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二十九


  “夫人,你别这么生气,小心气坏身子。”温柔男子是病体己愈的岳老爹,经过适当的调养,他已摆脱软弱无能的病容,回复原本斯文儒雅的书生样。

  “是啊,娘,要嫁人的是妹妹,她要嫁,谁也挡不了,她不嫁,任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劝不住。咱们就让妹妹自己说嘛!”岳观云安抚完这边,又劝那边。这一路上,他们已经吵到开打两回了,弄到他这个不管事的书生汉都受不了,出面调停,偏两位当事者的火气仍如炮弹那么冲。

  四个人你推我挤地进了内堂。

  “各位终于来了。”刘伯温已站在穿廊上等着迎人。“可惜诸位来晚一步,酒宴已经散了。”

  那被称为李成桂的中年男子一个箭步冲过去,揪住刘伯温衣领。“你竟敢设计我女儿随便嫁人!”

  “李将军误会了,令嫒与关禁卫乃两情相悦,共结连理,何来随便之说?”刘伯温轻轻一拨,李成桂退了一步。

  “早听说大明国师非常人,今日一见,本将军算是开了眼界。”李成桂沉下脸色。

  “将军过奖了。”

  “但不管你是神是鬼,本将军今日誓要带回自己妻女,谁敢拦阻,便是与我为敌。”李成桂面露狰狞,一时间气氛紧绷,一触即发。

  “对不起,爹。”适时,新房门打开,一对新人走了出来。男俊女俏,活脱脱是天生佳偶。

  岳妗粼先向刘伯温、娘亲、继父、大哥见过礼,才转向李成桂。“我已嫁关哥哥为妻,此生是他的人了,我不会跟你回去的。”

  女儿坚持的语气跟她娘亲一个样,让李成桂心头一阵发苦。

  “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功成名就、有权有势,必可让你们母女俩过好日子;你们偏不要,硬要跟着一些没出息的人受苦。我若不是探听到你们在发财村里的生活,也不知你们竟穷得三餐不继,我好心来接你们,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”

  “我们没有三餐不继。”岳夫人坚辞反驳。“我们在村里的生活也许不是很富裕,却非常快活。”

  “胡扯,身边没有仆人服侍,凡事得自己动手,吃粗食、着布衣,这种生活有什么好的?”李成桂不信。

  “绝对好过在将军府里受歧视、遭唾骂的日子。”岳妗粼插口。

  “谁敢欺负你们母女?粼儿,你告诉我,我定饶不了他们。”

  岳妗粼垂首不语,岳夫人想起那段时光,只一阵咬牙切齿。“你的妻子、你的儿子、你的亲长,甚至连你身边的人都看不起我们。李成桂,初认识的时候,你说我是你唯一的真爱,我信你;进了李家门,我才知道,你的唯一多如过江之鲫,我不过是你收藏的女人之一,甚至连个正式名分都没有。”

  那年,她十八,天真不识愁滋味,执意仗剑江湖行。一日,遭仇家追赶,误入高丽国,结识当朝权贵李成桂,被他翩翩风采所迷,迅速坠人情网,以为从此有情人终成眷属,谁知,良人早妻妾成群,她其实什么也不是,愤怒之下,黯然离去。

  然而他却寻来,甜言蜜语哄她,倾诉他一生真爱唯她一人,她再度被感动,加上女儿又已被他带走,她遂重返他身边。哪知他的风流没有止境,在她之后,韵事仍然频传,终于,她死心了,宁可带着女儿浪迹天涯,也不愿与他白首。

  天可怜见,后来让她遇到真心人,不计较她的过去,诚心接纳她与女儿。她这才体会狂炽爱恋不一定幸福,平淡的生活亦有快乐踪影,从此,她死心塌地爱着岳老爹,矢志不移。

  “蝶儿,你得体谅我啊!我不是你身边这个乡野村夫,一生甘于守着一栋破屋子;我有千秋霸业在手,我得分心做很多事。没错,我是风流了点,但放眼天下,哪个霸主没有多名红粉知己陪伴身旁?我是没有办法全心全意只对你一人,可我却能给你无尽的荣华富贵,让你永远衣食无忧,这有什么不好?”

  “我不要荣华富贵。李成桂,你以为只要给一个女人华屋美食、金银珠宝就够了吗?对别人也许如此,可我偏不,我不要那些东西,只要一个专心一意对我的夫君。”

  “说到底,你就是嫌我对你不够好。也罢,我答应你,回高丽后,另置一处住所给你,里头一切佣仆、布置皆由你全权负责,你不须再看任何人脸色;而我只要得空,一定伴在你身边,这总行了吧?”

  “你还是不懂,我要的不是那些外在的东西,我要的是你的心、你最真诚的爱。”而这一点,李成桂永远没办法给她,因为他心之所钟的东西太多,一名女子,能分得他千分之一注意,就算恩宠了。

  “我如果不爱你,就不会一得消息,便千里迢迢从高丽赶来接你了。”他是个日理万机的大将军,没办法成天伴随一个女人啊!

  “也许你心里是真的对我有情,但与你的权势富贵、鸿图霸业比起来,我仍然渺小如尘。”她感慨一叹。“但我不是一个肯屈就的女人啊!李成桂,初识时你说过,你最爱我的风骨傲气、敢爱敢恨。没错,这就是我,庄梦蝶,一个一生都不服输的女人,我没有办法跟别人分享你,你懂吗?一件东西,我若不能全占,就宁可不要。”

  李成桂又愤怒、又悲伤。在他身边的女人,没有一个能像庄梦蝶那样闪亮动人,她们敬他、畏他,就是没人敢像她一样爱他,他是真心喜欢她的,为什么他们却无缘白首?

  “好,你执意改嫁,我也无话可说,但粼儿是我女儿,我一定要带她走。”

  “我不要。”岳夫人尚未答话,岳妗粼已抢口截断。“我已经嫁给关哥哥,此后一生都是他的人了,我不要回高丽。”

  “胡扯,你们中原人不是一向最讲究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吗?一段没得到长辈同意的姻缘,根本不算数。”李成桂执意要回女儿。

  “问题是,我同意他们成亲。”岳夫人插嘴。

  “老夫即是大媒。”刘伯温续道。

  李成桂怒眼横向刘伯温。“大国师,我不知道你坚持趟这浑水意欲为何?但为了大明与我高丽间的交好,希望你不要再插手我们父女间的事。”

  “李将军,老夫相信,你是担心妗粼受苦,才非要带她回国不可。但老夫可以向你保证,关禁卫不仅人品一流,更是我朝圣主跟前最受宠的人,前途不可限量,定能带给妗粼一生幸福。”刘伯温语多玄机。“况且,老夫已收妗粼为干孙女儿,在这里,若有人敢欺负妗粼,老夫定不与他善罢甘休,倘若这样李将军仍不放心,老夫更可奏请圣上赐婚,恩典她半副鸾车、风风光光地出阁,让全天下人都欣羡她的福气,如此,李将军总可安心了吧?”

  这时,关靳封终于知道,刘伯温设计他和岳妗粼成亲是为什么了。

  一直以来,大明与高丽间的关系都是时好时坏,而李成挂是高丽有名的大将军,权倾朝野,若能拉拢他,何愁大明与高丽间不能和平共处?

  但李成桂也不是普通人,没那么容易摆平,因此刘伯温才会利用他娶李成桂之女,让李成桂投鼠忌器,不敢再对大明有任何不轨企图。

  姓刘的真是只老谋深算的狐狸。

  而他,关靳封,照理说当配合此计才是。但他说过要保护岳妗粼一生一世,就不能让人随便利用她。

  因此,他插口言道:“我说岳父大人,我不敢夸言有你的本事,可以让妗粼过着无比富贵的生活,但我可以对天发誓,只要我有一口气在,绝不让她受一点苦、流一滴泪,任何人,就算是天王老子,也休想动她一根寒毛。”说时,他还瞪了刘伯温一眼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