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

  “关禁卫,我们此趟是暗访,非有必要,请尽量不要骚扰一般百姓。”他指着高挂天空的明月。“尤其此刻天色已晚。”难得选了个如此好时机人镇,再搞得人尽皆知,就浪费这大好优势了。

  “末将晓得。”所谓暗访,当然就是要秘密查访,白痴才会去敲锣打鼓,昭告天下。

  “那就劳烦关禁卫了,老夫先到西边的竹林等你。”

  “国师慢走。”关靳封快乐地领命办事去也;不过,他却忘了一件事——

  “为什么整个发财村里,连一间客栈也没有?”他被刘伯温拐了。这是关靳封来回走过村内一十二遍后,得到的唯一答案。

  刘伯温肯定早知村内无客栈,又不能骚扰民房,才将居处问题交给他负责。

  他摆明了在耍人,关靳封却无能为力。在接下这份工作前就有人警告他,刘伯温老奸巨猾,要他千万小心。

  偏他仍大意上当,只能怪自己笨,怨不了人。

  “姜果然是老的辣!”这一回他认栽,却绝不轻易认输,否财开了先例,日后他在刘伯温面前就再也抬不起头了。

  只是,村内无客栈,又不能借居民房,总不能教他们日日夜夜露宿荒郊野外吧?

  就算他这年轻人受得了,刘伯温年岁这么大了,虽然他神通广大得像妖怪,却仍是大明国师,无缘无故死了,会很麻烦的。

  还是得想办法弄个地方给他住才行。

  村内是没指望了,不如往山上寻去,或许有猎户留下的小屋,可供暂避风雨。打定主意,他正想走。

  “妗粼。”半夜里一句呼唤,吓得他缩回了腿。

  “娘,你找我有事?”窗边出现一道纤细的身影,关靳封缩进墙角,怕给人发现了行踪,会打草惊蛇,吓跑胡惟庸残党。

  尖锐的声音续道:“你爹的咳嗽又犯了,明儿个一早,你记得上回春堂拿两帖药回来。”

  “那银子……”

  “前两回你去拿药不也都没给银子,那个老大夫喜欢你,你就求他再赊两帖吧!”

  “娘,大夫也是要吃饭的,怎有办法时时赊药予人?”

  “做大夫的,行医济世是他的天职,难不成还要学那商人,事事讲利?”

  “话虽如此,但老大夫生活也不甚富裕,倘若人人都去跟他赊药,那他的日子要如何过下去?这日子过不下去,他就有可能搬家,他一搬走,村内再无大夫,咱们又上哪儿看病去,所以说……”

  “闭嘴,你拉拉杂杂一堆,根本是杞人忧天。而且,也没人要老大夫见人就赊药啊!这行善是要挑的,那些家境困难比如咱们的,才赊;其余三餐温饱的,就不必理他们了。”豪气地说完,转身走人。岳妗粼唤人不及,一张原就不甚开朗的脸蛋儿凝皱得更加添怨带愁。

  大家老是装穷,但发财村不过丁点儿大,街头有人打孩子,街尾都听得见,谁三餐不济,大伙儿心知肚明。

  比方她家,娘亲刚刚分明才熬了碗鸡汤送进爹房里,转个身,却来跟她说手头窘困,要她去赊药,这是何道理?

  都怪老大夫初来村内,为人太好,诊金收得零零落落不打紧,还常免费办义诊,为那些乞丐看病。

  时日一久,一些贪心人士见有免钱药可诓,谁还肯乖乖地付钱去看病?总是巧立名目,能骗多少是多少。

  可怜老大夫在发财村一待三年,老本几乎蚀光,再这样下去,岳妗粼担心他要饿死街头了。

  “唉!”她推开窗棂,对月一叹。“看来明天得上山打点野味,给老大夫充诊金了。”或许还要再加两担柴,听说前回阿娘去拿药也没给钱。

  “做人果然不能太好,否则非给人吃死不可。”她呢喃自语。

  “我以后绝对不做大善人,帮人没功劳也就罢了,等没能力帮了还要被说没良心,真不划算。”小拳头扬起,她对月发誓。

  可是——

  “我也不想做坏人耶!听说行恶将来会下地狱,地狱里的生活是很惨的!”小脑袋瓜里已经想到了死后的世界。

  “那我该做什么人?好人不成、坏人也不行,那就没有啦!

  “不对,世上并不只有好人和坏人,一定还有第三种人,比如……做官的、卖菜的……慢着,这就变成要分职业啦!错了错了,应该是……”

  岳妗粼一径儿地对着明月又叹又念,丝毫不察窗棂下,一双晶亮的眼儿将她的乍喜还忧尽收眼底。

  关靳封捧腹大笑。“怎么有这样奇怪的人?”他边笑,边小心翼翼退离原地。

  “还没发生的事也能操烦成这样,真是自讨苦吃。”

  话还没说完,适时,屋内传出一记清朗读书声。“先天下之忧而忧、后天下之乐而乐……”

  关靳封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敢情那屋子里不只有个爱忧天的杞人,还有位只会读死书的酸书生?

  岳妗粼听见异声,娇喝出口。“谁在那里?”

  关靳封忙掩住气息,半声不敢吭。

  “难道有贼上门?”探头察看的小姑娘当场变成热锅上的蚂蚊,团团转个不停。”那该怎么办?爹正病着,哥哥又只会读书,家里只剩娘跟我还算有几分力,干脆把娘叫过来一起杀出去吧!不行,万一贼匪人数过多,单凭娘和我两个人绝非对手,还是逃吧!可要逃到哪里去?唉呀!真后悔自己没习武,今朝若能活命,我必潜心学艺,将来好成为一名武林高手……对了,我可以当个江湖人士啊!那就不必烦恼要当好人还是坏人了,毕竟……”

  关靳封听她杂杂念着,笑到肚子快痛死了。

  怎么有这么宝的人?一件平凡小事也能想那么多。

  想他关靳封,虚长二十七,从未想过自己要做什么样的人。他有功夫、又聪明,一次因缘际会救了皇上,从此步上仕途,一帆风顺到现在了。

  他行事但凭己意,觉得好,任千万人阻挡,他亦一意孤行;否则,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,他也会推托到底。

  朝中有些人嫉妒他,便说他一生平顺,焉知民间疾苦?

  其实他本就出生民间,天下大乱时,他才出生不久;及长,听闻明军横扫四方,也曾与三、五好友约定,长大后要投效明军,建立一番大功业。

  可惜啊!等不及他有能力征战沙场,天下就太平了。

  雨后,他投身江湖闯蔼了几年,这回倒没想过要闯出什么丰功伟业,只是无聊,便四处玩玩,却不知不觉败武当、降少林,,被封为一代剑侠。

  接着救皇上、进庙堂、封高官……因而成就今日的他,皇上最宠信的禁卫队长——关靳封是也。

  想来,他这一生根本是有意栽花花不发、无心插柳柳成荫。

  所以,想那么多做什么?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