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十二


  但刘伯温反对的理由却是——“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;日后想改会很麻烦,还是别做师徒了。”

  “那要做什么?”她疑惑。

  关靳封瞪了刘伯温一眼,方道:“既然岳姑娘有意习武,也不必拜我为师,就直接与我一同练习吧!你称我一声大哥,咱兄妹俩教学相长,不也是美事一桩?”

  她不知那二人百回千转的心思,只一径儿感激。“那小妹就多谢关大哥的教导了。”

  “不必客气。”他松下一口气,并不太在意。反正姑娘家本就文弱,吃不了太多苦,他预估了不起三天,她必会打退堂鼓,他也就自由了。

  第五章

  这样说虽然很奇怪,但岳妗粼觉得她那莫名其妙的好运道又上门了。

  晨起,她拎着水桶才想去汲水,走到水缸边一瞧,水缸已满。

  过午,她想着柴火没啦,该上山砍柴,一转头却发现厨房边的柴堆叠得有两个她那么高。

  傍晚,一家子用完饭,她正想去帮爹熬药,发现刘伯温已将汤药备好。

  “刘先生!”她恍然大悟。“原来一直在我身后帮助我的人是你。”不是妖怪,她好高兴。

  刘伯温有些愕然。“我做了什么吗?”

  岳妗粼指指他手中的药。

  “这个啊!”刘伯温把药碗递给她。“我发现令尊的身子会长年衰疲,药石无效,主要是因为他中了蛊。那些蛊虫在他的身体里吸收他的精气,也就难怪你们怎么帮他调养都调养不好了。”

  “蛊虫,那是什么?”一般人岂听过那种邪门歪道?

  刘伯温解释。“那是西南边境一种邪术,端午时分,将各种毒虫放人缸中,埋进土里任其自相残杀,一年后掘出,取其中存活者制成蛊。其术阴毒无比,正派人士绝不使用,以免有干天和。”

  “好恐怖!”她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。“可好端端的,我爹怎会中蛊?”

  “听说令尊年轻时曾是个走方郎中,足迹遍及中原各处,也许就是在那时染上的吧!”刘伯温说。

  “我从没听爹说过。”

  “别说你不曾听过,你娘也不晓得,这是我中午才从你爹口里问出来的。”而关靳封正在密切调查岳老爹的来历。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岳妗粼颔首表示了解。“这么说来,爹的病不是一般药草可治好的喽?”难怪他们看了无数大夫都没效。

  “是的。所以我另外给你爹配了新药,顶多服个三帖,便能将蛊虫排尽,剩下的就只有调养了。”

  “多谢刘先生。”

  “岳姑娘不必客气。药快凉了,你快端去给令尊服用吧!”

  “我这就去。晚安,刘先生。”

  “再见。”送走岳妗粼,刘伯温信步来到后院。岳家本宅因为地震倒塌,目前正在重建中,因此在前庭搭了个帐篷暂时栖身。

  至于后院,则因人手不足难以兼顾,变成废园一座。

  不过关靳封和刘伯温来了之后,有鉴于后院土壤肥沃,浪费可惜,因此在此辟起了菜园子,种些落花生之类的植物。

  刘伯温步进后院,关靳封正在给菜园子除草。

  “关禁卫辛苦了;要你堂堂一位督统大人来干这些粗活,真是委屈你了。”

  “大明国师都可以屈身成大夫了,我种些菜又算得了什么?”关靳封头也不抬,懒得看他一眼。

  刘伯温哈哈大笑。“看来关禁卫对老夫误会很深。”

  “你玩我玩得很开心,这一点绝不是误会。”他终于抬头,睨了刘伯温一眼。“我查过了,岳老爹年轻时确实是位走方郎中,还有个赫赫有名的称号叫神医怪客。不过他的专长是伤病,本身并未习武,对于毒、蛊也毫无研究,以致自己中蛊多年却无法自救。”

  “神医怪客曾是胡惟庸的座上宾。”

  “座上宾谈不上,他不过是替胡惟庸看过一回病。而且神医怪客在江湖上是有名的孤僻,等闲不与人交往,我怀疑他会替胡惟庸做事。”看了姓岳的一家,他真觉得人生境遇无常。

  想那岳夫人,曾是武林第一美人,多少王孙公子趋之若鹜,她不屑一顾,如今却甘愿洗尽铅华,专心照顾病弱夫婿,何等情深?

  而岳老爹,年轻时虽称不上叱咤江湖,也是赫赫有名,今朝却磨圆了性子,见着人就笑呵呵的,焉有昔日孤僻影子?

  刘伯温观察了岳氏一家,也知他们与胡惟庸残党无关系,却忍不住要戏弄关靳封。“关禁卫如此维护岳老爹,不会与私情有关吧?”

  “如果你要说的是岳妗粼,很抱歉,她并非岳老爹亲生。而且我与她清清白白,任你东牵西扯,也谈不上私情。”有关这一点,关靳封可是有十足的把握。

  确实,初查出岳夫人乃当年武林第一美人庄梦蝶,岳父是鼎鼎有名的神医怪客;关靳封是大吃了一惊,几度还怀疑,该不会连岳观云和岳妗粼都别有身份吧!

  但经过一番详查后,发现岳夫人是在八年前的一个雨夜,抱着才六岁的女儿晕倒在发财村入口,被岳老爹所救,两人方始结识。当时,岳老爹的身子还没有那么差,两人,一个是鳏夫、一个是寡妇,日久生情,彼此疼惜,这才结成一家,从此在发财村里落地生根。

  八年了,这里什么事也没发生;除却他们特殊的武林人士身份外,关靳封相信,这对夫妻应是没有其他值得怀疑之处。

  “原来岳姑娘并非岳老爹亲生。”刘伯温低头,呢喃自语。“那么老夫之前的疑惑就解释得通了。”

  “国师不是神机妙算、无人能敌,又岂会不知岳姑娘身世?”

  刘伯温苦笑。“老夫也是人,不是神,怎可能无所不知?”

  关靳封只当他是在装佯,也不理他,径道:“发财村里其他人家我也都调查过了,没什么问题,待岳家重建完毕后,我会抽个时间回京面圣,将这桩任务作个了结。”

  “关禁卫的动作真快。不过,你走了,岳姑娘怎么办?”

  “什么怎么办?”

  “你这样小心翼翼照顾她、保护她,不就是希望能获得她的青睐?可你又不向她表白,这岂非平白浪费大好时光?”

  关靳封瞠目结舌地望着刘伯温好半响。“国师,你当我是什么样的人?夹恩以求回报这种事我是做不出来的。”

  这会儿换成刘伯沮呆了。“那你对她那么好……”难不成是在耍人?

  “我觉得她太辛苦了,就为她出点力,可没旁的心思。”了不起就是希望她别泄漏他的糗事,还有,觉得她偶尔大惊小怪的模样怪可爱,至于其他方面,他真的想都没想过。

  “这是说,你并不喜欢岳姑娘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