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

  偏偏,他确是窘得死去又活来。

  日里思,她看他看到了什么程度?

  夜里想,她会不会把他当成登徒子?

  吃饭、沐浴、上茅厕,不管他在做什么,她那……其实不怎么漂亮,却深烙心底难除的容颜就是死赖在他脑海里翻腾,任他又擦又抹,硬是不去。

  结果,他变成了一个跟踪狂,有事没事就去跟在岳妗粼身边。

  也没想要干什么,只是没瞧着她,心里就是不安。

  可得慎重声明一点,他绝对不是想杀人灭口;顶多只想遮遮那日的糗事,不让人发现他一世英名中的这一丝丝小污点。

  也幸亏他的身份是密探,到处寻寻觅觅本是工作,因此即便行为鬼祟了些、举止诡异了点,刘伯温还是没发现他的异样,只当他正努力在执行任务。

  不过,他到底要跟踪她到几时啊?

  心里着实没个底,很想停了这烦人的举动,但……终究想想便罢!他还是日夜跟在她身后,眼里看着、耳朵听着、心里想着,满满都是她。

  然后,越跟他越不懂,她是吃错了什么药,天马行空的想像里,十之八九都是坏事,好像那些快乐、幸福都被送进娘舅家里了。

  比如这一日,岳妗粼又被母亲唤出去向镇里唯一的大夫赊药。

  她当然不会白要人家的东西,因此又带着弓箭上山,企图打些猎物去换药。

  她的箭术真的不错,很快就打了两只鸟,还是“一箭双雕”。

  本来,满载而归是喜事,岂料她竟愁容满面?

  “正所谓,塞翁失马、焉知非福,塞翁得马、焉知非祸。我运气突然这么好,会不会有问题啊?”

  关靳封一听,差点昏倒。

  “运气好就代表你福泽够,还会有什么问题啊?”差点破口大骂,因为那两只鸟是他帮她射下来的。

  不过既然她担心,为了让她明白什么叫运气来了,城墙也挡不住,他索性再敲晕两只野兔,拎到山路边等着。

  不多时、岳妗粼已扛了鸟,又捆了一些柴,准备下山去换药。

  关靳封躲在草丛里,等她走过身边立即将两只野兔摇醒,推向山径。

  甫清醒的野兔像喝醉酒似摇摇晃晃地走向她,咚地,撞到她的腿,又昏了。

  岳妗粼目瞪口呆看着两只“自投罗网”的兔子。

  “这是不是叫‘守株待兔’?”不对,她啥事也没做,所以这只能说是上天的恩赐。

  可是——

  “无功不受禄,我什么事也没做,可以收这样的大礼吗?”她迟疑着。

  关靳封差点吐血兼抓狂。

  东西给你就是你的了,想这么多做什么?快把兔子捉起来啊!他在心里喊。

  幸好岳妗粼还不算太笨,终是弯腰拎起了野兔。

  “谢天谢地,朽木总算开窍了。”关靳封才松下一口气。

  她又道:“既是天赐之物,不如就捐给菩萨吧!不对,菩萨吃素,那捐给谁呢?”边走,她边咕哝不停。

  他两颗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。你不是最喜欢吃兔肉,就捐给你的五脏庙不就得了?想那么多做什么!

  她忽尔一拍手。“啊!有了,我可以将它们放生,也算功德一件。”

  他倒地抽搐,明白了一件事。

  要讨好她,真的很难很难——

  岳妗粼今年十四,已经是可以出嫁的闺女了,不过因为岳母要求过高,加上她本身又对出嫁没啥儿兴趣,因此婚姻大事便一直耽搁下来了。

  其实岳夫人的要求也很正常;她夫婿体弱,儿子又是个肩不能挑、手不能提的书生,虽家有薄产,两个女人也无法妥善经营,因此希望将来的女婿能为岳家多出点力,好好孝顺一下岳父、岳母。

  可是,你女儿嫁到别人家里,无法全心为婆家尽力就算了,反要人家儿子照顾娘家,这样的要求,有多少人愿意?

  加上岳妗粼又非国色天香的大美人,虽不丑,但满脑袋奇异的想法,常教人啼笑皆非,在发财村内自是乏人问津。

  直到近几个月,她好像服了仙药,整个人无端端闪亮了起来,才开始又有媒婆踏上岳家大门。

  “娘……张大婶!”媒婆二度上门了耶!岳妗粼怀疑哪家公子这么有勇气,敢来挑战她娘亲的底限。不过她不担心,反正没人斗得赢娘,微笑打完招呼,她回厨房做饭去。

  张大婶瞧了眼岳妗粼容光焕发的模样,轻咋舌。“大娘好福有个这么标致的闺女。”以前怎么没发觉,原来岳妗粼精神饱满、浅笑盈盈的时候,瞧起来真是挺可爱的。

  岳夫人不置可否地笑了下,其实女孩子只要好好调养,要养得珠圆玉润有何难?

  不过之前家贫,没什么好东西吃,岳妗粼才会显得面黄肌瘦。近一个月以来,他们打猎、捕鱼、下田都有大收获,吃得好,女儿自然健康漂亮。

  但就因为女儿漂亮了,她才更不愿随便将女儿嫁出去。

  “张大婶,客套话对我是没用的,你知道我的要求,那姓……李、刘、还是王?随便啦,反正只要那位公子答应将来照顾我们两老,他随时可以来娶亲,否则就甭谈了。”

  “是金公子,隔壁街卖猪肉的金家三公子,他愿意入赘。”

  “但我们家已经养不起第五张嘴了。”照岳夫人的意思,女儿是要出嫁的,将来衣食都不必她来操心,而且又能多个女婿来帮忙做事,多好啊!

  “岳大娘,你总不能啥事儿都要挑便宜的占吧?”

  “问题是,我偏要。”要说这世上有真小人和伪君子之分,岳夫人无疑是个真正的小人,而且,她还承认得非常理直气壮。

  张大婶气红了脸。“你以为你女儿是宝吗?态度这么嚣张,我保证她绝对嫁不出去。”

  “那也无所谓,反正妗粼会干活儿,留在家里帮忙更好。”

  “你这、这……简直是在糟蹋一个好姑娘。”

  “她是我女儿,我爱怎样就怎样,你管我!”半讽半撵的,岳夫人将张大婶给赶了出去。

  临出大门前,张大婶还不忘回头喊。“以后你女儿嫁不出去,变成一个老姑娘,那全是你的错”

  “去!”踢出讨厌鬼,岳夫人关上大门。“变成老姑娘又怎么样?老娘就是不爽把辛苦养大的女儿送人使唤去,又不是说一定会过得好,还不如留在家里。”

  岳妗粼躲在厨房里偷笑。岳家其实不大,大厅后,隔着一间睡房就是厨房了,加上岳夫人是有名的大嗓门,她在大厅吼,甭说厨房听得见,走到最远的茅厕也避不开响雷轰耳。

  她听见母亲赶走媒婆,心里想着,要辩歪理,这世上早没人辩得赢了不起的岳夫人;偏张大婶爱采触霉头,怨得了谁?

  “妗粼。”岳夫人走到厨房门口唤人。“动作快一点,你爹爹、哥哥要吃饭了。”

  “哦!”她点头,加快动作生火煮饭。

  “还有,柴火快没了,我让你去拾,拾了吗?”

  “我明天……咦?”岳妗粼一转头,呆望着高耸的柴堆。记得她还没去拾啊!怎么……已经堆满了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