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春野樱 > 红颜送行者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六


  原本一直躲在齐浩天的别馆里,偶尔才回来装神弄鬼一番的夏就赢拨开了披散在脸上的头发,笑看着他,喊了一声,“姑丈。”

  周适才惊恐的望着她,颤抖着嗓音问道:“你……你是人是鬼?”

  “姑丈,人比鬼可怕多了。”夏就赢俏皮一笑,“我是人。”

  “这……你不是、不是……”周适才不敢相信自己被摆了一道。

  她不是被柯霸找人弄死了吗,为什么会活着?难道柯霸诓骗他?

  “姑丈,”区得静走上前,冷冷地道:“夜路走多终遇鬼,多行不义必自毙。”

  周适才眼见大势已去,颓然的瘫坐在地上。

  “姑丈,一直以来我对你私底下的事都是睁只眼闭只眼,从不曾想过要拆穿你,可这次你企图加害赢儿,我只好出招反制。”区得静续道:“我收买了你跟柯霸找的人,按计将赢儿弄昏送出城去,可我又偷偷将她带回城里藏看,就是要使计让你自行招认。”

  周适才懊恼的看着他,“想不到你竟然陷害我?”

  区太夫人怒斥道:“陷害你?若不是你有此恶念邪心,静儿能设计你吗?!”

  “我……”周适才无从狡辩,事实摆在眼前,而且他刚才也承认了自己的恶行。“周适才,”区碧岚狠狠的掮了他一耳光,声泪倶下,“你做这种事,教我们怎么有脸活下去?!”

  “娘……”周慕曦上前扶着因过度伤心而全身无力的母亲,幽怨的看着父亲,“爹,您真的太令人失望了,您怎么可以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?!”

  “我、我……”周适才跪倒在区碧岚脚边,“娘子,你要救我,别将我送官啊!”

  区碧岚悲愤的看着他,“我没那个脸替你求情。”

  周适才一听,再也忍不住哭了,“我知道错了,我知道错了,我该死,我真该死啊!”他不断打自己耳光,捶着胸口,模样可怜。

  毕竟夫妻一场,区碧岚看着也是不忍,但这回要不是区得得警觉,夏就赢肯定被害死了,他犯了这样天大的错,她哪有脸为他求情讨饶?

  甩过头,她痛心拭泪。

  夏就赢看着区得静,跟他使了个眼色。

  区得静了然的轻点了点头,他转向祖母,说道:“祖母,此事由您定夺。”

  区太夫人看着女儿,神情挣扎为难,欲言又止,接着又看向站在一旁的媳妇,像是在征询她的意见。

  赵瀞玉温婉一笑,“娘,就饶了他吧。”

  区碧岚一听,惊疑的看着她,“嫂嫂?”

  赵瀞玉说道:“娘,妹夫多年为区家做事,没有功劳亦有苦劳,如今只是一时鬼迷心窍走岔了路,既然赢儿无碍,只要妹夫改过自新,重新做人,就给他一条路走吧。”

  区太夫人正是此意,但不好明说,表面上她故意再次确认的问道:“你真认为如此?”

  赵澈玉点点头,看向儿子和媳妇,问道:“静儿、赢儿,你们以为如何?”

  “祖母跟母亲作主便行。”区得静回道:“我与赢儿毫无异议。”

  “赢儿,你也同意?”赵瀞玉问。

  夏就赢点点头,一脸轻松地道:“经过此事,姑丈应该不会再干傻事了,将他送官,难过的是姑母他们,我不希望他们心里难受。”

  听她这么说,区碧岚母子三人都是一脸感激。

  “既然如此,”区太夫人松了一口气,“那就:这么决定了。”

  周适才得知自己逃过牢狱之灾,感激得跪地磕头,“谢谢娘、谢谢娘!”

  “你该谢的是静儿跟赢儿。”区太夫人不悦地瞪着他。

  周适才转而向两人磕头道谢,“得静、就赢,谢谢你们,真是太感谢你们了!”

  区得静面无表情,只是淡淡地说了八个字,“好好做人,好自为之。”

  这时,区碧岚突然跪在母奈面前,吓了大家一跳。

  “碧岚,你这是做什么?”区太夫人急着想把女儿拉起来。

  她坚持跪地说话,“娘,适才犯下如此大错,虽未伤及人命,但其心可议,女儿感念母亲、嫂嫂原谅,但实在无颜再待在区府,请母亲让我们一家人出府去吧!”

  区太夫人一震,“这……”

  “碧岚,你不须如此。”赵瀞玉上前快起她。

  “嫂嫂,我知道你心地仁厚善良,但我心意已决。”区碧岚神情坚定。

  “静儿,你……你倒是说说话。”赵瀞玉希望儿子帮着挽留。

  区得静沉默片刻,几经思考,做了一个决定。“既然姑母坚持,就照姑母的意思吧,我将一家布庄及一家茶楼交由学贤打理,城东那座宅子虽然不大,但够你们一家安身立命,我明日便让帐房到票号换三百两银给你们……”

  区碧岚惭愧地道:“不,那太多了。”

  “姑母,这是您应得的。”区得静温煦一笑,“至于慕曦,她的嫁妆由我负责,您不必担心。”

  “表哥……”周慕曦一听,感动得红了薩。

  “慕曦,”区得静拍拍她的肩膀,“你会幸福的,费东鹏是个好人。”

  周慕曦用力的点点头,激动的落下泪“这样就都没事了吧?”夏就赢拍拍手,“如果没事,我要去洗掉这一脸鬼妆了。”

  她俏皮的模样,缓和了凝滞的气氛。

  区得静捏捏她的小脸蛋,“甚好,我都快被你这鬼样子吓吐了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