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春野樱 > 红颜送行者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九


  “你生了那么久,翠娘又欲言又止,我当时真的以为……”他不敢也不想把那不吉利的话说出口。

  夏就赢蹙眉一笑,“当时我也以为我要令你伤心了。”

  “赢儿,”区得静紧紧抓着她的手,真切地道:“我不能失去你。”

  她抬起手,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脸庞,“我不是还在你眼前吗?”

  他点了点头,再看向襁褓中的儿子,内心激动,“这一切像是作梦一般……”

  “不是梦,是真的。”夏就佩也看向儿子,“我真给你生了一只小猴子。”听她这么说,他忍俊不住的笑了。

  突然,她想到那个出现在产房里的陌生女子,问道:“对了,最后进来产房的女人是谁?”

  他微怔,“女人?”

  “嗯,有个小脸、杏眼、下巴尖尖的漂亮女人……”夏就赢指着自己右眼下方,“这个地方还有颗痣。”

  区得静想了一下,突然心头一抽。“你说你看见右眼下方有颗痣的女子进到产房?”

  “嗯。”她点点头,“她进来后摸摸我的肚子,我就生了。”

  他有些失神,过了好一会儿,他蹙眉一笑,眼底有着难以置信及感激。“赢儿,产房里除了你,就只有喜婶跟她女儿翠娘,没别人了。”

  “可是我明明……”夏就赢突然想起喜婶跟翠娘当时的反应,她们像是没看见那陌生女子,突然,一条警觉的神经将她一扯,她惊疑的看着他,“得静,难道是“是秋霜。”他说。

  她惊愕得几乎要喊一声“我的老天爷”。

  “她走后,我不曾梦过她一次,没想到她竟然在你危急的时刻……”区得静没办法再说下去。

  夏就焉思忖了一下,轻声说道:“当时我以为自己不行了,以为我会让你再次伤心,我喊着药师琉璃光如来,然后她就出现了……”她望着他,感激一笑,“是菩萨派她来的吧?”

  区得静回以一笑,“我想是的。”

  年后,夏宅。

  十九岁的夏全赢要娶亲了,对象是费东鹏的表妹陈馨。

  如今的夏全赢已能独当一面,福全葬仪也已完全由他掌管,不过夏就赢还是最佳顾问,三不五时就带着两岁的儿子区惠民往娘家跑。

  这天,区太夫人在府里摆宴,邀请亲人亲友过府一聚,区碧岚带着儿媳跟两个孙子回来,周慕曦也和费东鹏带着刚满一岁的女儿回来,还有黄娘、夏全赢跟未过门的陈馨,大家吃吃喝喝,说说笑笑,好不愉快。

  宴毕,大家开心的道别离去,留下忙着收拾的仆婢们在园里忙来忙去。

  夏就赢牵着儿子回到静轩,带着他刷牙洗脸,她在床边轻唱儿歌,哄睡了他。

  这时,区得静悄悄的走了进来,她跟他使了个眼色,起身跟着他走出房外。廊下,凉风徐徐,月色甚美,两人在阶前坐下,相互依偎。区得静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发、她的肩、她的背,话声温柔,“大家都好开心。

  “那是一定的,家大业大只是一种成就,家庭和乐才是幸福。”

  他深表认同,他转头凝视着她,“赢儿,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你。”

  “我?”夏就赢一笑,“我做了什么?”

  “是你来到我生命中,进到了这个家,改变了每个人。”他感激地道:“这家里有太多人的幸福是因你而成就。”

  “噢?”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厉害。“要不是你,慕曝会被逼着嫁给柯霸,注定了一辈子的不幸。”

  “嗯……这我算是有点功劳。”夏就赢俏皮的朝他眨眨眼。

  “要不是你促成了慕曦跟东鹏,全赢也不会认识陈馨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她假意思索,“这是有点关联。”

  “要不是你生下了惠民,”他续道:“祖母到现在还在哀怨。”

  “喔,这不全是我的功劳,你也费了不少劲儿。”说完,夏就赢自己也忍不住笑了。

  区得静轻拧了下她的鼻头,“我得心应手,毫不费力。”

  “哟,这么得意?”

  “当然。”他轻摸着她隆起的肚皮,“这就是再一次的证明。”

  夏就赢眼一垂,看着自己隆起的肚子,温柔一笑。是的,她怀上第二个孩子了,预产期就在三个月后,大家都说她这次会生女儿,若是的话,那就太好了。

  “还有……”他突然捧着她的脸,两只黑眸深深的注视着她,“要不是你,就没有现在的我。”

  迎上他的目光,她的心一紧,一阵炽热烧着她的心窝。“现在的你,真的跟以前那么不同?”

  “有如脱胎换骨,是一个全新的人。”区得静说道:“因为你,我会笑;因为你,我不再沉郁悲伤;因为你,我拥有了完整的幸福,一切的一切,全因你来到我生命里。”

  听着这些话,夏就赢的心好热,热得她忍不住湿了眼眶。

  “谢谢老天爷让你起死回生,”他真心地道:“因为被救的不是你,而是我。

  “得静……”她感动的眼泪滑落脸面“谢谢你回来。”区得静微微一笑,将她揽进怀里。

  世间缘分,妙不可言,她想,也许她的缘分注定要经过生死,穿越遥远时空,方能遇见。

  因为工作的关系,她对生死的体悟不同于一般人,她相信每一次的生、每一次的死,都有其道理跟意义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