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春野樱 > 红颜送行者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三


  “赢儿,”黄娘十分不放心,急道:“要不娘跟你一道?!”

  “娘,家里得有人守着,我去就行了,我先跟丧家讨论一下,回头再交给全赢去办。”说完,她便跟着男子离开了。

  男子脚步急切的领路,不时回头看她有没有跟上。

  夏就赢虽是有孕之人,但肚子还没大起来,身形依旧轻盈,脚程颇快,一路跟着来到距离街市有点路程的僻静小路。

  看着两旁的萧条老旧房舍,显然住在此处的人生活并不宽裕。

  “区夫人,就快到了。”男子回头再跟她说了一声,“真是抱歉,要你走这么远。

  她温和一笑,“别这么说。”

  而后她跟着他转进一条幽巷。

  “就在前头,那有着一扇朱漆木门的就是我家。”男子说着的同时已放慢了脚步,等着她跟上。

  夏就赢赶上他,“大哥家里还有其他人吗?”

  “我媳妇儿跟两个孩子,他们都在家守着我娘。”

  媳妇跟孩子都在,却听不见说话声,她想,许是老人家的离世教他们措手不及吧。

  “大哥,”她诚恳地道:“若有什么困难,我定会帮忙的,你莫担心。”

  男子一听,连声感激,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。“感谢区夫人,区夫人请。”

  夏就赢点头,迈出步伐,往他所说的那户人家走去,突然,一块布蒙住了她的鼻子嘴巴,她一惊,本能地用力挣扎,可很快的她便失去意识,昏了过去。

  这时,从朱漆大门的房子里走出来另一个人,“行了?”

  “行了,推出来吧。”男子一手托着她,催促道:“快点。”

  “知道。”另一人回到屋里,很快的推出一具棺木来。

  两人七手八脚的将昏迷的夏就赢放进棺木里,驾着马车载着棺木一路往城郊而夏就赢在揺晃中慢慢恢复了意识,一时之间,她动不了也睁不开眼皮,像是沉睡已久,身体无法立即苏醒一般。

  她感觉自己在一个移动的物体上,没多久,持续的移动停止了,接着她听见有人在说话,却听不清楚。

  她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,惊觉眼前一片黑,手一摸,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木头箱子里。

  顿时,她的思绪惊醒讨来,想起在她失去意识前发生的事。

  她记得她接受委托,到一户宅子要商讨治丧事宜,然后就……天啊!她被绑票了?

  许是她区府夫人的身分引来亡命之徙的觊觎,想绑架她以勒索赎金。

  她太大意了,她不该只身跟着陌生人走,她应该……一切都太迟了,不管如何,她已经给区得静惹祸了。

  夏就赢用力拍打木箱的顶盖,放声喊道:“放我出去!你们是谁……”

  “哟,醒了?快打开,可别闷坏了夫人,否则我可很难跟那家伙交代。”

  陌子男子说完话,她就看到木箱盖子慢慢被移开了。

  虽是黄昏,光线已温和许多,但待在黑暗好一段时间的她,一时适应不了,不自觉眯起双眼。

  夏就赢撑着身子坐了起来,待眼睛适应光线后,她低头一看,这才发现自己不是躺在木箱里,而是躺在棺材里。

  好吧,躺棺材她也不是第一次了,没什么好惊吓的,但眼前的这个人是谁?

  “区夫人,委屈你了。”一名年约二十七、八岁的性格男子眼眸带笑,看来聪黯。

  另外两个人,一人是找上夏家说要治丧的男子,至于另一人她没看过。

  她怒视着性格男子,“你是谁?你绑我来是想威胁我夫君吗?”

  性格男子先是一怔,然后开怀的笑了,“嫂子真够胆识,从棺材里爬起来,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吓哭吧?可你还这么呛。

  “你到底是谁?”夏就赢一顿,刚才他喊她什么?嫂子?

  她狐疑的看着他,她不怕,那是因为她在他身上感觉不到一丝的恶意。

  “嫂子莫惊,在下齐浩天,是得静的拜把兄弟。”

  “齐浩天?”

  夏就赢听区得静提过这个人,他来去无踪也来去匆匆,据她所知,他是侯府世子,深受圣上重用,之前还为了查人口贩卖的案子来过赤石城。

  为了办案,他也没来参加他们的婚礼,这人,她一直只闻其名,不见其人。

  “原来你长这样?”她打量着他。

  “哈哈哈!”齐浩天朗声大笑,“希望没教嫂子失望。”

  “你到底为什么将我绑来?这里是哪里?”

  “我是受得静所托。”他说。

  闻言,她一怔,“什么?”区得静叫他绑架她?这是怎么一回事?

  “嫂子还是先从棺材里出来吧,得静应该快到了。”

  “你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?”夏就赢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。

  “嫂子稍安勿躁。”齐浩天好整以暇的在这小宅院里的石阶上坐了下来。

  看他一副不打算为她解惑的样子,也不再浪费口水。

  这时,远远传来马车的声音,不一会儿,一辆马车在宅院前停下,却是辆她不曾见过的马车。

  她才想着到底还有多少她不认识的人要来,就见区得静从马车上下来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