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二十六


  她在他身后轻哼了声。“干嘛这么古板?凭我们的关系,还需要顾及这许多的礼节吗?”

  她言者无心、他听者有意,脑海里不自觉又闪过那句话——“师兄,你的腿上也有颗痣耶!”

  唉!为什么他每次都会被她看光光?为什么?他好哀怨。

  一个女人长得美,到底是很倒霉?还是很幸运?

  别人的答案如何不知道,但若问岳妗粼,她会说,长得太美很尴尬。

  虽然关靳封说,他是因为之前不晓得女子十四、五岁即可婚配,当她是小孩子,才毫不避嫌,知晓利害关系后,一定要遵守礼节。

  不过她却觉得,一切的变故都起始于她服下美颜丹,一张平凡面孔变得美如天仙,他待她的态度才有了不同。

  也不是说他从此就对她千依百顺、温柔殷勤,或者转成厌恶驱赶、百般挑剔。

  事实上,他还是和以前一样,该叫她做事的时候,他放手让她去做;传授武艺时,他毫不放松;最紧要关头时,他会保护她、照顾她……这些都没变。

  唯一的不同是,他的举止变得极端有礼,好像……她是圣洁无瑕的白云,而他是污秽卑下的烂泥,他丝毫碰她不得。

  他瞧着她的眼神里,常常燃着炽烈如火的光彩,然而,在她羞怯反应或纳闷回问时,却又变成自我唾弃。

  天哪,她都不知道一张脸的影响会这么大,让她……心里好慌。

  现在,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了,像过去那样不对,改变态度又觉奇怪。

  有时候,她被他搞得手足无措,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,再也别出来了。

  但偶尔,她也会因他不同的对待而暗自窃喜,心头涨起温暖的氛围,尤其当他说愿意带她游遍天下时,她真是兴奋得想跳起来。

  她说不出究竟是喜欢从前那样,还是如今这般,只知,她越来越无法正眼瞧他。

  “妗粼,你梳洗好了没?”关靳封的呼唤声在背后响起。

  岳妗粼很清楚瞧见,那张倒映水中的娇颜瞬间转为酷红欲滴。

  “再等一下。”赶快拍冷水,这副羞答答的模样岂能让他看到。

  关靳封又等了一会儿,才道:“妗粼,清晨的溪水很冷,你别洗太久,小心着凉。”

  “噢!”她又拍了些冷水,确定潮红已退,才慌慌忙忙擦干双手、抚平裙上绉褶,奔到他面前。“我好了。”

  关靳封看见她小脸青白,连嘴唇都冻紫了。“瞧你,冻着了吧?”他心疼地解下外衣披在她身上。

  岳妗粼才褪热的脸立刻又烧了起来,手忙脚乱拾起蒙面巾,就想把脸遮起来。无颜见他啊!

  他阻止她。“你不是说天气太热把脸都闷坏了?那就别缠了。到中午前我们都还会在山里绕,要到傍晚才有可能见到人烟,既然遇不到旁人,就不要再蒙面了。”她辛苦、他心疼,何苦来哉?

  重点是,她最不想被他瞧见自己的脸啊!

  然而,这番少女情怀又怎说得清?她支支吾吾地扯着衣袖。“但……不怕一万、就怕万一,若是我爹寻到,那……”

  “不会的。”他对自己的功力还有几分把握。“方圆一里内,有第三者入侵,我都听得见,到时我会要你蒙面,你再……”话到一半,他神色转趋警戒。

  “怎么了?”她也发现了他的不对劲。

  他对她比出一个噤声的手势,然后弯腰贴近地面,倾耳细听。

  半响,他脸色沉重。“快准备,有人骑马过来了。”

  她随即将脸蒙上,转到他身边。“很多人吗?”

  “只有一个。”这也是为什么他不躲,想要会一会对方的原因。

  “噢!”她领首,悄悄地将他送的匕首抽出来,紧握掌中。自从被攻击过一次后,她练武练得更勤,如今,已能在他手下过个十招而不败,相信对付一些宵小之辈应绰绰有余。

  关靳封与岳妗粼静静地等着来人现身。

  不多时,一声马嘶在静寂的山林中响起,一名白发白髯的老年人出现在山道前。

  “刘伯温!”关靳封大吃一惊,暗想:这老家伙怎么来啦?难不成京城出事了?

  “刘先生。”见到他,岳妗粼挺开心的,毕竟,她的继父是跟他一起走的。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刘伯温跃下马匹,年纪虽长,身手却很利落。

  “可教我找到你们了。”他说得劳苦功高似地。

  关靳封却知他的本事。“国师只要掐指一算,还会找不到我们吗?”

  刘伯温不置可否地笑了笑,从来,他的慈颜善目都能引来尊祟与敬畏,却独独对关靳封不管用。

  关靳封的阅历虽不如他深,却有很灵敏的直觉与洞悉力,他很清楚什么人可以相信、什么人得小心防范,因此对他从不假辞色。

  不过这反而让他更欣赏关靳封,尽管关靳封还是不够精明到能看穿他所有的心思,但凭他的资质,假以时日必青出于蓝、更胜于蓝。

  “刘先生急着找我们有事吗?难道……”岳妗粼忧道。“是不是爹的病起变化了?”

  “岳老爹倒没事,不过你亲生爹爹找上门了。”刘伯温说。“他正待在我位于京城的府邸中。”

  “什么?”关靳封与岳妗粼面面相觑。原以为他们已瞒过他了,想不到他已赶先一步到达京城,还找到了地盘上。

  “那我娘呢?”岳妗粼急问。

  “我来,就是为了传达岳夫人的意思,她希望你们即刻成亲。”刘伯温道。

  关靳封和岳妗粼不约而同呆了。

  “为何要如此赶?’他是有意娶岳妗粼,但也不急在一时吧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