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二十三


  那粱家庄看来是待不得了,因此关靳封抱着岳妗粼朝着反方向的山林问奔去。

  窜上山道,密林蔽天,伸手不见五指,黑暗成了他们最好的护身符。

  岳妗粼松下一口气。“好险,差一点就上当了。”

  关靳封却不敢大意。“且慢松懈,还不知道对方部署了多少人马追我们呢!”说着,他精利的眼神锁向她,不解她亲爹是何方神圣,竟有此本事不被岳家母女千变万化的容颜所惑,直探真相。

  “妗粼,你可以告诉我你父亲的真实身份吗?”虽无意刺探她的隐私,但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,他实在不想被一个不知是圆是扁的人追逐得像只过街老鼠。

  ”这……我也不知该如何形容他的身份,嗯……一言以蔽之,他是位一人之下、万人之上的人物。”

  那不是皇亲国戚、就是一品官员了,但本朝的人皆识他关靳封乃当今圣上最恩宠的人物,岂敢随意得罪?

  再加上一个大明国师刘伯温,就算对方追回叛逃妻女有理,也该衡量一下,是否敌得过他和刘伯温联手。

  偏对方步步进逼,毫不将关靳封与刘伯温两块招牌放在眼里,不免令人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才敢与天作对?

  “看来我们要尽快回京,不能再有所耽搁了。”关靳封决定日夜赶路,凡事等回到京城再说。

  毕竟,在他的地头上,要有什么风风雨雨,他处理起来也顺手些。

  “好是好,不过……我们走得了吗?”她的忧虑症状又发。“我觉得追过来的人好像越来越多了耶!”

  “没关系,那脚步声并没有更加靠近的趋势。”这也表示,那些追兵的轻功不如他们,不必担心。

  “噢!”她才放下一点点心——“哇!”身子突然被关靳封抱起,猛地拔高三丈。

  “该死。”他低咒一声,没想到林子里居然被安了机关,一张网子由底下罩了上来。

  关靳封一口气提到极限,身形再抽高半丈。

  然而,利用机械弹起的网子却升得比他快多了。

  眼看着网子就要罩住两人身躯,岳妗粼突然抖手丢出一颗火磷弹。

  轰地一声,网子连同底下的座台在一声巨响后,陷入一片火海。

  关靳封佩服地瞪大了眼,歧山一派的人果然个个身怀异宝。但他还来不及夸她两句,另一个危机紧随而起。

  “那个人不是你爹吗?”竟然布下如此凶狠的天罗地网对付自己的女儿,他算是见识到了。

  “是啊!”她看着四面包抄的竹架及紧随其后的四名剑客,脸都白了。“但据娘的说法,老爹是那种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的人。”

  简而言之,只要逮到她,就算让她受一点点伤,她家老爹也不会介意。关靳封快昏倒了。

  “你有办法对付一边敌人吗?”他一个人要顾及四方,有些吃力,她若能帮点忙,他会轻松许多。

  她的唇在抖,即使已习武数月,一套拳也打得虎虎生风,但终究缺少实战经验,还是会害怕。

  不过不能把所有重担都放在他一人身上,因此她蚊足勇气。“我试试。”

  他自靴中抽出一把匕首交给她。“小心一点,等我处理完其他三边,立刻过去帮你。”

  她用力咽下一口唾沫,接过匕首。“你也小心。”

  他颔首,右掌往腰间一拍,一抹亮晃晃的银色匹练自虚空中展现。

  也没看他有什么大动作,单单手腕一抖,银剑挥洒迅如闪电,遗下的光辉凝成一朵九品莲花浮开黑幕中,须臾消散。

  关靳封是故意的,先来点下马威,让己方占尽优势。

  岳妗粼眼角瞥见银光的残点,这才知道什么叫高手。

  而同时,她也发现对手眼底潜藏的恐惧。

  ”也对!”想想,要迎战如关靳封那般了不起的敌人,任谁都会紧张;而这不啻给了她一个反击的大好机会。

  毫不迟疑,她挺身前进,匕首挥下,原本准备用来囚困她和关靳封的竹架应声断成两半。

  “原来是柄削铁如泥的宝刃。”利器在手,她胆气更威,结结实实的一式“天外翔风”砍向剑客。

  比武过招,除了真正比功夫外,就是比气势,谁的气势强,便能占上风。

  岳妗粼的功夫虽称不上高明,但敢打敢拼,那剑客一时之间给她攻得手足无措。

  待得剑客发现她并非真正的高手,不过是凭着一点豪气在打时,他奋起精神,力求反击,却已来不及。

  “休得猖狂。”关靳封收拾掉最后一名对手,过来驰援了。

  “师兄。”岳妗粼大喜。

  “干得好,妗粼,现在交给我了。”关靳封右手挥剑挡住剑客攻击,左手拉过岳妗粼护向身后。

  “嗯!”她兴奋得双眸水亮,没想过自己真有与人过招的一天,而且没有输。

  “可恶。”剑客不甘被看轻,猛然收剑,倒退三尺,手底翻出一颗黑色弹丸射向关靳封与岳妗粼。

  关靳封本欲以银剑拨开迎面袭来的暗器,夜风中,却突然传来一声:“住手。”浑厚而低沉的嗓音,充满惊惶。

  关靳封心头暗凛,在剑尖触及到黑色弹丸前蓦然收手,改抱着岳妗粼迅速后退。

  弹丸在落地时炸开,轰然火光直冲半天高。

  “粼儿!”同时,一名中年男子赶到现场,痴望满目疮痍。“粼儿,我的女儿……”他说话的口音夹带着浓浓的异族腔调。

  “对不起,将军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剑客操着异国语言,为着一时冲动而全身发抖。

  “我说过,不准杀人的——”怒火狂烧,中年男子一掌打飞剑客。

  “将军,未见尸体前,并不能确定小姐已死。”自后赶上来的文士说道。

  中年男子定了下心神。“没错,我女儿没那么容易死的。传令下去,第一队留下,搜索方圆百里,看有没有小姐的消息,其他人跟我上京去。夫人既已随刘伯温进京,妗粼若没死,一定会到京城去找她娘,我们就来个守株待兔。”虽然以他的身份,要进入异国都城有些不妥,但为了寻回妻女,他也管不了了。不过,刘伯温怎会透露此消息给他?不知这大明国师有何计划,他得小心应付才行。

  “是。”文士领命办事去了。

  中年男子径自望着阴暗的夜空叹息。“妗粼,你可千万别死啊!”

  第九章

  让别人误以为他们死了,借以摆脱追兵,正是关靳封的计划。

  其实早在剑客收剑后退时,他心底已高举警戒旗帜。

  及后,夜风中传送过来那句“住手”,证实了他的想法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