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

  “那……我走了。”

  尽管觉得特意去找一名不相熟的男人,对他训话有些奇怪,但在刘伯温的殷殷注视下,她还是提起了脚步。待她的背影完全消失,刘伯温失笑出声。

  “想不到关禁卫费尽心思的结果竟是……哈哈哈……”关靳封一定想不到,这趟任务完全是他夜观星象,察觉东方高丽国将有巨变,为了奠定大明百年江山,特地奏请皇上派下的。

  而关靳封正是任务成功与否的关键,至于查缉乱党,那叫顺便,成也好、败也罢,无关大局。

  赤蝎散的毒性又猛又烈,关靳封服下解药后,热得差点连头发都冒出火花,幸亏冰凉的溪水稍微退了些火,否则,他真要自燃起来了。

  “还以为死定了。”松口气,他觉得光泡水不过瘾,索性脱光衣服,整个人潜入溪里,浸它个透心凉。

  约莫半个时辰后,盘踞心头的烈火终于消去,他欣喜地长啸一声,跃出水面。

  逃出生天的喜悦让他开心地忘了警戒,直到一记疑惑声起。

  “好熟悉的景象。”是岳妗粼。

  她依着刘伯温的指示来到溪边,欲寻那位……算是害她遇险,也是救她一命的男子。

  不意却撞着了一名裸男冲出水面。难忍好奇,她探头张望,先是看到一双笔直修长的腿,然后……一幕熟悉到她几乎可以说出何年何月何日何时、她在何地亦曾见过的同样画面,浮上心头。

  毫无预警地,一股强烈激流在体内奔窜,她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瞪着“他”。

  关靳封听见她的声音,内力顿泄,笔直栽进水里。

  “啊!”她大吃一惊,忙奔过去想扶人。“你还好吧?”

  他一点都不好。

  为什么?到底是为什么?他们每回面对面都要在他光着屁股的时候?

  想想,他们自第一回在林中初遇至今,也有数月了,他就算不是时时刻刻跟在她身边,也是每日必出现。

  她从来没发现他过……该说他隐匿的功夫十足到家,除非他愿意,否则别人休想察觉他的尾随。

  偏偏……偏偏每回他脱光衣服,警戒心降低时,她必定出现,然后……撞见他的裸体,让他窘到想钻地洞。

  他几乎敢用脑袋来打赌,她不一定认得他的脸,但绝对知道他的身子长啥儿德行。

  老天一定是故意在整他,要不,哪会在他极欲抹平前桩糗事前,再增一件;让他永远也别想在她面前抬起头来?

  “这位公子,你没事吧?”岳妗粼已走到溪边。“如果没淹死,回一声好吗?”当然,如果挂点就不必回了,因为她怕鬼。

  关靳封自然不会回,回了,让她记住他,往后他还要不要做人?

  万一、假设、不幸,她是个守不住秘密的女人,将他赤裸着身体的事到处说,不必人家将他误认为登徒子打死,他自己会先去买条绳子上吊自杀。

  绝对不能让她看见他的脸,所以——

  故技重施。他隔水弹出一记指风,点了她的穴道。

  岳妗粼在第二度瞥见“美男出浴”的同时,当场又被点昏。

  关靳封又躲在水里等了半晌,不闻她的声音。“应该有点到吧?”

  在确定她昏睡后,他方手忙脚乱地爬起来,找齐衣服穿上,顺便服下那第二颗白色解毒丹。

  “好险。”穿妥衣服,他松口气,立定她身畔。“现在该怎么办?”

  他实在没脸见她,又不能将她留下,还是……无声无息将她送回岳家?

  蓦然想起那支蝴蝶镖,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岳夫人竟是名武林高手;她会不会就是那位武林第一美人,庄梦蝶?

  她用的武器像、身手也像,独独脸蛋不像。

  一个人的五官虽然会随着环境、教育、思想……而有所异变,但基本上,大致的模样应该是固定的。

  但岳夫人,她的眼睛太小、鼻子太扁、嘴巴又大,怎么看,都没有半丝美人应备之条件,就算再年轻二十年也一样。

  除非……她易了容,要不就是被毁了容,否则她绝不可能是庄梦蝶。

  “可是她的脸又不像有易容过。”再怎么高明的易容术总有迹可寻,偏偏岳夫人的,他确信是没有。

  那么就只剩另一个可能性,岳夫人脸上戴的是真正的人皮面具,才能既显出喜怒表情、又能转红化白,教人无从辨别。

  杀人取脸,这种事他是听过,却没真正经历过,想想,把一张死人脸皮剥下来,戴在自己脸上,多恶心啊!

  他怀疑怎么有人敢这样做,也不怕脸烂了?”

  不过,如果岳夫人是庄梦蝶,那么岳妗粼呢?她同样够不上美人标准,难不成她不是岳夫人亲生?抑或者,她也易容了?

  忍不住好奇,他蹲下身,摸了下她的脸。

  “放心好了,我女儿没易容。”一记阴凉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。

  关靳封迅速反应,横抱起岳妗粼倒退三尺。

  “庄梦蝶!”他戒慎地望着岳夫人。

  “我已成亲,夫家姓岳,所以请你叫我岳夫人。”她这番话等于间接承认了自己的身份。

  “你真的是昔日武林第一美人,庄梦蝶?”这日子是怎么过的啊?竟能让一名活色生香的大美人,在短短十余年,变成鄙俗村妇一名?

  “不敢当。”岳夫人对他伸出手。“请把我女儿还给我。”

  “她真的是你女儿?”说实话,关靳封不太相信。第一,岳夫人不像那种对子女呵护备至的娘亲,甚至,她待女儿是过分严厉的。

  其二,她们的五官不太像。虽然都够不上美女之流,但岳妗粼的脸明显较岳母更立体了些。

  她的眼窝很深,以至,双瞳虽不甚明亮,模样却挺可人,尤其当她笑起来的时候,毫不羞怯地大张着嘴,别有一番爽俐的风格,很是亮眼。

  岳夫人沉吟片刻,深吸口气,叹道:“武林中有位高人,名唤歧山散人,听过吧?”

  “听过,传闻他功力不凡,精通医卜星相,年岁已超过一百八。”

  “那是骗人的,他今年顶多一百零八。他是我的曾曾曾曾祖父,这辈子最骄傲的是练就三种旷世奇药:丑颜丹、美颜丹、还颜丹。顾名思义,一种吃了会让人变丑,一种吃了则会变美,另一种自是还回本相。”

  “而夫人服了丑颜丹?”真教人难以相信,好好一个大美人,干嘛故意将自己弄丑?“不过世上竟有此奇药,委实令人惊奇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