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春野樱 > 红颜送行者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四


  “得静?!”她惊喜的大叫,迈开步子就要朝他跑去。

  区得静连忙制止,“赢儿,别跑,你有身孕。”

  她听话的停下脚步,等着他走向她,待他来到她而前,她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紧紧抱住他。

  区得静温柔地轻抚着她的发,不舍地道:“是不是吓到你了?”

  夏就赢抬起头,不满的瞪着他,“没有,我只是很生气、很困惑。”

  齐浩天笑着插话道:“得静,你可讨了个有八颗胆的媳妇儿,没见过从棺材里醒过来还那么凶的。”

  “躺棺材她有经验。”区得静难得也开起玩笑。

  “得静,快跟我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  区得静拉着她坐到一旁的石椅上,“别急,事情要从你坏了慕曦跟柯霸的好事开始说起。”

  “那哪是什么好事?慕曦哪能嫁给那种人!”夏就赢非常不以为然。

  “可你坏了姑丈的计划。”他接着娓娓道出周适才对他及祖母心有不满,想藉由跟柯家结亲以巩固势力,却意外被她破坏而心怀怨恨。

  她听着,一脸惊讶不解,“这跟你将我绑来这儿有何相关?!”

  区得静蹙眉一笑,然后无奈长叹。“说来,姑丈的怨恨其来有自,多少也要怪祖母太过传统,常在他们面前说什么血缘或是本家外姓等等的话,听久了,怨怼也就加深……”他顿了一下,续道:“姑丈对祖母不满,认为祖母亏待他,区家对不起他,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。

  “五年前,我将布庄交给姑丈及学贤打理,也是为了稍稍消强他心中的愤恨,就连他在帐上动手脚,中饱私嚢,我也总是看在姑母的面子上睁只眼闭只眼,可这次我不能姑息他,因为他企图对你下毒手。”

  夏就赢惊愕的瞪大双眼,“对我下毒手?你是说……”

  “姑丈跟柯霸往来密切,我是知道的,但不久前,全赢告诉我他看见姑丈从柯府出来,又跟柯霸在晁兴茶楼见面,席间还有一名面生的男子,引起我怀疑。”

  他接着又道:“我派人密切监视柯霸及姑丈,并私下接触了跟他们在茶楼碰面的陌生人。”说到这里,他看向骗夏就赢说家中老母亲过世的男人。

  夏就赢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“就是你?”

  男子点点头,“就是我。”

  “原来姑丈见我们感情融洽,事业亨通,你又怀上了孩子,于是嫉妒加上愤怒,决定联手柯霸置你于死地。”

  她难以置信,没想到周适才的心这么狠。

  区得静浓眉一揪,目光变得冷冽,“他们怕找身边的人会犯行败露,于是找上了外地来的陌生人,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你运至城郊的乱葬岗埋了。”

  听见这骖人听闻的毒计,夏就赢的背脊一阵寒凉。

  若不是夏全赢注意到,区得静又有警觉,她可能真被埋了,造成一尸两命的惨案,想到这儿,她不禁两腿发软。

  她恼怒的瞪着那跟柯霸接触过的男人,“若不是我夫君找上你,你就会帮柯霸埋了我了吧?”

  男人连声否认,“不不不,夫人误会我了,一开始柯霸开出的价码确实很吸引我,可我并没有立刻答应,只说会考虑。”他看向区得静,续道:“后来区爷透过齐爷找上我,要我合作,我这才回去找柯霸。”

  “嫂子,他这话可不假。”齐浩天一笑,“我能作证。”

  “他说的都是真的。”区得静接着又道:“那时刚好浩天来找我,我便请他出面帮忙,毕竟我不方便现身。”

  夏就赢沉吟片刻,问道:“那么我们现在要怎么办?”

  “我打算演一出戏,让姑丈自己露出马脚。”区得静说道:“此时姑丈跟柯霸都以为你已经被埋了,你就当自己真被埋了吧。”

  她不解地望着他。

  “这辆马车是浩天的,没人知道我出城,当然也不会有人知道我带着你入城。”区得静轻轻揽着她的肩,“这些时日,你就到浩天的别馆待着,我自有安排。”

  夏就赢失踪的消息,很快就传遍了赤石城。

  区家一片愁云惨雾,夏家也一样,当日目送着女儿跟着陌生男人离去的黄娘更是哭断肝肠,自责不已。

  区得静疯了似的到处寻她,还去了其他城镇的铺子跟茶楼找人,更命人将夏就赢的画像跟寻人启示贴满了大街小巷。

  为了寻妻,区得静无心事业,连茶楼都暂时委任周适才打理。“得静,你放心,姑丈一定会好好帮你看着生意,你尽管去找侄媳妇吧!”

  周适才拍拍胸脯,要他放心,同时也关心他,要他保重身体。

  一个月过去了,夏就赢就像是沉到海底的石头,无影无踪,区家四处查访,却不曾有人看见她最后的身影。

  不多久,流言四起,城里的人都在议论夏就赢可能又被克死了。

  这些传闻传进了区府,周适才见诡计得逞,窃喜不已。

  这日晚上,他回到府中,看见几个婢女跟仆役围拢着,他心想必定又是在议论区得静克妻之事,便偷偷捱过去听——

  “欸,你说的是真的?”

  “千真万确。”说话的是潇湘苑的婢女秋香,“是我们院里的小梅看见的,她还因此病了两天呢?!”

  “天啊,好可怕。”

  “其实……我也看见过。”另一名婢女珠花怯怯的说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