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

  “妗粼,我说话你听见了没?”

  “听见了。”

  “听见了也不会回一声。”岳母走进来,瞧见高高的柴堆。“原来你已经把柴拾好啦!”就说她女儿能干活吧!如此好使唤的宝贝,谁要无端端送人?做梦去喔!

  “呃……大概吧!”她真的没有拾柴的记忆,但柴火硬是堆得高高的。

  “发什么呆?”岳母瞄了她一眼。“算了,既然柴火都拾齐了,你快点煮饭吧!我还要去服侍你爹喝药呢!”说着,人走了。

  岳妗粼依然呆站在柴堆前。

  说句老实话,她最近运气真是好得吓死人。

  原本只想上山猎只鸟,竟连兔子都自动送上门,还一来就是两只。

  偶尔,母亲又为难她去向老大夫赊药,她一时没空去找诊金替代品,也会碰到老大夫的义诊日,分文不取地就送了她几包药。

  明明记得,老大夫自从对穷苦人家免费赠药,搞得一些爱贪小便宜的人成天装穷去谌药后,就不办义诊了,怎地遇到她,义诊又重新开始了?

  还有,弄丢的东西会自动回来、老旧的弓箭会莫名其妙变新,才想着要去打水,水缸就突然添满了……

  “难不成遇到神仙了?”自己想都觉得好笑,世上要有这么多无聊神仙,成天注意着她的需求,那可真要天天三炷馨香、鲜花素果、三牲九礼来叩拜了。

  所以说,神仙是不可能的,那就只剩下——鬼怪!

  她完全没想到,有可能是“某人”暗中相助。

  背脊莫名发凉,岳妗粼紧张兮兮地左右张望。“我该不会真的撞邪了吧?”

  是有听说过,鬼怪会以帮人做事为手段,向人类要求某些代价。

  天啊,那么她得付出什么代价来换取这些好运?该不会……是她的小命吧!

  “哇,大哥!”找岳观云去,他房里什么书都有,说不定连符咒的书也有,请他画张符,她随身携带,就不怕鬼怪缠身了。

  她一边叫、一边跑向书房。

  可怜关靳封,一番好意竟被当成鬼怪要胁,真真要吐血兼昏倒了,唉——

  那一边,岳妗粼日子过得虽快活,却有些胆战心惊。

  而这一厢,则有个人铆足了劲儿,跟在她身后费心又费力地打点那些让她又爱又怕的“好运道”。

  这人也不是旁人,正是将任务丢着不管,镇日跟在女娃儿身后,发誓要改变她胡思乱想习惯的关大禁卫是也。

  这一夜,趁着月黑风高、四下无人,关靳封又出马为佳人奉献心力。

  他悄无声息地疾奔于发财村内,唯一的学堂屋檐上。

  “就是这里了。”透过墨色的覆面巾,他低头瞧望泥砖糊成的建筑,和它周围一圈高耸的围墙。

  前日,他跟踪岳妗粼来到学堂附近,见她猛蹬双脚,拼命地想要跃上高墙,窥视另一头学子研读的情况。

  当然,她没学过轻功,是攀不过高墙的。

  但他却发现,原来她很想读书。不过岳家已有名书生,食衣住行样样需要人打理,约莫是没银两再送一人进学堂了,尤其,还是个女人。

  瞧着她失望的眼神,关靳封真觉得不舍。

  想想,学堂是让人读书求学问的地方,没事盖那么高的墙做什么?怕人抢劫那几本四书五经吗?

  读书识字可不是那些有钱人或男子汉所专属的;任何人都应该有接受教育的权利。

  因此,他思前想后三天,决定过来将这座墙“砍”矮。

  他身长近七尺,这座墙又高他半颗头,而岳妗粼只到他肩膀,也就是说,这座墙大概得截个两、三尺,才方便她趴在上头,观看里头的教学。

  想到就做,他拿出皇上御赐的腾龙宝剑,轻轻往泥墙上一插,像切豆腐似地,一大块泥砖给削了下来。

  “果然好剑。”

  比那劳什子中看不中用的尚方宝剑好多了。所以说他聪明嘛!离京前,皇上本要赐他尚方宝剑,遇奸邪贪官,尽可先斩后奏。

  他推辞说,自己身份不够,不敢受此大任;其实是嫌尚方宝剑之名太耸动,要有个万一,他再多生三个脑袋也不够皇上砍。

  想不到皇上却赞他虚怀若谷,另赐削铁如泥宝剑一把,是没有尚方宝剑的骇人听闻啦!但使用起来却好上了百倍。

  “如此好剑,关禁卫拿它来砍泥墙,不嫌可惜?”一个悠闲带笑的声音倏忽从关靳封背后响起。

  刘伯温!他迅速回头,月光下,一张慈祥的脸,仙气飘飘,真的好像座前佛陀,可惜就是眼儿贼了些。

  关靳封振起精神。“月夜散步,国师真是好兴致。”

  “暗夜凿墙,关禁卫的兴趣也挺别致的。”

  “呵呵呵,我只是……”快想,绝不能让刘伯温发现他的弱点,否则麻烦大了。“呃,这墙太高了,妨碍我监视,因此将它截矮些。”

  “原来关禁卫早查出胡惟庸的残党所在,并布下重重防护了。看来是老夫多事,还想来告诉你,皇上委下的任务有眉目了。”

  “啊?”

  找到胡惟庸的残党了?几时发生的事?他不晓得啊!

  “既然关禁卫已有所打算,老夫就不打扰了,你自个儿小心。”

  呃!看着刘伯温离去的背影,关靳封好生挣扎,要不要追过去问清楚呢?

  追了,岂不让人知晓他日日外出,却一心忙着旁事,早将圣命抛诸脑后?

  不追……唉,只好另花心思再查,是不觉得困难啦!只是有些懒,眼下他真正有兴趣的是岳妗粼,至于胡惟庸的残党,真想叫他们哪边凉快哪边闪。

  但这话儿绝不能让皇上听见,否则非砍他脑袋不可。

  有些烦,不过……算了!还是早点将墙截矮,再费个几日完成任务,对皇上有所交代后,他再告假一段时间,专心追逐岳妗粼。

  说起这岳妗粼,满脑子古怪思想,事事都能往牛角尖钻,真没见过这样的女孩。

  他很好奇,究竟要如何做,才能让她开怀接受自己的好意,而不疑神疑鬼?

  但幸好,她的胡思乱想仅限于口头上,还不到歇斯底里的地步,因此偶尔见她大惊小怪的,倒也挺有趣味。

  再加上岳妗粼很择善固执,绝不贪小便宜,这一点颇让他佩服。他这个人生性懒散,从不讲节操、骨气,与人决斗,打得赢就打、打不赢就跑,说好听点是能屈能伸,说难听些就是很会见风转舵。

  不过如果是岳妗粼,她一定是那种战前乖乖递挑战书,过程中一丝不苟与人打到分出胜负,其后完全照对方要求做的人。

  像她这样的人倘若为官,遇到英明君土,定成能吏;但如不幸碰到昏君,则百分百死定了。

  他越看她,越觉有趣;朗朗世间,有风骨的人是渐渐减少了,如她这般的宝贝,值得保护。

  他一边想,一边迅速“砍”墙,一会儿后心满意足地拍拍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