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

  果然还是妗粼有用,绝对不能把她嫁出去,绝对!岳夫人边服侍丈夫、边想着。

  虽然女儿再个把月就十五了,剩没多少青春好蹉跎,但嫁人也不一定好啊!也许还会更辛苦呢!

  像她,第一任夫君嘴里说她是他唯一的真爱、要怜她一生一世,结果……哼!他所有的红粉知己加起来,比一整座发财村村民人数还多一倍有余。

  她愤而离去,穷途末路之际遇上岳老爹,人才是不怎么样,没钱又没势,但却有一颗真心,不嫌弃她再嫁之身,又拖着一个女儿,反而对她们照顾有加。

  岳家公子也很好,“娘亲、娘亲”的喊得亲亲热热,从不将她当后娘看。书生汉啊!除了少些气力外,忠厚老实、诚恳用心、孝顺乖巧……他是样样占足了;比她亲生的女儿还贴心。

  所以她愿意为岳家做牛做马,毫无怨尤。

  不过她一个人撑太辛苦了,非得要女儿帮着不可,虽然是委屈了妗粼,但……大家都是一家人嘛!有福同享、有祸同当,很正常,不是吗?

  关靳封也不知自己是得罪了哪位过路神仙,莫名其妙被岳妗粼看光了身子、无缘无故让她走进了心里、不知不觉为她担惊受怕……现下,还要为她把一条小命送给阎王老爷。

  他这辈子没干过什么坏事啊!虽然……暗地里跟踪她、有事没事扶她一把,但……他真的没安任何坏心眼。

  顶多就是逗着她好玩,顺便希望她领了好处,不再记恨他的不小心“现宝”,把那件微不足道的小小糗事就此遗忘。

  这样算很过分吗?老天爷居然因此就想要他以命相抵,太不公平了。

  “我还不想死啊!”无奈看着年久失修的横粱在第三次摇晃中断裂,紧接着,四面砖墙唏哩哗啦地倒了下来。

  眨眼间,生路尽断,他被一堆残砖破瓦给困住了。

  要逃,其实不难,冲破半倾的屋顶便可;以他的功夫来说,这是小事一桩。

  但要跑得无声无息、不泄行踪,就颇令人伤脑筋了。

  唯一庆幸的是,岳妗粼已经出去了十不会发现他、进而想起他是那日在溪边的男子……

  “你这小贼,当真要钱不要命,屋于都快垮了,你还不快出来?”一声娇喝自门口一路张扬进卧室。

  关靳封当场一呆。不会吧!岳妗粼又回来了?

  他不敢相信,但随着门口的破砖碎瓦被搬开,一道柔和的月光照进他黑暗的世界里,他看见她惯常穿着的藏青色衣裙,确定麻烦上身了。

  “喂,我知道你在里头,屋子快塌了,你再不出来,就要被压死了。”她很卖力地搬石挖土,企图为他造出一条生路。

  关靳封眼都直了。她不是很胆小吗?成天担心这个、忧愁那个的,怎么这节骨眼儿上反而有勇气往危险里钻?

  “喂,你有没有听到?了不起我不报官就是,你快出来吧!”她快挖出一条路了。

  关靳封只想大叫。

  求求你继续你的胆战心惊吧!走都走了,又何必再回来?反正我的死活又与你无关,求你别再过来了,徒然令我尴尬嘛!

  他承认自己是个很害羞的男人,尤其在经历了那样的……初会后,他委实不想再见她;起码……在未作好心理准备前不要。

  所以才会默默跟在她身后,费心又费力,却始终不愿现身与之见上一面。

  “哇!”又是一阵摇晃,震得正在搬砖块的岳妗粼脚步不稳,几乎跌了个四脚朝天。

  关靳封一颗心提到喉口。“你……没事吧?”最后三个字消音,因为他还是不好意思见她。

  “可恶!”门外,岳妗粼一声诅咒,才搬开的路又被塌下来的砖石堵住了。“喂,你到底出不出来?”

  管他出不出去,反正这些碎石木屑于他无碍,但她不同,没有护体刚气保身,随便一块破砖都可能要她小命的。

  “妗粼,你跑哪儿去了?”忽地,岳夫人寻人的声音响起。

  岳妗粼忙捂住嘴巴,可不敢让娘亲大人知道,她为了一名小贼又跑进半倒的屋子里,非被念到耳朵聋掉不可。

  “妗粼……啊!”一阵强烈的震荡传来,岳夫人吓得放声大叫。

  岳妗粼还来不及反应,轰地一声巨响,柱场梁倒,半倾的屋子瞬间夷为平地。

  岳妗粼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大块屋粱当头砸下。

  完蛋了。她想。

 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关靳封一掌轰碎挡路的砖石,身形电转,来到她身边,另一掌托住塌下的屋梁。

  这趁火打劫的小贼竟救了她!岳妗粼诧异地抬头,想瞄救命恩人一眼。

  关靳封已赶在四目相对前,一指点向她的昏穴。

  “呃!”岳妗粼只觉眼前一黑,马上便倒下了。早知道不能太过信任匪徒,瞧,报应临身了吧!但可惜,她已无力反抗。

  “好险。”

  关靳封松下一口气,总算没让她看清他的真面目,谢天谢地。

  不过现在要怎么办?逃出去是很简单,可要拖着她,还有这块屋梁……

  看来,要再隐藏行纵是不可能了。

  唉!他真命苦。

  右掌吐力,偌大的屋梁被震成碎屑;关靳封另一手环住岳妗粼,冲天而起。

  同时,他不忘再出一掌击向地面破屋,震起碎石泥沙在他俩周身形成一道尘雾,遮住两人的身形。

  能瞒得一人是一人,他可不想泄漏自己的真面目搞得人尽皆知,将来要执行任务会很麻烦。

  他自忖行动已经够快了,即便称不上电光石火,如鹰飞兔走,也是有的。

  偏偏——

  “哪儿来的登徒子,放下我的妗粼!”居然被岳夫人发现他的行迹。

  关靳封吓得手一软,险些将怀中佳人摔落地面。

  怎么可能?一名乡野村妇居然能看穿他的隐密手法,砍掉他的头都不信。

  但岳夫人的身影却已追上。“再不放开我女儿,休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  关靳封一张脸藏无可藏,只得迈开大步,拼命地往山林方向逃去;却忘了,把岳妗粼放下不就得了。

  “喂——”岳夫人追不上他,气得柳眉倒竖。“是你逼我的。”衣袖翻飞,一支暗镖射向关靳封。

  他做梦也想不到,岳夫人竟谙武艺,当下被偷袭个手足无措。

  啷地一声,镖刃直人肩膀,他左手登时一麻。

  “镖上有毒。”勉力运劲封住左半身的穴道,他白眼一翻,只觉今晚真是倒霉透了。

  一直到回到与刘伯温同住的山上小屋后,关靳封才想起,他干么把最不想与之相见的岳妗粼带回家里?

  不过,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“关禁卫,你……”

  刘伯温看着一身血污的他和他怀中的岳妗粼一眼,半晌,了然一叹。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