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

  “这样就不怕她身高不够,听不着学堂里的讲学了,不过……”

  发现学堂围墙突然变矮,她是会惊声尖叫呢?还是开心听讲?

  不晓得,但一定很有趣,他迫不及待想要看她变化万千的表情了。

  “明天第一件事就是……哇!”毫无预警地,一阵天摇地动晃得他差点掉了手中的剑。

  “地震!,”而且是很强烈的那种。他眼睁睁看着学堂围墙裂开来,立刻想起破旧的岳家老屋。

  “妗粼!”三步并作两步,他拔腿往岳家方向奔去,就怕去得晚了,岳妗粼会有个万一。

  第三章

  当关靳封来到岳家,整个岳家已灯火通明。

  岳母正一手搀着夫婿、一手拖着儿子,口里不停呼唤女儿逃出屋外。

  这姓岳的一家子男人都挺没用的,衣食要靠女人打点就算了,连这种紧急时候都得仰赖妻女救援。

  关靳封看着岳老爷、岳夫人和岳观云都选出去了,独漏岳妗粼,心头猛一震。媳在蘑菇些什么?怎么还不出来?

  他有些紧张,就闻岳夫人又喊:‘妗粼,你快一点!”

  “就好啦!”她的声音有些抖。

  关靳封忍不住忧心,趁着月色尚明,绕到岳家后门翻墙进去一看,一口血差点喷出。都什么时候了,岳妗粼居然还在收拾细软!

  “娘啊!我找不到爹的药。”岳妗粼对着门口吼。

  “那就别找了,改日再去向老大夫拿便是,屋里危险,你快出来。”岳夫人大叫。

  关靳封躲在暗处拼命点头,万事不及小命重要,留得青山在,还怕没柴烧吗?

  岂料她却呢喃了句。“药如果有这么好拿,我还用得着找吗?”

  为了给爹亲看病,岳家可也算散尽了干金,直到遇上老大夫,利用他的好心肠,偶尔跟他占点儿小便宜,那药费才不至于压垮了一家生计。

  银两难赚啊!,还能够用的东西她绝不轻言放弃,继续翻箱倒柜。

  关靳封简直给她急死了。

  突然,又是一阵摇晃。

  “哇!”岳妗粼站不稳脚步,纤细的身子踉踉跄跄往后倒去。

  关靳封哪还旁观得下去,忙伸手扶了她一把;待她站稳后,又迅速退下。

  “啊!”她吓一大跳,以为会跌个鼻青脸肿,却没有,真是奇迹,只是……不知是否错觉,好像有人助了她一臂之力。

  难忍好奇,她四下张望了会儿,却不见其他人影。

  “真是错觉?”那么错觉也太多了吧?尤其最近运气又好得离谱,都快以为身旁跟了尊超级大福神、或者是图谋不轨的大妖怪了。

  不过不怕,她已经请大哥绘了张驱魔符随身携带。

  “不管你是什么妖魔鬼怪,先警告你,我身上可是带了符咒,不想死的就不要靠近我。当然,我也不会想害你。”她低声自言自语着,末了,不忘再补一句。

  “不过若是神仙相助,我就不介意你跟紧一点了。”她也不算太老实嘛!

  然而,关靳封却听得只想昏倒,一声喝骂出了口。“你疯了”

  “妗粼!”适时,岳夫人催促的声音再度传来,压过他的声音,没教岳妗粼发现他。

  “来啦!”岳妗粼不敢再耽搁,赶忙将所有衣箱都翻过来,终于在最角落的箱子里找到父亲的药。

  她转过身子才想走,窗旁一道黑影掠过眼角。

  “那是什么?不像神、也不像鬼,倒像个人影耶……”心头暗凛,该不会有贼想乘乱打劫吧?

  她故作不知地继续走,那抹影子一动也不动,看来是个很谨慎的贼。

  她想转回去捉他,却知自己绝非他的对手。他就站在窗户边,只要她一妄动,他翻个身立刻走人,她就算追到天边也没用。

  只好想办法引他出来了!她转着脑子,脚下不敢停,急急步出大门。

  “妗粼。”岳夫人看见她,松口气,迎上来。“瞧你动作慢的,万一又地震,房子垮下来,看你怎么办!”

  “我找不到爹的药嘛!”她分神回话,还不忘注意屋里的动静。

  “找不到就别找啦!人命会抵不上一包药?”

  “这可难说了,有时候少了一包药,确实会害死一个人……啊,来了。”屋里的人开始动了,她听到一记轻微的碰撞声,想必是贼人在翻箱倒柜找值钱东西时丢出来的。“看你往哪跑1”没心思再与娘亲争辩下去,她一个箭步冲进屋内。

  “妗粼!”岳夫人看得眼都直了。“好不容易才跑出来,又冲进去做什么?”真真气煞人也。“你给我出来,妗粼!”她正想要进去把女儿捉出来。

  “梦蝶。”一个虚弱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,是岳家那病恹恹的老爹,

  “相公。”岳夫人忙回头扶住丈夫。“你哪里不舒服?”

  “唔……药……”他快喘不过气来了。

  “呃,好,我马上喂你服药。”掏出怀中方才岳妗粼抢出来的药,这时真要佩服她的机灵,否则岳老爹这回非病发身亡不可。“云儿,去井边提点水来给你爹服药。”岳夫人对着长子喊。

  “我……提水……”即便危急逃命,岳观云手中仍不忘拎着一本厚厚的书册;而此刻,他埋在书里的脸是满满的错愕。

  “这里除了你,还有别人吗?”

  说的也是,但……他一辈子除了书和碗筷外,没提过其他东西耶!可是爹爹病得这么严重,娘和妹妹又都在忙,所以……

  “好吧!我去提水。”岳观云走了,手中的书依然长傍身旁。

  岳夫人担心地看着除了读书之外,什么也不会的儿子。不能怪她紧巴着女儿不放,看看这一家子,唯一有一点点担当的就只有岳妗粼了,她不靠她,又要靠谁?

  “唉,如果相公能健康一点,云儿能干练一些,那该有多好?”

  岳夫人仰天长叹。

  “咳咳咳……梦蝶……”岳老爷咳得一张脸都青了。

  “相公,你再等等,云儿去提水来给你服药……”一句话未完,后院传来惊天动地的嚎叫声。

  “救命啊!娘,我快给拖进井里了,娘——”是岳观云。

  “云儿。”不是只提个水吗?为何会被拖进井里?岳夫人担心儿子,又放不下丈夫,只好使出“神力”,一肩扛起丈夫,摇摇晃晃地走到后院。

  井边的景象让岳夫人瞧得脸都黑了。

  “你在干什么?”放下丈夫,让他就地躺好,她奔到儿子身边,抢接过打水的桶子。

  “娘,这水桶好重啊!差点把我也给拖了进去。”岳观云苦着一张脸。

  岳夫人提起水桶一看,不过半满。“你真是……”唉,百无一用是书生啊!

  “下回提不动,就直接放下吧!”总不能叫儿子为了一桶水,摔进井里淹死吧!

  “对喔!可以放的,我怎忘了?”

  呆书生就是呆书生。岳夫人没辙地叹口气,提了水,喂丈夫服药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