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十三


  “就算我喜欢她,也不会用这种卑鄙下流的方法追求她。施小恩、求大惠,岂是君子所为?”关靳封哼了声,走人。

  刘伯沮僵成木棍一枝。一直以为关靳封算是精明人了,怎么……也有如此憨直的一面?“哈哈哈……”他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  岳妗粼最近常常做……算美梦吧!

  事实上,这个梦已经持续几个月了,不过之前总是久久,十天、半个月才来一次,近月,却是三、五天就来上一场。

  在梦中,出现了一名浑身赤裸的男子。他有着宽广的背、紧小的臀部,下接两条修长的腿,一身强健有力的肌肉。

  她总是从下方仰望他,然后,就在快看清楚的同时,眼前一黑,在梦中,自己昏倒。真奇怪,她一辈子都待在发财村里,也没见过什么人,怎会做这种梦?

  而每次做完梦,她都会有些沮丧,因为,她永远也看不出那个人是谁。然后,就是一夜的无眠,只好起床练拳。

  “喝刹刹——”一掌劈下,一块红砖应声断成两截。岳妗粼还算满意这成果,不过她家老师似乎不怎么欣赏,因为他始终不肯再教她更高深的武术。

  “真希望可以再多学几套掌法、剑招。”她像饥饿多日的孩童,好不容易找着食物,只想多啃几口,以免将来时局不济,又要空腹度日了。

  “贪多嚼不烂!习武最忌好高骛远,马步没扎好前,你别想要学其他。”关靳封在帐篷里睡到一半,听见外头有声音,出来查看。想不到都过三更了,她竟还在练掌法,真是不要命了。

  “关大哥!”岳妗粼看见他,笑嘻嘻的。

  “这么晚了还不睡?”

  “我睡一趟起来了。”

  关靳封眯着眼,显然不太相信她。

  “我知道你急着学会新本事,但弄坏身体就什么也没有了,你好好想清楚。”真正相处了才知道,她性子其实沉静又有点自卑,不如外表那般活泼。

  不过她很好强,认定的事非做到好不可,顽固起来则比骡子还可怕。他没见过像她这样的姑娘,凡事都想得过多,又容易烦恼,这样怎么快乐得起来?不如学他,天塌下来当被盖,人生也如意多了。

  “我知道,我不会太勉强的。”她两手垂在腿边,低着头的模样就是一副乖宝宝状。

  他有些头痛。“我不是在骂你。”

  “我没说你骂我啊!我只是在反省。”她很认真的,别扭到有点不通透。

  “总之……唉!等你马步扎得更稳,内力有些基础后,我会再教你新招式的,眼下你先别太急。”

  她其实不相信他会留这么久,毕竟,人生无不散之筵席。

  不过他都说了,她便姑且听听。“谢谢关大哥。”

  他抓抓头,看着她,想了一下。“妗粼,你……其实可以不必这么认真的。”

  “认真不好吗?”

  “也不是不好,但……太认真,不懂得变通,你不觉得累吗?”

  “关大哥认为我不懂得变通?”她以为自己已经算很识时务了,所以才懂得未雨绸缪,以免遇干旱渴死。

  这头一点会不会太伤她的心?关靳封很挣扎。

  但他真心希望她凡事想开一点,别老是紧绷得像张圆满的弓,一不小心很容易绷断的。因此,他还是点头了。

  孰料,她竟轻声笑了起来。“多数人是如此看我没错,娘也常更,我太认真,又不够强悍,将来很容易吃大亏,可我长这么大,也没吃过什么亏啊!”他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,只觉得她笑得很奇怪、很诡异、还很……有魅力。

  他瞧着瞧着,竟有些呆了,可她还这么小,他怎可能对她动了心?八成是病了,最近天气乍暖还凉,是很容易生病。

  关靳封第一回见识到岳妗粼的厉害,是在与她相谈后的一个月。她的武功新学不过四十余天,居然……就跑去剿翻了人家一座山寨,而且,还真的让她打赢了。

  当他听说,她以剿灭那座山寨作为考核自己是否已习成截心掌的测验时,眼睛都凸出来了。

  而她浑然不察他的惊吓,径自笑得云淡风清。

  “关大哥,你说,我可不可以学下一套拳法了?”她很有礼貌、很谦逊,而且看起来该死地沉静透了。他一时间竟忘了回话。

  “关大哥,你觉得我的截心掌还不到火候吗?”她虚心请教。

  他结结巴巴。“你……怎么会想到去找座山寨来……印证武功?”

  “这不是最快的方法吗?而且,那座山寨的人曾经企图抢劫村子,后来虽然无缘无故退走,不过我很担心,他们随时可能再上门,因此曾暗中调查过他们,发现那里的人根本不懂武功,只靠着蛮力在逞凶,我就想,哪天等我有本事,一定要破那山寨,以防日后他们又兴起劫村的打算。而且更重要的是,他们抢过我的猎物。”简而言之,她还顺便报仇就是了。

  他早该知道的,她曾曾曾……不知道哪一代曾祖父歧山散人是有名的怪胎,亲娘庄梦蝶当年亦曾搞得江湖一团混乱,这样的一脉血缘下来,她会乖巧到哪里去?不过与岳家其他人的特出相比,她才显得平凡,真要跟一般人比,她已是特立独行了。

  “唉!”他叹,暗猜,当年败退山贼的是岳夫人,不过……”妗粼,你究竟为何想习武?”

  她想了一下。“其实我本采是想读书胜于习武的。从小,我就很羡慕哥哥,什么都懂,大家都说他是个才子,总有一天会光耀岳家门楣,所以,他每天只要读书就好,啥事儿也不必做,真的好好喔!”

  嗯,这种小孩子的比较心态他懂。“那你就认真读书啊!如果不会,我可以教你,再不然就去上学堂嘛,若有束修问题,我帮你想办法。”

  “我才不要去学堂。”

  “呃!”可他明明记得,曾见她站在学堂围墙边眺望,而且一脸渴望。“为什么?”

  “学堂西席的学问又没哥哥好,我何苦去白花钱?”

  “那之前你在学堂围墙边徘徊是……”

  “噢,那是因为学堂的院子里种了一棵梨树,每回结出来的果实都又甜又大,我很喜欢吃,偶尔实在忍不住嘴馋,就到那附近去转转喽!”他昏倒。

  “不过关大哥怎知我去学堂附近转的事?”

  “呃……偶然间看见的。不说那个了,你还没回答我,你为何坚持要习武?”他飞快转移话题。

  她想了一下。“因为我这半年来都睡不好。”她把自己梦见裸男的事说了一遍。“我想捉住那个会飞上天的人,所以我要习武。而另一个原因是,有武艺防身,将来我就不怕被人欺负了。”

  他一口气哽在喉头,差点窒息。

  ”你……咳咳咳……为什么一定要捉他?”搞了半天,原来他亦是她习武的原因之一,这不是冤孽吗?

  “也没什么,我只是想看清楚他是谁。”

  “看清楚后呢?你想对他做什么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