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春野樱 > 红颜送行者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五


  “什么?珠花姊,你也撞见了?”

  “是啊,”珠花一脸惶恐不安,“前不久,我夜里起来小解,隐隐约约听见女人的哭声,我因为好奇就循着声音去找,结果我看见夫人她一身泥巴,七孔流血。”

  其他人一听,吓得脸色瞬间刷白。

  “我当时很害怕,急急忙忙的就跑走了。”珠花续道:“我觉得夫人的样子看起来很冤……”

  “冤?你是指……”

  “就是看起来很恨,好像死不瞑目一样。”

  “太可怕了,别说了。”

  几个婢女吓得直搓手臂。

  “说真的,我也觉得夫人应该是死了。”秋香说道:“只是……她是怎么死的“难道是第一任夫人跟第二任夫人作崇?是不是夫人跟爷太恩爱了,她们嫉妒呢?”

  “天晓得,总之……”

  “你们在胡说什么!”

  周适才突然大声斥喝,把众人又是一吓,随即全都低下头去。“姑爷……”

  周适才指着他们骂道:“不干活,在这儿嚼舌根,信不信我让太夫人把你们都赶出区府去?”

  “姑爷,我们不敢了。”大伙儿低声下气的讨饶着。

  “还不快滚!

  他一声喝令,几个人一哄而散。

  偌大的花园只剩下周适才一人,一阵晚风袭来,他不自觉背脊一凉,他下意识的看看四周,风吹树梢,地上的树影像是人影揺电晃动,想起刚才那些仆婢们的对话,他还真有点介意了。

  真有人看见夏就赢?不不,一定是有人听了传言,自己吓自己。

  “唉……”

  周适才听见一道叹息声传来,他的身子狠狠一震,警觉的四下张望,没有其他人啊!

  啧,怎么连我都疑神疑鬼了?没事,根本没人知道她在哪里,也没人知道此事跟我有关。他心想着,给自己壮着胆子迈开步子,他飞快的离开花园,朝着他们一家子住的永欢苑而去。

  ***

  夏就赢的魂魄在府中出现及被撞见的频率越来越高,很多人都说曾听见她的声音或是看到她的身影,为此,区太夫人打算找法师到府里进行安魂仪式。

  当然,这事被区得静制止且严拒了,他说他坚信着夏就赢还活着,正等着他寻获她。许是那些传言听多了,周适才也开始有点疑神疑鬼,心神恍惚,觉得自己好像也看见奇怪的身影。

  他有点心神不宁,还因此去了趟菩提寺拜佛。这日,他去找柯霸喝酒,对柯霸提及此事,不信鬼神的柯霸嗤之以鼻,说他应该是酒喝得太少才会胡思乱想。

  于是他在柯霸的怂恿下多喝了几杯。

  是夜,他喝得迷迷糊糊,坐着轿子回到区府,一个人揺揺晃晃的走回永欢苑。

  夜风徐徐,枝叶款摆,发出沙沙细响。

  就在距离永欢苑不远的地方,周适才隐约听见一声叹息,他以为是自己喝醉听错了,停下脚步细细一听,又没声息。

  柯霸说的对,我喝得不够多。他一边这么想着,一边迈开步子往永欢苑里走。

  一进院门,眼角余光一瞥,便看见一名女子蹲在院子角落掘土。

  “谁?”他问了声。

  女子没有回应,他有点生气,是哪个婢女三更半夜不睡,竟在院子里胡闹。

  “干么不回答我?”他上前质问。

  女子慢慢回过头,她披头散发,满脸满身泥泞,脸色死白,七孔流血。

  周适才吓得魂飞魄散,脚步踉跄地向后退,摔跌在地,他大声惊喊,“鬼!鬼……”

  但府里竟像是没有其他人在似的,没有人过来一探究竟。

  “姑丈,你害得我好惨呀——”

  “你、你……”他仔细一看,赫然发现那死状凄惨的女子竟是被他跟柯霸联手给埋了的夏就赢,“妈呀!”他吓得哭哭喊娘,想逃,却双脚无力。

  他原本醉了,可现在他全醒了,他用双手紧捂着脸,不敢看向阴魂不散的她。

  “姑丈,你好狠的心啊,害死了我们母子俩,我恨!”

  “不……不是我!是、是柯霸!是他找人埋了你,不是我!”周适才吓得都快尿裤子了,整个人蜷缩着不断发抖。

  “为了让得静背上克妻的罪名,你害死了他的两任妻子,现在又害死我……”

  周适才不敢直视着她,只能用力揺头否认。

  “你害死了这么多人……”

  “不,没有!没有!”他极力否认,冲口而出,“她们不是我害的,我只埋了你!”

  此话一出,院子瞬间灯火通明。

  周适才陡地一震,手足无措。

  刚才黑漆漆一片,又被夏就赢的冤魂吓得脑袋一片空白,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区得静、区太夫人、赵瀞玉、区碧岚、周学贤跟周慕曦都站在廊下。

  他惊愕不已的看着他们,嘴巴张开又阖上,一时之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  区碧岚痛心疾首,泪如而下,“周适才,你竟然真的做出这种缺德事来?!”

  “这……”周适才哑口无言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