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三十


  李成桂本来颇忌惮刘伯温的话,怕他抓住他的妻女,他只能任其予取予求。但关靳封的一番誓言却教他心头感动,再看岳妗粼对关靳封死心塌地的模样,他长叹一声。“也罢,我认输了,你们爱怎样就怎样吧!”千里追妻,终究是一场空,他生命中最重视的两名女子还是离开了他身边,这一瞬间,他像是老了十岁。

  “爹。”岳妗粼不忍地唤了声。

  李成桂望着她,眼眶含泪。“乖女儿,你一定要幸福。”

  “我会的。”她紧偎着夫婿,娇颜上犹存着一丝方成新妇的喜悦。

  女大不中留啊!李成桂万分感慨地转望岳夫人。曾经,她是他最爱的女人,如今犹是;可惜,她再也不属于他了。

  岳夫人刻意不看他,只紧攀着岳老爹的手。

  岳老爹轻轻拍了她一下,再抬眼,望着李成桂的目光是无比凌厉。“我也许永远无法成就你那样的功业,但我这一生只会爱梦蝶一人,绝不亏负于她。”

  岳夫人浑身一颤,两行清泪滑下脸庞。她这一生都在追求独一无二的爱,在离开李成桂后,她真的很恨,她怨天、怨地、更怨李成桂负心薄情。但她遇到了岳老爹,一个虽然没有高强武艺、万贯家财,却至情至性的男人,他用最真的心怜惜她,化解了她满心的仇怨,终于,她蜕变为一个幸福的小女人。

  或许,在别人眼中,这样的选择是傻的,但“得成比目何辞死、愿做鸳鸯不羡仙”;这一生,她只要一个男人的爱、也只爱他一人。

  李成桂垂头丧气地走了,再不甘心也得认了,因为岳夫人和岳妗粼的心都不在他身上。

  关靳封突然唤住他的脚步。“岳父大人,可以请教你一个问题吗?为什么不管岳母和妗粼如何躲避、改变容貌,你都有办法找到她们?”这也是所有人心头的疑问。

  李成桂回眸望了岳夫人一眼。“梦蝶的爷爷吧!就你们中原人来说,他是个世外高人,研究过很多东西,像转换容貌的药、和吃了身体会变香的东西。”

  “天香散?”岳夫人惊盲。

  李成桂点头。“我记得你说过,初生小孩给他连吃一年,大人吃上三年,此后,连流出的汗都是香的,就算断药,香气不复服药时的浓烈,那余味儿仍会缭绕周身,一生不绝。于是我训练了一批狗,让它们闻天香散的味道,再命人带着狗,天南地北追寻,终于给我找到了人。”

  敢情岳夫人母女一路浪迹天涯,怎么也摆脱不了追兵全是自己招惹的?

  一瞬间,岳夫人和岳妗粼直恨得差点撞墙——

  三日后,服下还颜丹的岳夫人和岳妗粼都恢复了本来面目。

  关靳封看着岳夫人,风眼朱唇、柳眉如画,终于了解十余年前,她为何被称为武林第一美人了。

  那股子迷人风韵,连岳妗粼都比之不过。

  也因此,岳妗粼显得垂头丧气。想不到她的真实容颜比之服下美颜丹时,还有着一段距离。

  她仍然很美,却非三日前那种出尘脱俗的绝代娇艳。真正的她除了遗传自母亲的精致五官外,亦传承了父亲的俊伟,眉目间一股淡淡的英气冲淡了柔媚艳色;代之面起的是平易近人的可亲气质。

  但她清楚记得,关靳封是如何迷恋着她的脱俗之美,因此很担心真实的自己不获宠爱。

  他下朝回来,发现她的诡异,忧心地问道:“妗粼,听说你今天没吃午饭,怎么了?不舒服吗?”

  她摇头。

  “心情不好?”

  她又摇头。

  “有人欺负你?”

  她还是摇头。

  他再也忍不住问。“既然什么事都没有,你干嘛不吃饭?”

  她抬眸,直勾勾地望着他,一声不吭。

  他被她睡得额冒冷汗,不晓得他宝贝的娘子大人心头又浮起什么诡异想法了。“今日天气晴朗,鸟语花香,应该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吧?”

  “有。”她哀怨一倾首。‘我快成弃妇了。”

  很好,她的杞人忧天又发作了。不过没关系,他见识多,也习惯了。“胡说,我如此深爱着你,你怎会成为弃妇?除非你移情别恋,爱上别人?”应付这种情况的第一招:先下手为强。

  “我才不会爱上别人,是关哥哥你不要我了。”说着说着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

  “傻瓜,我怎会不要你呢?这世上除了你,任何女人我都看不上眼,一生一世,我都只会要你一人。”第二招:指天咒誓。

  “真的?就算我变丑了,你也不会变心?”

  “当然。况且,你哪里丑了?我瞧你美得紧,放眼全京城,根本没一个女人能比得过你。”第三招:甜言蜜语。

  “可是……比起三天前,我是丑多了,你真的不介意吗?”她的态度终于软化。

  “会吗?但我挺喜欢你现在的模样耶!”他嘻笑地靠近,搂住她的腰。“不管是你在发财村里的村姑扮相、还是服下美颜丹后的清丽绝尘、乃至于如今的娇憨可人,不都是你,我可爱的小妻子?在我的心目中,你就是你,不管外貌如何改变,我爱的就是岳妗粼这个人,不是那副臭皮囊。”

  他真挚的告白让她感动得泪泛于颊,纤手紧搂他的腰杆。“我也喜欢你,关哥哥,打从发财村东面山林的溪边一见,我就没忘记过你,日夜梦里都是你。”语气是无比的娇柔。

  “妗粼!”他开心地吻起她的小嘴。“我真……慢着,我们是在溪边初遇的吗?”那时候她不是昏了吗?为什么……

  “啊!”她尴尬地掩住嘴。“我什么也没看到啦!”说完,快跑;摆明了,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  “妗粼,你站住。”他一张俊脸烧出火花。“你怎么会知道那件事?”

  她又不是白痴,刘伯温将他在发财村对她的暗中帮助说了后,她思前想后,再对照梦中男人的背影与他的身形,很快便将事情想了个透彻。

  不过据闻他脸皮特薄,因此她一直藏在心里不说,谁晓得今朝不小心脱口而出,看他羞得想撞墙,她真是……“呵呵呵……”觉得好好笑啊!

  “妗粼——”

  “人家不晓得啦!”

  “你回来把话说清楚。”

  “不要!”

  真是欢喜冤家、欢喜结缘啊!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