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董妮 > 花冠公主 >
楔子


  明大祖洪武二十二年——

  某日,御书房内,皇上长叹一声。“国师,你说,朕是个好皇帝吗?”

  刘伯温抚髯一笑。“皇上泽披天下。”

  “那为何朕统一天下至今,依旧未能四海升平?”

  刘伯温羽扇轻摇。“皇上可是为了高丽国的事烦忧?”

  隐含怒意的哼声自鼻间喷出。“自朕起兵,逐鹿天下,高丽态度始终摇摆,从未真心稳臣,怎不教人气煞?”

  刘伯温抬头,凝视雕花梁柱半晌。“日前,臣夜观星象,得知高雨将有变故;或许可解皇上忧烦。”

  皇上眯起眼。“国师有何妙计,尽管直言。”

  “臣需借重禁卫队长关靳封一用。”

  “借他?”皇上话里添了迟疑。“国师,你与关禁卫不是向来不对盘?”

  “哈哈哈,相似之人,看不得自己的缺点在别人身上出现,这是很正常的事。”易言之,就因为关靳封与刘伯温某些恶劣性子太像了,才会相看两相厌。

  皇上大笑。“既然如此,朕就下道圣旨,让关禁卫暂时跟着你办事吧!”

  “谢主隆恩。”

  “朕等你的好消息。”

  “臣定让高丽从此再不为患东北。”

  第一章

  山东发财村,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小村落,全镇户数十八,总人口数五十二,由于地处偏僻,平日……起码已三、五年了,没有半名陌生客行经此地,但今夜,却意外地出现了两名男子。

  年长的,身着淡蓝儒衫,白发、白眉、白髯,像是老得快要成仙而去的感觉。

  年轻的,颀长俊挺,乍看之下,威仪不凡、神圣不可侵;但也只是乍看——

  当他好奇地睁大眼,一朵灿烂笑花在嘴角绽放,满身悍厉之气瞬间消弭,代之而起的是可爱到不行的娃娃脸。

  “不管看几次关禁卫的变脸,仍觉惊奇无双。”年长者轻摇羽扇。名义上,关靳封官封督统,但其实,他是皇帝身边的密探。

  朱家天子生性多疑,即位二十余载,被他宰掉的文臣武将不知凡几;为防有人背叛,他特地密设了一支禁卫军,专职保护皇帝、及监视各大臣言行是否有不轨迹象。

  而关靳封正是禁卫军队长。

  至于他身边这位,则是鼎鼎有名的天下第一军师刘伯温,亦是他目前的监视对象。

  竟然连刘伯温都怀疑了,关靳封也着实佩服皇上的“疑心浩荡”。

  “国师夸赞,末将愧不敢当。想末将自幼及长,每见国师,始终仙风道骨,十年不变,真不愧是天下人争颂的第一军师。”有点怀疑,他到底是不是人?关靳封可一点也不想与妖怪对上。

  “这也没什么,只要多懂一点驻颜之术,人人皆可办到!”刘伯温抚髯大笑。

  “国师太谦虚啦!传言你早巳修成半仙之体,假以时日,必位列仙班,从此长生不老,西方世界自在乐逍遥。”所以赶快去隐居吧!别再恋栈权势,否则皇上翻起脸来,可是六亲不认的。

  “哈哈哈,可惜老天不允,老夫享福的时辰尚未来到。”

  是老天不允?还是贪心不足啊?关靳封勉强一笑应过,反正事情与他无关,他也懒得管,只消将皇上交代的任务办好便是。

  “关禁卫,你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为何吧?”

  “缉捕叛贼胡惟庸的残党。”并观察刘伯温是否有反意。不过这是皇上另给的密令,除关靳封外,无人知晓。

  “关禁卫的说辞真是轻描淡写啊!”刘伯温来回摇着羽扇。“老夫记得,皇上金口御言的该是——格杀勿论。”想那胡惟庸,贵为丞相却密谋造反,给皇上逮了个正着,一同诛连者多达上千。

  如今,案子虽已沉寂,但皇上对于胡惟庸的残党依旧多所忌惮,任何人只要牵扯上一丝关系,都没好下场。

  皇上是已打定主意要赶尽杀绝,不过刘伯温却想知道,这位皇上的新宠,关靳封又是作何看法?

  但可惜,关靳封一点也不想去担那责任,只把肩一耸。“好像是有那么回事,可末将未得圣命,不敢多言。”而且,他是密探,不是刽子手,恕不负责宰人。

  刘伯温自然看得出他的推托,转个说法,继续追问:“那么关禁卫的想法呢?是宁可错杀一百,莫放过一个;还是要彻底清查,以待真凭实据?”

  又想试他?这一路从京城出发至发财村,刘伯温不知已试过他几回,怎么不腻呢?

  关靳封只把手一拱。“末将职微言轻,不敢妄言,一切但凭国师作主。”干密探的,最重要的就是别乱出锋头,否则,小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  关靳封既身为密探之长,又岂会不知?

  “关禁卫真是字字斟酌、步步小心啊!”刘伯温取笑他。

  “我还年轻,尚未活够嘛!”关靳封皮笑以对。

  “那么就请关禁卫去租两间客房吧!”刘伯温微笑睇他半晌。“为探虚实,老夫决定在此地住上一段时日。”

  这是说,刘伯温要以人命为重喽?

  “是。”关靳封表面上无反应,实则松了一口气。

  他也不想当个是非不分、见人就宰的刽子手,刘伯温肯们底调查后再办案,是再好不过的了……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