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春野樱 > 红颜送行者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一


  看高大夫半天不说话,一向神经大条的夏就赢也着急了。

  她还要拚事业,怎能病了?

  尚大夫突然眉梢一展,嘴角扬起,枯着胡子笑了起来。“恭喜太夫人、老夫人跟当家的,夫人这是喜脉。”

  “喜脉?你是说……”区得静一脸惊喜,“她有孕了?”

  “一点都没错。”局大夫点点头。

  “老天爷啊……”区太夫人太过震惊、太过欣喜,突然一阵晕眩。

  赵瀞玉急忙扶着她,笑道:“娘,您冷静呀。”

  区太夫人缓过气来,满脸是笑,“我太高兴了,我……我冷静不了啊!”她起身走向夏就赢,“赢儿,你好生在府里给我休养着,千万别再到处跑了,听见没“祖母,我是有孕,不是生病。”夏就赢也很开心,“适当的活动对我及孩子都好,不信,您问局大夫。”

  尚大夫点点头,“太夫人,夫人身休很好,适当的活动确实是好事。”

  “那……那至少在府里乖乖的待一阵子,等胎象稳定了再说。”区太夫人知道自己拦不住好动的她,也知道孙子一定会由着她,于是退了步。

  区得静向夏就赢使了个眼色,她马上点点头,“祖母,我知道,这阵子我会乖乖养胎的。”

  阳奉阴违,她懂的。

  为了让老人家放心,她嘴巴上就答应她,免得她担心生气,反正老人家又不能二十四小时看着她。

  “瀞玉,快……”区太夫人催促道:“快陪我去跟区家的列祖列宗说说这个好消息。”

  “是的,娘。”

  区太夫人让媳妇搀扶着,急急忙忙去了供奉祖先牌位的香堂。

  看着两人兴高釆烈离去的身影,区得静跟夏就赢相视一笑,而后两人让下人给了高大夫丰厚的诊金,送高大夫离开。

  夏就赢有孕这件喜事很快的在区家传开来,每个人都为他们感到高兴,区太夫人还宣布这个月的月钱每人加一两银。

  但只有一个人完全笑不出来,就是周适才。

  夏就赢就要生下区家子孙了,不管男女,都是区得静的种,对太夫人来说就是本姓自己人。眼见着区得静跟夏就赢越来越顺遂,周适才越发担心自己一无所有。

  他虽是区家姑爷,却跟打杂的没两样,尽管布庄的生意都是由他跟儿子经手,可资产都是区家的,不是周家的。

  本来一切都在他的计划及掌握之中,可自从夏就赢出现后,一次又一次坏了他的好事,自从区得静遇上她之后,整个人变得开朗愉悦,不似从前那么阴鸷深沉,在事业上也是事事顺遂如意,纵有难题都能迎刃而解。

  这一切的一切,全因夏就赢的存在,只要她不存在了,这一切也会毁灭。

  人说恶向胆边生,因为心生恶念,他胆大包天的兴起了恶毒的念头。

  他想,只要除掉她,区得静必定会伤心欲绝,且戴实了克妻这顶帽子,一蹶不振。

  于是,他前去拜访柯霸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柯霸一听说坏了他和周慕曦好事的程咬金竟是夏就赢,他顿时变脸。

  “我说的句句属实。”周适才一脸抱歉又愤恨,“当初我岳母允了费家跟小女的婚事时,我正好不在府里,待我回去得知此事已无力回天,后来我无意间听到那晦星跟小女的谈话,才知道都是她从中作梗。”

  “格老子的!”柯霸咒骂道:“夏就赢那扫帚星!”

  柯霸跟邵三德平时走得近,两人是真真切切的蛇鼠一窝,被灌一气,当然在他们的认知里,他们是好兄弟,邵三德先前跟夏就赢的那些事,他也知道的,包括邵三德迷奸她不成的事。

  “那个晦气的女人甩了我兄弟,巴上区得静,想方设法的嫁进区府就算了,现在居然还坏老子的好事?”柯霸咬牙切齿“唉,”周适才一脸爱莫能助,“我是真心想把小女嫁给你啊,只可惜……”

  “哼!”柯霸重重一拍桌子,桌上的杯杯盘盘全都跳了起来,酒也洒了一桌。

  “霸少爷,你息怒。”周适才佯装劝慰,实则火上添油,企图助长他的怒焰,“这事本来我是不想说的,可是一想到小女嫁给那穷酸书生,以后不知道要过上什么苦日子,我就对夏就赢更加气很。”

  接着他又假装长叹一声,“可没办法,她现在在区家得势,我实在拿她没辙。”

  柯霸沉着脸,两个鼻孔因愤怒而撑大,不断呼出浓沉的鼻息。“夏就赢在我岳母面前说霸少爷粗鄙无文,配不上小女,我岳母听了她的话,就答应将小女许配给费家儿子了。”

  柯霸怒不可遏,“她说我粗鄙无文!”

  见柯霸气得满脸涨红,周适才心里暗“是呀,她还说霸少爷其貌不扬,小女若嫁了你,那便是活生生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。”

  “可恶!”柯霸气得将桌子给掀翻了,“那个可恶的臭女人!”

  “霸少爷,其实呕的不只是你,我也呕呀。”周适才哀収一声,“自从那女人进到区家后,我周家人一点地位都没有,想我为区家做牛做马二十余年,如今换得什么呢?既无宅又无产,要说起来我比你更憎恨她。”

  “不过是个女人,能成什么事?”柯霸不屑地哼道。

  “霸少爷,你可别轻忽,她是有那么一点本事跟手腕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