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十五


  岳妗粼瞄他一眼。“万一意外发生的时候,我身旁没别人,只有自己一个,谁来帮忙顶?”

  “你想太多了。”照她这种过日子法,就算无风无浪,她自己也会把自己吓死。

  “不,我笃信靠人人跑、靠山山倒,唯有靠自己最好。”她很坚持。关靳封算是服了,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竟能想这么多。“那你想怎样呢?”

  “我要尽量学习各种艺业。”

  “那你应该去找刘伯温。无论医卜星相、文韬武略,他无一不精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他颔首,还想再跟她多说几句话,却发现自己被抛弃了。

  “喂——”她居然就这样跑了。“你去哪里?”

  “我要去拜刘先生做师父。”

  喝!真够现实了,半刻钟前不是还缠着他要学武吗?这丫头。“你不练拳了?”

  ”反正你又不想教,我去找刘先生教也是一样。”

  他突然觉得很生气。“回来!”他喊。

  她脚步一顿,停在原地,怯怯地望着他。“关大哥,你心情不好喔!”而她没兴趣做炮灰,所以请不要迁怒于她。

  被这么轻易遗弃,谁的心情会好?尤其他还照顾了她这么久。

  “你要学武,我教你便是,过来。”

  “但你不是不想教?”

  “我改变主意了,不成吗?”

  “当然成。”她三步并作两步地蹦过来,笑嘻嘻地鞠了个躬。“关大哥,请多指教了。”

  他怎么有种上当的感觉?不过……算啦!

  “你爱学我就正式收你入门吧!拿着。”他丢了一块锈成铁黑色的令牌给她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

  “铁剑门的令牌。我师父是铁剑门门主。之前我教你的都是一些基础功,不论派别,任何人都可以学,但你若要学更高深一点的功夫,可得拜我师父为师了,不过师父不在这里,所以我代他收徒,也代他传艺,以后你改叫我师兄吧!”

  “可以吗?”不问过当事者,就代对方收徒,会不会出问题啊?

  “有什么不可以的?师父自己要把铁剑门的令牌给我,以后铁剑门的事当然任凭我作主。”

  “万一师父他老人家不喜欢呢?”

  “那就叫他自己去改过来啊!反正徒弟做错事,师父收尾,天经地义。想那么多做什么?”

  她目瞪口呆。怎么事情原来可以这样推诿,她从不知道?

  关靳封显然低估了岳妗粼的耐性。她不只努力,还很能熬。

  他和刘伯温搬进岳家三个月,岳家的房子已重新建好,而岳妗粼也学会了铁剑门八成的功夫,差的只是内力火候。

  真不知她怎么有那么多时间练习,明明她要挑水、煮饭、砍柴、下田……杂事一堆,却有空闲将招式练得烂熟,害他不得不持续教下去,而回京的时间只得一延再廷。

  “你该不会都没睡觉,每天就想着练武吧?”他很怀疑。

  “我有睡啊!而且睡得很好呢!”她最近精神饱满、容光焕发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  “可是你每天扣掉做家事、打猎、下田、睡觉的时间,根本就没空闲再练武啦!为什么还挪得出时间练习?”

  “对喔!”这个问题她从没想过,如今仔细算了一下。“但最近,打猎、下田,甚至砍柴、挑水的活儿都有师兄代劳,我其实没做什么事耶!”敢情全部是他的错?关靳封仰头,无语问苍天。

  “妗粼……”岳观云的声音远远传来。

  岳妗粼停下舞剑的手。“大哥,我在这里。”

  岳观云跑过来,手中还拿着一卷画轴。“你要的东西我帮你画好了,你瞧对不对?”岳妗粼接过画轴,摊开细瞧。

  恰巧关靳封也在一旁,瞄了一眼。

  “这不是……”男人的裸体吗?这两兄妹到底在干什么?“你们怎么可以画这种东西?”

  岳观云好奇地望了他一眼。“人体是很美丽的东西,为什么不能画?君不见,多少出水芙蓉图被当成稀世珍宝,仔细收藏,此图必也能成为一佳作,广为流传。”

  “出水芙蓉图画的多是女子,你这张画的却是男人啊!”而且那姿势、身影、背景……活脱脱是在溪边洗浴,却不小心被岳妗粼看光了全身的他嘛!这幅画若是被其他人瞧见,他还要不要做人啊?

  “男人、女人,不一样是人?”岳妗粼插了一句。

  岳观云点头如捣蒜。“美丽的东西是不分性别的。”

  关靳封快昏倒了,偏偏岳妗粼又来上一记闷棍。

  “大哥,我记得画中人大腿部分有颗痣,你漏掉了。”

  “这样吗?我立刻去补。”岳观云抱着画又跑走了。

  关靳封目瞪口呆。原来她把他看得这么清楚,连他大腿上的痣都记得。怎么会这样?明明,每回事情一出错,他就立刻点了她的昏穴,叫她睡上几个时辰的啊!她居然还是看见了,还叫岳观云将它绘成图样?

  完蛋了,这要让其他人发观……不行!他绝不能让别人知晓这段糗事。

  不过她也太过分了,瞧见就瞧见了,作啥儿还绘图为证,想威胁他吗?

  “妗粼,你无缘无故,干嘛叫你哥哥画那种图?”

  “师兄觉得那图很丑吗?我倒认为挺好看的。”她语多赞赏。

  他不禁有些飘飘然,毕竟她赞的是他。“好不好看是一回事,但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,图绘男子裸身,难免有违礼法。”

  “又不是我画的,是大哥画的。”

  “看也一样。”他咬牙。

  “有这么严重吗?”她纳闷。

  “男女授受不亲,你总该听过吧?在京里,一些名门闺秀甚至大门不出、二门不迈,一生除了亲人与夫君外,不见其他男子,以示贞节。”

  “幸好我不是名门闺秀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