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二十五


  然,岳妗粼不知他心思,尽是傻傻地痴望着他。

  他本来就坐立不安,又被她这样凝视,简直成了热锅上的蚂蚁。

  偏偏,他又不好意思问她为何呆看他看得目不转睛,只好假装忙碌烤鱼。

  半个时辰过去,鱼烤好,他递了一尾给她。

  她没接,看他看得呆了。

  他终于忍不住。“吃饭了,妗粼,光看我是不会饱的。”

  “唉!”她幽幽地叹了口气。

  他机伶伶地打了个寒颤,只觉她语声娇吟婉转,甜腻入骨;其实她的声音根本没变,不过只是那张美丽的面孔效果太大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他低问。

  她轻轻地瞟了他一眼。“师兄,原来你腿上也有颗痣,跟我梦中那个赤裸的男人一样呢!”

  轰地一声,关靳封觉得有人一棒子打上他脑门,瞬间,金星四射,他什么也无法思、无法想了。

  “妗粼,你好了没?该赶路了。”关靳封在走廊上喊,连敲一下她的房门都不曾。

  岳妗粼悄悄皱起眉头。过去,他都会敲门进来的,偏这两天避她避得紧,不仅不靠近她,连跟神都闪着她。

  他们不是师兄妹吗?论关系,也当是亲密的,然而,他却刻意拉远距离。

  她不晓得自己是不是不小心得罪了他,心头郁闷地搁着一块大石。

  愁眉不展地,她打开门,走到他面前。

  他跟角瞥了她一下,跳起来。“你今天怎么没有蒙面?”

  “太热了,我脸上都闷得长出疹子啦!”她指着隐泛红点的娇颜,清楚地听见他的吸气声。

  他狼狈地退了两步,察觉心跳又开始失控。

  女人长得太美实在麻烦,教人瞧了就心头火热,偏偏她美得圣洁无瑕,害他每次望着她,都忍不住一边赞叹世间竟有此佳人、一边羞惭自己的好色肤浅玷污了仙子的灵性。

  他的闪避让她一阵心痛,讷讷地低下头。

  “师兄,你是不是很讨厌我?”

  他大吃一惊。“何来此说法?”

  “要不,你怎么避我如妖魔鬼怪?”声音里含着浓浓的伤痛。

  他顿感心疼。“我不是避你,只是……男女授受不亲。孤男寡女,为免瓜田李下之嫌,实在不宜太过接近。”

  “但在发财村时,你就不会这样。”她还记得他对她的怜惜,比之爹、娘、兄长更甚。

  “那时你还小。’

  “师兄。’她含嗔带怨地睨着他。“咱们认识到现在也不过半年余,我半年前小,现在就算大吗?”

  “我、我以前以为十四、五岁的女孩不过是半大不小的娃儿,后来才知道……都已经大到可以嫁人生小孩了,所以……刻意避着,怕人说你闲话啊!”明知她无意,但她那眼神就是让他心底情火漫烧,脑门发热。

  “发财村里也有十三岁的新嫁娘,你不知道吗?”他现在才来说这种话,她实在无法接受。

  “我是不晓得。而且……过去,我见过的女子也没这么小就成亲的。”说到底,关靳封也是糊涂的,见身旁江湖女侠、名嫒闺秀多是十七、八才成亲,便以为天下女子当如是,不知有些更小的,只要有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照样可以成亲。

  “怎么可能?’像她,十二岁起就有媒人上门说亲了,若非娘亲挡着,恐怕她早巳儿女成群。

  “四川有个唐门,以使暗器和毒药名动江湖,我曾参加唐九小姐的婚礼,她出阁时正满二十六。”至今,他依然记得唐九的绝代风华,那是经过一番岁月洗练,才显现得出来的。

  当然,以岳妗粼此时此刻的容颜,是比唐九更美上百倍,但含苞的嫩蕊和艳放的花朵是两种不同典型的娇妍,很难一并论之。

  “二十六!”她惊呼。“那都已成老姑娘了。”在发财村里,超过十八岁的姑娘便已乏人问津,她无法想像有女子会到二十六岁才嫁人。

  他低言。“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。”

  她顿觉自己的见识浅薄。“我真是很无知,对不对?”

  “你还小。”他安慰她。

  她轻笑出声。“师兄一会儿说我大,一会儿说我小,那我到底是大?还是小?”

  他一时不好意思起来。

  半响,她喟叹。“我也好想看看这广大世界。”

  他难得冲动,脱口而出。“有机会,我就带你五湖四海到处游历。”

  霎时,她双眸发亮。“真的?”

  他立时又后悔了。带着一个小小的丫头片子能赏玩什么东西?过去,他的愿望是寻一位成熟聪慧的女子,一起看遍这大干世界。她必须要有足够的见识、充分的胆量和好奇的心灵,如此方能与他夫唱妇随,携手终生。

  岳妗粼一直不在他的理想范围中,她太小,十五岁,几乎比他年轻了一半岁数,当他五十时,她才三十八,这要如何白首偕老?

  然而,逃命这段时间经历的点点滴滴掠过心头,他想起她的知足惜福,从未抱怨过生活的颠沛流离,每日快快活活地跟随他东奔西跑,对于新知识她比谁都好奇、也学得快;除了年纪,他挑不出她任何一点毛病,到现在,她的青春不知愁反而带给他更乐趣。

  甚至,被迫缉时,他觉得自己可以付出生命来守护她。

  想想,活到这么大,也只有她能带给他这许多的震撼,彻底颠覆了他的生命,教他一见,便再难放手。

  “真的。”终于,他允诺。“只要你爹娘同意,我愿带你游遍天下。”

  “师兄,你真好。”她欢呼,想要牵他的手。

  他躲掉了。“但不是现在,非亲非故、没名没分的,我们还是得避嫌。”边说,他边往外走,看似冷酷,实则,赤红的耳朵泄漏了他的心事。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