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十八


  如今,岳妗粼竟活生生在他面前转变成另一个人,教他如何接受?

  岳妗粼点头。“正是我,师兄,你总算记起来了。”

  他还是无法相信。

  “妗粼,你易容了是不是?我知道你怕被找到,才想彻底改变容貌,但伪装得如此美丽,反而易招人注意,惹出祸事。你还是去把脸洗一洗,我较习惯你原先的容貌。”

  “我没有易容。师兄不信,可以摸摸我的脸,看有无易容痕迹。”

  “好!”

  尽管之前他早摸过她的脸,没发现易容的痕迹;但他总认为,那次是自己大意,这回仔细谨慎些,一定会有所发现。

  然而,当他的手一伸到她面前寸许处,却再也无法前进,好像……如此唐突她是件罪大恶极之事,凡有良心的人皆不屑为之。

  “师兄,你停下来干什么?摸啊!”她催他。

  他当然知道要摸,可手不听话,有什么办法?

  “师兄?”他从不是优柔寡断之人,怎么今天如此奇怪?莫非生病了吗?“师兄,你是不是不舒服?”她一手探向他额头。

  他却像被烫到般猛地跳起来,后退三大步。

  ”你到底怎么了?师兄?”一个不好的念头窜人心头,她面色大变。

  离开发财村后,他二人一路狂奔,只求早一日到达京城,餐风露宿也不介意,当然,偶尔夜眠于长年不见天日的阴暗密林、古刹亦是有的。

  她听人说过,那些地方不太干净,经常有山魑鬼魅进驻。难不成,他是被妖怪缠身,才会突然变了个性?

  ”你……你你……你在这里休息一下,我去找水给你喝。”他慌慌张张,一溜烟跑了个无影无踪。

  “师兄!”岳妗粼因此更加肯定他是撞邪了,毕竟,他从来不曾如此怜惜她。

  也不是说他对她不好,基本上,一起逃难的日子里,他始终居于保护者兼教导者的地位,虽照顾她,却不会过分宠溺。

  他认为,一件事既然两人动手比一人来得快,就一定会找她一起做,绝不会叫她过着四肢不动、饭来张口的日子。

  而她也很喜欢这样的他,本来嘛,她又不是废人,不需要他人事事服侍周到。

  可今天,他居然说要去找水给她喝。且不提他们的水囊里还有水,她又不是不懂武功的千金小姐,邀她一起去找不是更快?

  所以,关靳封一定出问题了。

  “师兄——”

  她急巴巴地追在他身后。

  “你别怕,我有驱魔符,你带着就不必担心妖魔鬼怪缠身了。”

  岳妗粼的异想天开,正发作中。

  对他来说,岳妗粼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?

  在离开发财村前,刘伯温突然问了关靳封这么一句话。

  记得他当时的回答是——师妹。

  当然,在心里,她除了那个身份外,还是他命中的大克星、和可爱的小妹子。

  他两次最丢脸的经验,都是岳妗粼所造成的。虽然她似乎搞不清楚,但他心里就是有个感觉,在她面前,他一定会栽大跟斗。

  照理说,这样一个人的存在,应该会让他恨不得避而远之,老死不相往来才是。

  偏偏,他却和她搅和在一块儿,有着牵扯不清的关系。

  为什么会这样?初始可说他是为了封口才接近她,但如今,他觉得……喜欢她的感觉又多了一些。

  他是家中的独子,从小就没有兄弟姐妹相伴,长大后虽结交了不少朋友,有时仍难免惆怅,而岳妗粼补足了这份缺憾。

  她固执、坚毅,老是杞人忧天、又爱异想天开,真的是个很独特的姑娘。

  他不知不觉就开始照顾她,将她当成妹子了;一直以为如此就已足够,直到刚刚,她突然碰了他——

  他心跳加速、全身火热难耐,竟然……对她起了情欲的遐思!

  老天,她才十四……好吧!再过几天她就十五了,但他已经二十七,与他相比,她无疑是个孩子,他竟对一个孩子起了异心?呜,他不是人,他是畜生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?”对着树林空哀嚎,他不敢相信自己竟是如此好色之人,只因她变漂亮了一点……呃,应该是很大一点才对,他对她的感情就完全改变;那么,说他是“色魔”,他也无法反驳了。

  忍不住开始想,这一趟去京城还要好几天,他与她日夜相处,能忍得住心底情潮吗?

  “晤!”他没把握。“怎么办?”再这样下去,会出人命的——他把岳妗粼吃了,然后被岳夫人一刀了结……

  “师兄,你别怕,我有驱魔符,你带着就不怕妖魔鬼怪缠身了。”突然,身后一个声音远远传来。

  “什么驱魔符?”关靳封讶然回头,迎上跑得气喘吁吁的岳妗粼。“我几时被妖魔鬼怪缠身了,我怎不知道?”

  “因为你居然自己一个人去找水给我喝啊!过去几天,你都会找我一起去的。”她一本正经地挥着手中黄符。“你突然性情大变,一定是因为昨晚、不然就是前晚在林子里或破庙里被鬼怪缠身了。这是大哥绘给我的驱魔符,你快带上,马上就能恢复正常了。”

  他怔忡地凝视她红扑扑的小脸,水盈秋瞳里藏着炽热火光,不正是昔日老对着他的“好意照顾”惊声尖叫的岳妗粼吗?

  她根本没变嘛!除了那张脸外,骨子里,她永远是那个为了习武,在艳阳底下站几个时辰马步都不怕的坚忍女子。而在这样的强韧个性中,又带有一些些短路,老是为一些无端小事大惊小怪,怪叫连连。

  满腹情欲尽消,再也忍不住,他哈哈大笑。如此特出的女子,全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,真是让他又好气又好笑。

  “师兄!”她被他瞧得有些手足无措,不觉心慌。“你做什么那样看我?”

  “没、没有……哈哈哈……”他摆摆手,只是笑,笑得弯下了腰,几乎在地上打滚。

  “师兄!”见他莫名其妙大笑,她微红的脸转青,手忙脚乱地只想把黄符塞进他手中。“你快带上符,快啊!”

  “慢着。”他阻止她。“我没事,你不必担心。”

  她不信。

  “就像喝醉酒的人永远不会承认自己喝醉一样,被鬼怪缠身的人也都会否认到底。师兄,我拜托你就别再硬脾气了,还是快带上符吧!”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