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二十四


  但他仍决定维持原意,先迎向黑色弹丸,再于最后一刻收手,制造他俩已丧身火器下的假象。最后,携着岳妗粼逃之夭夭。

  计划进行得颇为顺利,他们顺利摆脱追缉,只除了一点他没预料到,那就是——火器的威力比他预估的还大了些。

  不过他们都没有受伤,只是被弹震进一处烂泥潭中,惹来了一身恶臭。

  “呸呸呸——”关靳封吐出满口烂泥的同时,不忘问候一道落难的同伴。“妗粼,你还好吧?”

  “唔!”她摇头、点头,正忙着抹去满头满脸的烂泥,暂时没空回话。

  关靳封瞧她变成一尊黑抹抹的泥人,忍不住笑。“别忙了,你全身上下都是泥,再怎么拍也是弄不干挣的。”说着,他带她游出泥潭。

  她苦着一张脸。“好臭。”

  “咱们先找个小湖、溪流什么的,洗干挣吧!”幸好两人露宿山林的经验颇为丰富,因此在野外寻找水源难不倒他们。

  岳妗粼跟着他,边走、边反胃。“那味道弄得我好想吐。”

  关靳封皱皱鼻子。“我也是。”

  “师兄,你想,他们还会追过来吗?”

  “我们都做了这么大的牺牲了,你爹要还不死心,定要追人,也没辙了。”

  岳妗粼轻叹一声。“他那个人就是听不得人拒绝,非要事事都顺他的意不可。”

  关靳封沉吟了一下。“你那个爹果非常人。”岳氏母女躲得如此严密,他都能找得到,首先,必得具备一流的能力与财势。

  其二,他若没听错,夜风中传来的那句话带着异族腔调,她爹可能不是中原人。外来人竟能在中原如此横行,他背后的势力……关靳封光想都觉得头皮发麻。

  “我娘也常这么说,所以……”话到一半,她双目一亮。“是水声。”

  “没错,而且很大。”他也很兴奋,这辈子从没因为可以洗澡而这么开心过,实在是这一身烂泥太臭了。

  他带着她跃过一座矮坡后,发现一处瀑布,不是很大,但绝对够洗掉他们满身的肮脏。

  而且更好的是,瀑布下的水潭被一块天然巨石一分为二,正可让他俩一人占据一边,洗它个痛快,又不必担心男女之防的问题。

  “妗粼,你在这边洗,我过去另外一边。”

  “噢!”她痴痴地点头,眼里只剩下水,没有其他了。

  关靳封离开她,一个翻身跃过巨石,到达水潭另一侧。

  清澈的潭水明亮如镜,偶尔还可见到几尾小鱼在水里嬉戏。

  关靳封忍不住心头的欢欣,马上就脱去全身的衣衫,跳进水里。

  “哇!”沁凉的潭水涤去满身污泥,整个人好像也重获新生。

  他喜不自胜地将脑袋也埋进水中,觉得潭水带走鼻间恶臭的同时,一股清新之气渗进体内,多日来的奔波操劳一时散尽。

  江湖儿女,五湖四海任逍遥,其实不是那么在意有没有每天洗澡,以前,关靳封闯荡武林的时候,也常常十天、半个月才得以净身一次,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。

  及后进庙堂,优渥的日子过久了,身子变得娇贵,两、三天没洗就觉得不对劲,浑身像有虫在咬。

  这回带着岳妗粼回京的一路上也是,她洗,他跟着洗;偶尔进了客栈,两个人还会争着叫小二准备热水呢!

  想起这一趟的欢乐与辛劳,心头不期然漾满甜蜜的心情;多一个人的旅行虽然少了自由,却多出一份圆满。

  吃到好吃的东西有人分享、见到美丽的景色有人共赏,有人伴着自己一起笑、一起逃命……这些对关靳封而言,都是新奇的体验。

  而他,一点都不讨厌,反而欢喜得紧。

  他想,他是喜欢她的陪伴的,只不知她作何感想?

  “师兄、师兄……”忽尔,一个悠悠恍恍的声音钻进耳畔。

  关靳封不确定是否真的听见有人在叫他,因为他整个头都埋在水里。

  再加上,他和岳妗粼都是为了洗澡才到潭边,既然彼此都不方便,她应该不会那么不识相、选在此时唤人才是。

  所以他没有反应,兀自洗头洗得快活。

  然而,那唤声却绵绵密密、始终不绝。

  “师兄、师兄、师兄……”

  终于,他忍不住抬起头。“妗粼,是你吗?”这一仰望,他瞬间呆滞。

  岳妗粼的脑袋正在巨石边探来探去,不知瞧了多久。

  “妗粼,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?还不快退回去?”他迅速转过身子背对她。

  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我生了火,你要不要顺便把衣服也拿过来一起烤干?”他们的行李都在马车上,方才慌忙逃命时忘了拿,此刻只有一套衣服蔽身,若不赶快将衣服洗净、烘干,待会儿洗完澡就没衣服穿了。

  “你烤你自己的吧!我可以用内力将衣服烘干。”他说,语气十足尴尬。

  原来武功还有这等妙用!受教、受教。

  岳妗粼缩回头前,又好奇地瞟了他的背影一眼。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然后,她歪着头,径自烤衣服去了。

  关靳封这才松下一口气,匆匆忙忙洗净身体,连同衣服一起冲得干干净净,运足内力烘干。

  接着,他又捉了几尾鱼,宰杀干净,这才走到另一边与她会合。

  “今晚咱们就吃烤鱼吧!”他眼神游移着,没敢直视她。

  此时,岳妗粼已烤干衣服穿戴妥当,不过一头湿淋淋的乌发依然垂披肩头,衬着一张美丽的小脸娇妍无双。

  关靳封扔了一条巾子给她。“把头发擦干,小心着凉了。”他还是不大好意思看她,总觉得她这张因美颜丹的神效而亮丽夺目的脸,不只娇美,更是出尘脱俗,隐隐有股神圣不可侵的味道。

  她的美丽是不属于这个尘世的,因此,任何人,不论男人、女人,多瞧她一眼都是一种亵渎。

  这实在是很伤脑筋,毕竟,他们还有好几天的旅程得走,这期间,他们日夜都在一起,而他却连看她一眼都感到罪恶,如此相处下来,他只觉自己快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了。

  “唔!”他良心痛。仙女该是深居在那桃源仙境里,纯洁无瑕、不受尘世污染的;可瞧他对她做了什么?他在她面前杀人、宽衣解带,让她看尽可怕的东西,他好懒愧。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