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

  “唉,关禁卫,想你年少有为,要什么样的姑娘没有?何苦学那土匪头子,强抢民女?”

  “谁抢民女了?她是……”要如何解释?岳妗粼是……克星吧!每次遇上她,他都会很糗大。

  “她是什么?”刘伯温故意逗他。

  “她是……我在山下救的人。”这样的说辞应该没错。“方才山下发生地震,一栋民屋倒塌,这姑娘差点被压到,我顺手救了她。”

  “刚才地震一事老夫知道,还听说发财村里共有两户人家房子倒塌,一家姓彭、一家姓岳,都没什么大损失,不过就是岳家丢了一个女儿,正准备去告官。”

  这老头儿是妖怪啊!为什么他人在家中坐,却啥事儿都知道?

  皇上怀疑刘伯温的忠诚,有意办他;要让关靳封来说,皇上根本是畏惧他的能耐。

  只是皇上怎不想想,刘伯温果真上知天文、下通地理,能晓过去未来,修成半仙之体;他要当皇帝还不简单,何必去为人作嫁,再给自己招来无边祸患?

  皇上是多疑了。所以他这桩探测国师心思的任务也该作个了结——刘伯温无意于大明江山,无须铲除。

  改天得抽个空,写道折子给皇上;然后,这一件工作结束,他要立刻与刘伯温分道扬镐!

  他再也不要跟这个妖怪相处下去了,绝不!

  “那是他们误会了,我只是用了一个比较惊世骇俗的方法救下这姑娘,我并未绑架她。”

  “惊世骇俗?”刘伯温轻摇羽扇,缓缓微笑。“是说关禁卫在一般平民百姓面前展现神功,露了行踪?”

  关靳封瞪他一眼,明知故问。不过,这回他是猜错了。

  “我是泄漏行藏了,但可惜并非在一般百姓面前。发现我的是个武林高手。”而他一直被骗了,可恶。

  但谁又想得到,一个尖酸刻薄又爱占人便宜的乡野村妇居然谙武?

  刘伯温观了他片刻。“关禁卫中毒了。”

  知道这个人不会成为自己下一个目标,关靳封对他的态度也就不再那么针锋相对。

  “给人射了一镖。”

  他说着,转身,让刘伯温看他左肩的镖伤。

  “蝴蝶镖。”刘伯温示意他先将岳妗粼送人内室休息。

  半晌,两人重回厅里,刘伯温为他拔下蝴蝶镖,并做简单的包扎。

  之后,他皱着眉。“关禁卫可知,这镖原为何人所有?”

  “武林第一美人,庄梦蝶。”他当然知道,而且他还晓得

  “庄梦蝶另有一绰号,女罗刹。”只不知,岳夫人怎会有庄梦蝶的蝴蝶镖?

  可别告诉他,如今的岳夫人,就是二十年前的武林第一美人,他会昏倒;那芳华,也褪色得太快了吧?

  “庄梦蝶并不好惹。”

  “我见识到了。”所以他的肩膀才会这么痛,还喂了毒。“请问国师,可知镖上毒物为何?”那毒挺猛烈的,虽然目前被他用内力暂时压下,却不知能压多久,得尽快施以解毒丹才行。

  “赤蝎散。”

  偏刘伯温说了个让关靳封呆掉的药名。

  “赤蝎散!传闻只有天山雪莲可解?”

  算一算从发财村到天山的路程,纵马快奔要四天,再花个两天找雪莲,差不多六天,然后……中赤蝎散者,最多三天,必然毙命。

  所以也不必找了,反正找到药,他人都挂了,还找来作什么?

  全身的气力倏然抽光,真想不到他关靳封年纪轻轻就要去见闻王,唉,果然是天妒英才。

  “那倒不一定。”峰回路转,刘伯温自怀里掏出一只白玉瓶递给他。“这里头有两颗丹药,一红一白,你先服红的,服下后会浑身发热,这是排毒现象,你无须担心,尽管找处水池,借冷水去热即可。待得全身燥意排尽,再服下白的,自可化解赤蝎散之毒。”

  “真的?”他可以不必死了?好像在做梦。

  “老夫生平不打诳语。”不过偶尔会拐拐人。但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小缺点,就不必说了。

  “多谢国师。”关靳封接过药瓶。

  “我这就去找处水池疗毒。”

  “屋后那条小溪的水挺清凉的,应该可以用。”

  关靳封脸颊顿红。那条小溪……有着他不堪回首的过往,说实话,他真没脸再去第二次,不过为了小命,就再勉为其难一次吧!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他转身就走。

  第四章

  关靳封走后,刘伯温也跟着转身回屋内,并且进了内室。

  岳妗粼还睡在里头,她被点了穴,穴道未解前是不会醒的。

  依照关靳封的手劲,他点的穴最少得两个时辰才会自解;但那是指在无人插手的情况下,倘若有人帮忙……

  刘伯温伸指在岳妗粼身上点了下,她立刻清醒。

  “你是……”救她的人是这位老先生吗?感觉不太像耶!

  “姑娘若要寻救命恩人,请往屋后小溪去。”

  他怎么知道她要找救命恩人?岳妗粼一脸狐疑地瞪着他。

  刘伯温轻摇羽扇,一派温和的笑。

  那模样真的是……很仙风道骨,教人无法怀疑他的话。

  所以岳妗粼也不知不觉信了。

  “不知先生如何称呼?”

  “老夫姓刘。”

  “刘先生。”岳妗粼起身,对他拱了拱手。“我找那位公子,其实只想跟他说一句话,命比钱更重要。若非他死赖在我家半倒的屋子里不走,我们也不必经历一场危机。”

  刘伯温双眸一亮,像蓄积着某种笑意。

  “老夫相信那位公子会很乐意听你训话,你快去吧!”

  岳妗粼不知自己说了什么惹他如此开心,却晓得她很难拒绝他提出的建议。一位刘先生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,慈祥温和,称不上霸道,却教人不得不敬服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