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二十二


  “你比妗粼还小一岁?”关靳封不敢相信,这半大女娃儿居然已经快做娘了。“怎么这么小就成亲了?”是听过女子及并已可成亲;但他瞧京缄很多千金小姐都十八、九,甚至二十才出阁,江湖侠女成亲的年纪又更大了,没料到在村庄里完全不同。

  “是啊!”丁小翠青春的面庞上还留着几分稚气。“我是因为娘亲早亡,没人作主,才拖到十四岁成亲,已经算大了,庄里更多十二、三岁就嫁人的。”

  “十二、三岁,那还只是个娃儿啊!”他呆滞。“女孩要真正长大,至少要十八吧!”

  “十八岁已经是老姑娘,没人要啦!”丁小翠说。

  关靳封觉得好像看到老虎飞上天。

  “这位大哥,你家娘子不是也很年轻吗?”无比留恋的语气是冲着岳妗粼来的。丁小翠追过来本就不是为了关靳封,是被岳妗粼所吸引,以为看见了仙女,又捡到一方她遗落的手巾,这才急巴巴地送过来。

  “我们不是那种关系。”尴尬解释的是岳妗粼,她又把脸遮起来了。“关大哥是我师兄,他教我武功。”

  丁小翠陶醉的眼神直盯着她转。“原来仙子姐姐和这位大哥是师兄妹。”

  “仙子姐姐?”这是在指她吗?岳妗粼疑惑。

  “我从来没见过比仙子姐姐更美的女子。”丁小翠的眼神更显热切。“姐姐,你可不可以把帽子脱下,让我再看你一眼?”

  “啊!”她不大喜欢让人瞧见这张丹药制成的脸孔,当然,关靳封是例外。每每,他望着她,眼底翻滚着热切,她都会心跳加速、面红耳赤。

  可面对丁小翠单纯的崇拜,她实在很难拒绝。

  幸好关靳封为她解围。“丁小妹子,不好意思,我们师门有一条规定,未出嫁的姑娘必须蒙面,除了她未来的夫君,谁也不能瞧见她的真面目,所以,妗粼不能在你面前脱下帽子。”

  “这么说来,关大哥就是仙子姐姐未来的夫婿喽?不然,她怎能在你面前显露容貌?但……这样也不对啊!”丁小翠一脸迷惑。“刚才,仙子姐姐明明说,你们不是夫妻关系。”

  “不是夫妻关系,当然就是未婚夫妻啦!”关靳封随口乱掰。

  岳妗粼帽子底下一张脸全红了。与他结成夫妻,她没想过,可听别人讨论,心头却有一股甜蜜蜜的滋味。

  关靳封英俊又有本事,最重要的是,他很疼她,呵护照顾、无微不至。

  而且,他没有一般男人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的观念,只要是她想学的,他又懂,就一定会教她。

  她学得好,他还会赞美她呢!

  以前娘亲就跟她说过:“绝对不要嫁一个看不起你的男人。因为,他若看不起你,就不会尊重你,只会拿你当一个没有心的东西看,伤了你也不在意;只道,已让你吃好、穿好的了,还有什么不满足?”

  殊不知,一个女人要的不只是衣食无忧,心灵上的快活比什么都重要。这也是为什么,她娘亲改嫁岳老爹,尽管衣食不够丰美,却甘之如饴的原因。

  她亲眼瞧见的,继父在病倒前,简直把娘亲捧若心头肉,珍宠得全村人看了都会脸红,所以后来他病倒了,娘亲也愿意真心诚意去侍候,这是互相的。

  “仙子姐姐、仙子姐姐……”岳妗粼想得太入神,没听到丁小翠在唤她,直到关靳封轻拉了下她的手。

  “妗粼,你怎么了?”瞧她恍惚的模样,是不是病啦?有可能,她今天一整天都怪怪的。他执住她的手,把上她的脉。

  “师兄?”她恰巧回神,一肚子疑惑。“你干嘛突然帮我把脉?”

  “我瞧你失神失神的,以为你病了。不过你的脉象很正常,不像生病,是太累吗?”

  她不好意思说在想与他结成夫妻的事,含糊地点头。“嗯,有一点。”

  丁小翠兴奋地插嘴。“关大哥,你是大夫吗?”

  “不,我只看过几本医书,不算大夫。”还是上回帮刘伯温治岳老爹时才瞧的,只称得上是半瓶水。

  “这样也没关系,我家阿山前两天在山上砍柴时,不小心摔了一跤,把腿跌断了;偏偏村里唯一的大夫上省城帮人看病,要七、八天才会回来,我们正烦着不知该如何是好,婆婆要我到山上找找有没有可用的草药,可我哪懂得这许多?忙了一天也没收获,才在溪边稍作休息,不巧遇到关大哥和仙子姐姐,你们可不可以帮帮我?”

  相逢即是有缘,何况,接个骨也不算难事,关靳封与岳妗粼对视一眼,同意了。

  “如果我们帮得上忙的话。”他说。

  “多谢关大哥和仙子姐姐。”丁小翠开心地笑道。

  “你叫我岳姐姐吧!”被人唤作仙子,岳妗粼很不自在。

  “是,仙……岳姐姐。”总觉得这名称一换,彼此间的关系又更亲密了;丁小翠很高兴地领着他们进梁家庄去了。

  关靳封和岳妗粼一踏人梁家庄,便觉得不对劲。

  这是一处外观、人口都与发财村有些相像的村落,因为全村土地皆属于一户梁姓人家所有,其余佃农则赖梁府为生,故称梁家庄。

  如此一个地方,是封闭、但也应是单纯的,不应有龙蛇混杂的现象。

  偏偏一入庄,关靳封和岳妗粼就瞧见两个太阳穴高鼓、双目精光灿灿的高手。

  这样的人物,怎肯屈居为佃农?

  想那岳家老爹和岳夫人,再怎么落魄,家里也有点薄产,不仰他人鼻息,而这里……不对劲、大大地不对劲。

  “师兄!”她不安地偎近他。“那两个人……我似乎见过,好像是……我亲生爹爹的护卫,怎么办?”

  关靳封眉一皱,轻拍她的肩。“别怕,我会应付的。”

  两人不约而同停下脚步。

  走在前头的丁小翠发现他们没跟上来,轻声回问:“关大哥、岳姐姐怎么不走了?”语气一如方才的稚嫩清脆,可惜眸底多了抹老练。

  关靳封没有错过她的异变,大掌搂过岳妗粼,马车也不要了,两人翻身飞起。

  岳妗粼紧倚着他,心儿怦怦跳,但态度倒还算沉静;毕竟从小被迫习惯了,这点小事还不至于令她吓昏过去。

  关靳封身形如电,抱着岳妗粼,一跃半丈远。

  “好身手。”方才在庄门口闲荡的两名高手追出来,果然武艺不凡,关靳封竟甩不脱他们。

  但幸好关靳封的身手亦是不弱,又起步得早,一时倒也不将他们放在眼里。

  这些人竟敢堂堂在梁家庄入口处挑衅,可见早已打点妥当,正等着丁小翠引诱他和岳妗粼人彀。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