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春野樱 > 红颜送行者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七


  夏就赢爽朗大笑,其他人也忍不住笑了。

  不久后,周慕曦风光出嫁,区得静不只给了嫁妆、珠宝,还送她一座位于城南的小宅,距离费家用来当私塾的宅子不远。

  区碧岚一家人搬离区府,住进城东的宅院。

  经过此事,周适才安分了,周学贤也成熟了,父子俩认分又认真的打理着茶楼跟布庄,日子渐渐安逸。

  而夏就赢“活着回来”这件事让柯霸心里有了忌讳,从前他可以不在乎她是什么从阴曹地府回来的女人,可她又在人世与阴曹地府间走了趟,他不能不信邪了。

  因此,他远远的避开了区府跟夏宅,只行方圆三百步外。

  尽管他已避着,区得静并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,但他不能用柯霸企图埋了夏就赢这件事来惩诒他,因为这么一来,周适才必定会被他咬出来,成为共犯,于是区得静透过人脉及管道,掌握了柯霸在黑市出入并买卖非法药物的证据,逸过齐浩天将证椐交给张初。

  不到三个月,柯霸便在黑市里被逮捕送官,入了大牢。

 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,夏就赢的肚子也越来越大,距离临盆的日子也不远了,区得静虽然不准她再回娘家帮忙,可她还是时时趁着区得静不在时偷偷溜回去。

  这日,区得静一出门,夏就赢便想偷溜出“夫人!”

  她一回头,见是珠花,立刻咧嘴笑了“珠花姊,是你啊,吓死我了。”

  “夫人又想溜出门?”珠花皱着眉头,“你不能这样,你都快临盆了,要是有个差池该如何是好?”

  “珠花姊,我的身体好得很,也没什么不舒服,是得静太大惊小怪了。”她噘着嘴抱怨道。

  珠花蹙眉一叹,“爷他曾失去过,自然紧张,夫人就安分的待在府里待产吧。

  “在府里无聊嘛。”夏就赢一脸哀怨,“我喜欢做事,可是在这里谁都不让我做事。”

  珠花忍不住笑叹,“夫人真是个奇怪的女子,谁不喜欢享福呢?就你喜欢做事“有事做脑袋才不会钝掉。”夏就赢央求道,“珠花姊,放我出去吧!”

  “不成。”珠花严正拒绝,“爷交代过,绝对不能让夫人离府,夫人可别害我。”

  “珠花姊,看在我帮过你的分上,就“夫人,你帮我把桑儿安葬的恩惠我永世难忘,但爷也帮了我,我不能负你,亦不能负他。”

  看珠花态度如此坚决,夏就赢长声一叹,“好吧,算了。”说着,她转过身要回静轩。

  走了几步路,她的下腹部突然一阵刺痛,像是有人揪着她的肚皮扭啊捏的,她疼得喊了一声,“啊!”

  珠花发现异状,立刻冲上前扶着她,“夫人,你没事吧?”

  “我……疼。”夏就赢的额头已经渗出冷汗来了。

  珠花毕竟是生养过孩子的女人,一看这情况便知道夫人这是要生了,她欢喜又紧张,放声大喊,“来人,快来人,夫人要生了!”

  她这么一呼叫,不一会儿功夫便赶来一谁人,大家七手八脚的,有人将夏就赢送往产房,有人去通知区太夫人等人,有人去唤回刚出门不久的区得静,有人去找接生嬷嬷……

  原本区太夫人嫌这产房不吉利,因为廖秋霜便是在这间产房里没了性命,孩子也未能保住。

  但夏就赢认为这不成忌讳,“秋霜大姊一定会保佑我安产的。”

  她这么一说,区得静便也顺了她的意思,尽管他心里也有那么一点点疙瘩。

  区太夫人和赵瀞玉候在产房外。

  产房里很安静,偶尔才会听见一点点声响。

  “祖宗保佑,”区太夫人双手合十朝天膜拜,“一定要庇佑赢儿顺产,生下区家的子嗣呀!”

  “娘,别担心。”赵瀞玉安抚道:“赢儿做了那么多好事,老天爷一定会保佑她母子均安的。”

  区得静赶回来了,冲进小院,一脸忧急地道:“祖母、母亲,赢儿还好吗?”

  赵瀞玉一把抓着儿子的手,“别慌,生孩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,赢儿这是第一胎,需要点时间。”

  “她进产房多久了?”他问。

  “快一个时辰了。”她说。

  “这样是不是有点久?”

  “不久不久,”赵瀞玉温柔一笑,“娘生你的时候可是从天黑折腾到隔天正午呢!”

  区得静听着,并没有感到宽心,他不自觉透过窗户看着天空,又是万里无云的好天气,就像那天一样。

  他倒抽一口气,拚命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。

  突然,里面传来夏就赢的呻吟声,他的心狠狠一揪。

  小院里挤满了人,却没有人敢说话,全都屏住了声息。

  黄娘接到通知,跟夏全赢也赶至区府关心。

  产房里断断续续传来夏就赢的闷哼呻吟声,每个人都綳紧了神经,默默在心里祈祷。

  产婆的助手从产房里出来,喊道:“请再准备热水来!”

  区得静大步上前,忧急的问道:“我的妻子到底如何了?”

  约莫三、四十岁的大姊微皱起眉,似有难言之隐,“这……不好说,但没事的,第一胎本来就不好生,多生几回就轻松了。”

  她的回答及她的表情都让区得静的心里直打颤。不好说?他讨厌这么不确定的字眼。

  他眉心一拧,迈开步子就要往里冲。

  “静儿!”赵瀞玉一把拉住他,还被他那股冲劲拖着往前走了几步。

  “娘,我得进去看看赢儿,我不能放她一个人孤军奋战。”

  “静儿,她没孤军奋战。”赵瀞玉要他看看如今守在小院里的人,“瞧,大家都陪着她,等着她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