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春野樱 > 红颜送行者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


  不多久,区太夫人带着赵瀞玉、区碧嵐、周慕曦,还有今天难得在家的夏就赢来到正厅会客。

  当然,这一切都是区得静跟夏就赢安排好的。

  “太夫人,晚生费学恒及小犬费东鹏拜见太夫人。”费学恒恭谨地道。

  “费先生请勿多礼。”区太夫人说着,要下人立刻帮两人安排就座。

  大家都坐下后,区太夫人注意到费东鹏跟周慕曦一直偷偷的觑着对方,脸上竟有着忐忑及腼腆。

  她人是老了,可心眼可透澈得很,立即觑出了端倪。

  “费先生今日来访,不知所为何事?”区太夫人不动声色的问道。

  “太夫人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费学恒道:“小犬今年十九,尚未订亲,半年前他与周小姐在灯谜大会上邂逅后,对周小姐一见钟情,一往情深,晚生得知周小姐未有婚配,斗胆登门提亲,不知太夫人能否成全?”

  费家世代耕读勤学,虽未有功名,但家世清白,高风亮节,费学恒早在十年前便于自宅办学,免费教授一心向学却无法念书的贫穷孩子读圣贤书,而费东鹏如今也在私塾里任教,尽管挣不了银子,攒不了身家,可父慈子孝,和乐融融。

  钱财这东西,区家是有的,区太夫人倒也不要求对方是否富有,见小俩口你偷看我一眼,我偷瞒你一记,她笑在心里。

  有道是女大不中留啊!

  “费先生,你与令公子办学多年,赤石城百姓无不感激佩服,老身也折服不已“不敢不敢。”费学恒谦逊一揖。

  “这事,老身也不能完全作主,还是得问问慕曦的意思。”

  坐在周慕曦身边的夏就赢偷偷拉了她的衣袖一下,跟她眨眨眼。

  周慕曦含羞带怯,低头不语。

  “慕曦,”区太夫人问道:“你意欲如何?答应还是不答应?”

  费东应一脸紧张的望着她。

  “慕曦啊,你倒是说话呀。”区碧岚也急了。她这个为娘的,可真切不愿意宝贝闺女嫁给柯霸那种人。

  “是呀,慕曦,你快回答祖母呀。”

  夏就赢拉拉她的丰,像是在给她加油打气。

  周慕曦声音软软地道:“慕曦……全听外祖母作主。”

  区太夫人点头微笑,望着费学恒,“那么就请费先生择个吉日来提亲吧!”费学恒跟费东鹏父子俩一听,难掩满脸的兴奋及欣喜。

  ***

  周适才回到府中,得知区太夫人已将女儿许配给费东鹏,且将择吉日提亲迎娶,感到懊恼不已。

  可是在区太夫人跟前,他不只不敢多言,更不敢表现出不悦。

  几日后,费家上门指亲,周慕曦的婚事就在区太夫人的主导下定了下来。

  这晚,周适才实在是气闷坏了,正想出府找柯霸吐吐苦水时,途经花园,听见园中凉亭传来女儿跟夏就赢说话的声音——“慕曦,现在你的心可以安定下来,不再害怕了吧?”夏就赢愉快地问道。

  “表嫂,这都要感谢你,你是我跟费郎的恩人。”周慕曦感激地道:“要不是你跟表哥请费家速速来提亲,恐怕已让柯霸抢先一步。”

  “什么恩人不恩人,能教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功德一件,而且严格说来,是你成就了我这件功德,论理,我才要谢你呢“表嫂,我……我曾经也对你十分忌讳,但你到府里做客那天,我对你完全改观,甚至觉得你很好亲近周慕曦停顿一下,握着她的手,“表嫂,能有你当我的表嫂,我真是太幸运了。”

  “别说这种话,能成为一家人都是几百年累积而来的缘分。”夏就赢反握着她的双手,温柔一笑,“别忘了,区家是你永远的娘家,日后嫁去费家受了委屈或是有任何需要,尽管回来,要不去福全找表嫂也行。”

  听着她这些温暖的话语,周慕曦感动得眼眶泛泪,“嗯。”

  凉亭里,夏就赢跟周慕曦聊得情深义重;凉亭外,周适才听得一肚子怒火,怒不可遏的腹诽着,原来就是你这晦星坏了我的事!

  他本想着让这晦星嫁给区得静可以克他,没想到她进了门却是来克自己的,好个夏就赢,他一定要好好跟她算这笔帐。

  夏就赢每天忙着福全的活儿,某一天她突然惊觉自己的月事晚了一个多月,她的月事一向准时,再加上近日她总觉得容易疲惫困倦,身子也常常燥热得难受,她担心的想着自己是不是病了。

  区太夫人得知,立即差人将高大夫请到府里为她诊脉。

  花厅中,夏就赢乖乖的坐着,区得静站在一旁,神情有点紧张。

  虽然她总说克妻之说是无稽之谈,可平常活蹦乱跳的她突然身体不适,教他实在忧心不已。

  “高大夫,”区太夫人问道:“我这孙媳到底是何处有恙?”

  高大夫神情专注而严肃,仔细的为她把着那不明显的脉象。

  看他时而皱眉,时而点头,区得静、区太夫人跟赵瀞玉都一脸担心。

  “大夫,我该不是真的病了吧?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