足一天,考得所有人都里嫩外焦了。

  应试完毕,方出考场,萧福星便拉住高照避到墙角,愤怒地指着他的鼻子。

  “你作弊!”

  “对啊!”高照点头,给了她一个灿烂的笑容。他本就生得俊俏华美,一身银色长袍、束金冠、发如墨、眸点漆、颜似玉,俨然浊世佳公子。

  他手上一柄玉骨扇,青翠苍幽,透着丝丝凉气,捏在掌中,不仅舒适,还能消暑。扇子在他指间滴溜溜一转,唰地打开。“花花太岁”四字跃然纸上。

  这人不仅骄傲,还很嚣张。

  “那么明显的事,你还要来找我印证?脑袋不太好啊!”他斜斜一飞眼,便如大冬天里一盆冷水,浇萧福星一个透心凉。

  她不敢相信,有人能做坏事做得这样光明正大。

  “你你你……”她太惊讶了,竟结巴起来。

  “先生没告诉你,捉到作弊的人要报告先生?”他逼近她。

  她不自觉后退,现在都不知道他们谁是贼?谁是喊要捉贼的人了?

  萧福星的背靠到墙上,才猛然回神。她是来劝同学改过向善的,怎么反被吓住了?她鼓起勇气再上。

  “我知道,但那样你会被赶出书院。”她不忍心。

  萧福星是展城萧家粮行的大小姐,从小受尽宠爱,上书院读书是她离家最远的一回。她本来怀抱憧憬,要在这里求学问、广见闻、再交上很多好朋友,却想不到书院并不如想象中美好,这里有很多纠纷、很多小团体、还有一个姓高名照的大魔王。

  传闻他无恶不作,吃人不吐骨头,但因为书院平时上课是男女分开的,所以她对他并不是太熟悉,偶尔相见,也只听他调笑几句,倒没坏到骨子里。

  直到今天男女学子同聚一堂考试,她才发现这人真的很恶霸。

  萧福星从来就是路见不平便要上去踩两脚的,瞧见他作弊,怎么可能袖手旁观?

  她一定要改正他的言行,让他从此循规蹈矩,做一个大好人。

  高照听见她的话,呆了下。这人脑子有病吗?

  “你若确定我作弊,就去跟先生说,找我干什么?”

  “你跟我去自首,我向先生求情,让你继续留在书院求学。”她是个忠厚的人,总认为人无完人,只要他反省认错,就要给他一个自新的机会。

  高照看着她,清秀脸庞上双眼黑白分明,他从没见过这样纯粹的黑和纯粹的白,从底层透出光来,像一大片万里无云的天空。

  由此可见,她个性坦率,一点心机也没有。

  见鬼了,红尘俗世宛如一个大染缸,一个人怎么可能在染缸里生活二十余年,却不沾染半点颜色?

  他出生商人世家,见惯了机智诡诈,他本人更是个中翘楚,因此对她这样的人真的是很敏感、又很反感啊!

  他有点想知道,这张白纸如果点上了墨,是不是还能纯洁无瑕、真诚善良?

  正好,他最近玩其它同学也玩得腻了,不如拿她来逗逗乐子。

  “好啊,我们一起去找先生。”他说。

  萧福星很高兴,果然,人性本善。

  他们转回书院,进入堂屋。

  先生正在批改试卷,萧福星代他向先生认错。

  “高照……作弊?!”先生听完很讶异。

  “他以后不会再犯了,请先生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。”萧福星说。

  高照像个没事人般,双手环胸站在那里。

  “你作弊?”先生问。

  “她说的。”高照回答。

  先生叹气,高照是个聪明的学生,一点就透、闻一知十,是那种每个先生都渴望教授的天才人物。

  但他的个性很糟,心情好时,可以写出绝世佳作,心情不好时……先生看着他那张空白的试卷,倒想知道他这弊都作到哪里去了?

  “我看见你拉刘常临的衣袖,让他把填好的卷子拿给你抄。”萧福星本来想阻止的,但刘常临哭着求她别把事情闹大。书院的学生都怕被高照盯上,担心惹火他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萧福星不相信,高照不过人长得好看一些、家里有钱一点、还有一个姊姊当王妃,可他又不是魔鬼,怎么会杀人?

  但她怕见人哭,所以刘常临一掉泪,她只好忍了。

  可她无法看到坏事却坐视不管,因此考试一结束,她就找上高照,逼他自首。

  先生相信萧福星是个不会撒谎的好学生,但高照……他空白的试卷也是最好的证明。

  也许萧福星眼花了,这不是大错,先生不想追究。

  “这是误会,你们两个出去吧!”

  “先生,我真的看见了!”忠厚的人总是特别固执。

  “我说了是误会。”

  “我真的看见了,我——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