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十一


  “你想哪儿去了?”顶多是“卖女求方便”;那一夜,岳夫人瞧得清楚,关大禁卫对女儿颇有好感。

  只是她素来讨厌与官府中人来往,规矩一堆,又骄傲得要命,因此她匆匆带着女儿走人。

  本不欲再有所牵扯,偏发生这种事,单靠两母女实在无法解决,只得求助关靳封。

  岳妗粼迟疑了半晌,期期艾艾地开口。“我只是想,我一点都不想因为威胁一个人而去坐牢。”

  呃!这层利害关系岳夫人倒没想到,所谓“官”宇两个口,万一关靳封翻脸不认人,反告他们一状,确实会很麻烦。

  “不然……你就好声好气地求求他,他愿意自然很好,否则,就算了。”

  这还差不多,岳妗粼轻颔首。“那我去了。”

  岳夫人点点头。“一路小心。”

  岳妗粼做梦也想不到,她才见到关靳封,说出所求,他就一口答应,连哀求、拜托都不必;还附赠了仙风道骨的刘先生一名,说要顺道襄助岳家重建。

  瞧来,关靳封真是欠了“她”很多、很多的钱。

  只是,她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?

  不过关靳封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,好像……他们不是头一回见面了。

  “关公子,我们以前见过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关靳封绝对不承认前两回的失误算相见;所以今天,她一出现,不必她详细解释、询问,她一开口,他什么都答应了,只求她别认出他来;至于到了岳家,要干些什么事,他一点都不在意。

  “我也觉得你的脸很陌生。”偏偏,感觉好熟。

  “也许岳姑娘熟悉的是关禁卫的其他地方。”刘伯温突插一语。

  关靳封一个打跌,险些摔个四脚朝天。

  “国师,你年纪也不小了,是否该有点老人家的庄重?就别老跟小辈开玩笑了。”

  他不怀疑刘伯温怎知这桩秘密,毕竟,世上少有事能瞒得过那个老妖怪。

  “说的也是。”刘伯温点点头。“老夫是不该将关禁卫对岳小姐的辛苦付出宜诸于口。”

  “什么辛苦付出?”她有听没有懂。

  刘伯温只是笑嘻嘻地望着关靳封,不发一语。

  关靳封发誓,刘伯温先前所指绝非他暗助岳妗藕一事,不过老妖怪奸诈狡猾,谁又能敌得过他?

  “国师神机妙算,语中总带玄机,咱们平凡人缺少慧根,听不懂也是平常事,岳姑娘不必太细究国师的话中之意,以免徒增烦恼。”

  “是这样吗?”岳妗粼总觉得这两个人言行针锋相对,似有什么深仇大恨。

  “对了,岳姑娘,你说你家倒了,那有办法煮饭吗?咱们要不要顺便带些食物过去?”

  关靳封努力转移她的注意力。

  “煮食是没问题,不过柴火没了。”她想,既然已经上山,不如顺便拾些柴火,省得明日再跑一趟。

  “柴火啊!”关靳封放眼望去,相中一棵半倒大树,约三人合抱那么粗。

  “你等我一会儿。”

  暂别岳妗粼,他走向大树,两掌翻飞如浮云游走,瞬间截了所有枝丫,仅余主干一株。

  然后,他扛着树干,又回到岳妗粼身边。“这样应该够了吧?”

  她瞧得目瞪口呆。“是……够了,但……关公子,你刚才那一手,好厉害啊!”她想学,好想好想学。

  他望着她晶亮亮的眼,之前就知道她好学,不过……“那招叫截心掌,招式并不难,但立桩练马很辛苦。”

  “我不怕辛苦。”

  只要他肯教,再苦她都愿意学。

  “不只辛苦,还很累,早晚都要在梅花桩上蹲一个时辰的马步,闲暇时还要打坐练气,甭说你一个姑娘家,很多大男人都受不了的。”

  “我不怕。”她只怕自己能力不足,无法在这多变的世间存活。

  在岳家,且不论常年卧病在床的爹亲;大哥岳观云饱读诗书,虽说是把人都给读呆了,但他确实学富五车。常常,听着他讲圣贤事讲得头头是道,她心底好生羡慕。

  再说岳夫人,在村里,她是有名的悍妇,人见人怕,却没人讨厌她,因为尽管是歪理,由她口中说出来就是极具说服力,让人反驳不来。

  岳妗粼虽不喜母亲横霸的作风,却也不得不佩服她一个女人家,竟能撑起整个家的韧性与毅力。

  相较起来,她就无能多了;要文不行、要武也差,女工、刺绣、烹食,以至棋琴诗画,她没一样行的。

  虽说,女子无才便是德,但生活对于人的磨练却是不分男女,她常常想,万一有一天爹娘无靠,手足不亲,她要如何活下去?

  她不信嫁人就好,毕竟,娘亲嫁了爹,还不是一样辛苦;而她不怕操劳,就怕没能力操劳,只能白白等饿死。

  这大概是她看着娘亲一路持家苦过来,所养成的观念吧!

  然,岳妗粼不怕辛苦,关靳封却舍不得她太累;正想着有什么方法可以说服她放弃练武的念头。

  刘伯温说话了。“岳姑娘习得一身高强高艺,不怕日后婆家嫌弃?”

  岳妗粼扬起唇角,笑靥如花,炫彩夺目;关靳封一时瞧得痴了。

  前回岳夫人说,她和岳妗粼都服了丑颜丹,因此眼前所见皆非她们的真面目;

  但关靳封看岳妗粼现下的样貌,已十足可亲又可爱,真不知她恢复原貌会是何等的天香国色,他忍不住好奇。

  “我家娘亲大人虽然很爱强人所难,却有个一等一的大优点,绝不逼我嫁人;她说,嫁人若不能保证幸福,不如不嫁。”而岳妗粼亦有同感。

  刘伯温若有所思地睇了关靳封一眼。“关禁卫辛苦了。”想娶这样的女子,得有十成十的觉悟。

  岳妗粼却误会了他的意思。

  “我会很认真学习,不会让关公子太辛苦的,不然……我拜你做师父好了。”

  “不要!”关靳封大叫。

  “万万不可!”刘伯温也喊。

  关靳封是从来没想过要有个徒弟,尤其人选还是岳妗粼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