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十九


  若是之前的岳妗粼,他或许还拒绝得了,但眼前的绝美少女,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求他,饶是铁汉,也要化为绕指柔。

  只是——“你这符到底是用什么画的,怎么……有股怪味儿?”

  “那本来是要用朱砂画的啦!不过绘符当日,我和大哥翻遍家里也找不到朱砂,恰巧娘宰了一只鸡给爹补身,我们想,反正都是红色的,就拿鸡血代替朱砂来绘喽!”

  原来这上头是干掉的鸡血,难怪这么臭!关靳封快晕了。

  “师兄,那符很灵的,你一定要带妥,千千万万不可以拿下来知道吗?”岳妗粼反复叮咛。

  关靳封拒绝不了,只得为难收下,却暗自作了决定,找个时间一定要扔了它;反正她只说不能拿下来,又没说不能丢。

  快快把符收到看不见的地方,他颇感恶心地擦着手。“好啦!我符也收了,继续赶路吧!”

  “不找水了?”

  “水囊里不是还有水?”

  谢天谢地,他恢复正常了,她开心地扬起了唇。

  这一瞬间,他又被眩花了眼。想想,她变得太美也很麻烦,不知要招惹多少狂蜂浪蝶前来骚扰,一定会影响他们逃难。

  “妗粼,你的容貌太出众了,我怕会出事,你能不能用个什么东西稍微遮一下?”

  她想了一下,取出手绢包住脸。“这样呢?”

  “聊胜于无,到了市集,我再买顶帽子给你吧!”

  “谢谢师兄,那我们走吧!”往京城迈进。

  关靳封和岳妗粼又赶了一段路,进了府城。

  这一趟路上,盯着她瞧的人像天上的星星那么多,尽管她已蒙面,不过就像夜明珠落人泥里,没有眼光的人会当它是垃圾,而匠心独运的人则能很轻易地就认出宝贝,毕竟,夜明珠的光华是不容掩藏的。

  但他没想到慧眼能识宝的人那么多,他们一双眼儿像恶狼般死盯着岳妗粼不放,瞧得他……一颗心莫名烧得滚烫烫。

  真想挖了那些人的眼珠子,可惜王法不容,所以他只能催着她走。

  “走快一点。”几乎是迫不及待的,他拉她进了一间客栈。

  “客倌,住宿还是用饭?”小二过来招呼,话是对着关靳封问,两只眼睛却不时地瞟向岳妗粼,一副要将她拆吃人腹的样子。

  “看什么?”关靳封怒喝一声,忙不迭地把岳妗粼扯向背后护住。“给我一座安静的跨院。”

  岳妗粼在背后轻扯他的衣服。“师兄,两个人住一座跨院,太浪费了。”

  他假装没听到,径对小二发脾气。“还不快去准备?”

  这家伙,要再对岳妗粼流露出兴致勃勃的表情,他保证绝对揍人。

  “是,客倌这边请。”发现关靳封不好惹,小二忙收敛言行。其实岳妗粼整张脸包成那样,岂能瞧得清模样?可就因为瞧不清,才更引人遐思。

  “师兄?”岳妗粼以为关靳封没听见她的话,又唤了声。“我们住普通房就好了。”

  “哼!”他怒哼了声,也不说话,只强拉着她随小二转过长廊,进了西边最幽静的院落。

  眼见关靳封似乎越来越生气了,小二愈加小心地领二人进了房。“客倌里面请,茶水马上就来。”说完,连块赏银都不敢要,匆忙退下。

  小二一走,岳妗粼再也忍不住跳起来。“师兄可知有水当思无水之苦的意思?这是告诉我们,做人应当未雨绸缪,不能因为身上有些银子就胡乱浪费,当心哪天变穷了,连碗粥都没得喝。”

  “你说完了吗?”他没好气。

  “还没。”解下手中,她一张俏脸布满忧虑。“你知不知道,天上有个神明叫雷公,他专劈浪费的人,你这般轻贱银两,万一被他看到,会被劈的,而且……”

  “而且,再多的钱也敌不过你的安危。”他恨恨地截断她的话。

  “你知不知道,打进城以来,多少人对着你那张脸流口水?我若不租个僻静的院落将你藏起来,不多时,全城的男人都要跑来抢你了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?”她不信。“师兄太夸张了。”

  他深吸口气。“你是不清楚自己那张脸有多美吗?”

  “还不就是一张脸!”说真的,自变脸以来,她一直没仔细瞧过自己的脸。

  但这怪她不得,这两天他们一直在荒山野岭中行走,身边既无铜镜,也少了平静水面,如何照清那一张乍变的脸孔?

  “那麻烦你瞧清楚了,再来跟我说。”他把她推到铜镜前。

  “喝!”她倒吸口凉气。“这是谁啊?”

  “你!”他现在开始烦恼,要如何在不惊动四方人们、不招惹麻烦的情况下护送她进京?女人太美是祸端啊!她这张脸要被他之外的第三者瞧见,非引起轩然大波不可!

  “这太离谱了。长成这副德行,我如何出去见人?”语气无比嫌恶。

  “怎么,还不够美吗?”过去瞧她也不像虚荣的女人,怎么吃了一颗美颜丹就全变了,他纳闷。

  她脸上的忧虑更甚。“听说,有美人可以一笑倾城、再笑倾国。我本以为是虚言,可这张脸,活脱脱是倾城倾国的模样嘛!你想想,城倒了、国家灭亡了,我一介小小百姓焉能自保?这太可怕了!”

  他昏倒。

  关靳封自以为见过各式各样的女人。他十几岁就离家闯荡江湖,不多时便扬名武林,自然有不少女侠、闺秀投以倾慕眼神,明示兼暗示愿以身相许。

  及后,进了庙堂,深获圣上恩宠,无数贵族千金、王公佳丽对他爱恋有加,他不想碰,因为她们多数都娇生惯养,脾气比他大多了,他消受不起。

  他真正比较常来往的是风尘女子,听她们唱唱曲儿、弹弹琴,偶尔调笑一番,生活自也逍遥。

  这样算下来,还有什么女人是他没见识过的?

  偏偏,岳妗粼却不能列入其中。

  她虽然比那些江湖女子更能适应颠沛流离的生活,却没有她们的粗俗;她满腹诗书,感激岳观云教得好;可惜,他同时也教了她很多诡异的东西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